“谢总,餐厅座位准备好了。”餐厅的服务生过来打断了她们的对话。

  谢倾浅点头,看向焦妍,很诚挚地说:“谢谢。”

  如果不是她,或许她都不会想起这些事情,虽然结婚的三年多,这种事情对她来说习以为常。

  不过在这个时候,却是她下定决心的强心剂。

  “就当我没说啊,咳,我吃饭去了。”焦妍有些不确定自己说出来是不是应该,略微有些紧张,转身就说去吃饭了,

  谢倾浅在餐厅订好了位置,约好了樊天蓝和薄奕宸。

  可是,直到服务生上完最后一道菜,樊天蓝仍然没有出现。

  薄奕宸为谢倾浅贴心的倒了些红酒,餐桌上是一簇火红的玫瑰,今天是她第一天接手苏黎氏,他选了红玫瑰。

  “我给樊天蓝打电话。”说完,谢倾浅拿起了手机。

  “不用,他给我发现信息,临时有通告……”薄奕宸也给自己到了点红酒。

  樊天蓝的确给他发了信息,不过临时通告是他安排的。

  “这么巧?”谢倾浅疑惑地看向薄奕宸,薄奕宸今天穿得很正式,脱去了白衣大褂的他,多了一分儒雅。

  “单独跟我吃饭不自在?”

  谢倾浅微微晃动着酒杯:“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薄奕宸也举起酒杯与之相碰:“庆祝你第一天接管苏黎氏。”

  “或许是最后一天。”谢倾浅挑眉,坦率的说。

  薄奕宸听完并不吃惊,而是从西装口袋拿出了一张名片:“一家跨国上市公司背后操控的公司,经营多个行业,对你提出的价位没有异议。”

  “你也可以不出面,我会帮你谈好。”

  看了一眼名片,黑色镶金边的名片套,设计得十分有质感,而且神秘……

  闻言,谢倾浅点头,收下名片:“你来办我没有不放心。”

  “确定要走了?”

  她一定要走吗?

  犹豫间,脑海里突然闪过新婚那一夜,夜擎琛叫来了十几个保镖,欲与她共度良宵,眸光渐渐的暗沉了下去。

  是的,她一定要走。

  于是低声说道:“夜擎琛和夜老爷子之间有约定,如果半年内我怀不上孩子,夜老爷子会出手干预,我只需要半年的时间。”

  她要离开这里躲半年,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夜擎琛解除了她的禁足令,没有保镖跟着,相对来说她的行动是自由的。

  期间,她只需要将奶妈转移,还要在一个地方租半年的房子生活,这些都需要一笔钱,如果直接从夜家拿钱或者刷卡,很容易打草惊蛇,所以她只能将手中苏黎氏的股份转卖掉。

  更重要的是她不想离婚后和夜擎琛再有半点联系。

  薄奕宸眼中一丝清亮的光芒在闪动,他知道她需要钱,他可以帮她,但她一定会拒绝。

  而且,苏黎氏是夜擎琛送给她的,她却要处理掉,说明半年后她不想跟夜擎琛有纠葛,他比她更希望如此。

  “我会帮你,一周的时间足够了。”

  “还有奶妈的转移……”若不转移,奶妈分分钟会成为夜擎琛威胁她的筹码。

  “一切交给我。”

  “希望顺利。”谢倾浅盈盈一笑,向薄奕宸举杯,眼睛里面写满了潋滟的憧憬和希望。

  可惜好景不长,和谐的气氛突然被一道冷厉的目光凝住。

  谢倾浅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场,偏头看向门口,一道凌厉的身影正向他们走来。

  夜擎琛毫不客气的直接走到谢倾浅身边,紧跟着身后的季克忙着给他拉开椅子。

  “夜擎琛?你来干什么?”谢倾浅微微皱眉。

  “我预定的位置。”

  “你预定的位置?”

  “谢总,这位置的确是夜少提前订好。”服务生说。

  “那你还把我们往这桌上带?”

  “夜少预定的时候说是要跟夜少奶奶一起吃饭……”他哪里知道夜少奶奶还带了个男人……

  “我什么时候答应要跟你一起吃饭?”

  “现在答应不晚。”夜擎琛手臂搭在谢倾浅的椅背上,看了一眼桌面上那束火红的玫瑰,很是刺眼,视线扫向季克。

  季克立即拿起玫瑰:“抱歉薄医生,我们少爷对花粉过敏。”

  说完扔进了垃圾桶。

  对花粉过敏?她怎么不知道?

  谢倾浅将手中的高脚杯重重的放回餐桌上,蓦地起身:“既然位置是夜少定的,那夜少慢慢享用,奕宸我们换一桌。”

  薄奕宸会意,很有绅士风度的站起来:“抱歉夜少,下次有机会再与你共进午餐。”

  “少奶奶,这里所有的位置都被我们少爷预定了。”

  “原来夜少喜欢讲究排场,那我们不吃了,可以吧?”

  “恐怕不行。”夜擎琛手里拿着打火机把玩着:“薄医生是客人,怎么能让客人饿着肚子离开?”

  说完,手指在桌上敲了两下:“听说薄医生喜欢吃鸡丝面,我吩咐餐厅特意给薄医生下了面,薄医生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吧?”

  询问的语调,传达的却是不容拒绝的意思。

  薄奕宸洒脱的耸肩:“当然不会,夜少这么有诚意连我喜欢吃什么都记得,薄某的荣幸。”

  季克暗中观察着薄奕宸,在少爷如此强大气场之下,仍然能应对自如,这个男人表面温润如玉,骨子里却有一股不能忽略的隐忍和韧劲。

  像一只刺猬敛去了所有的尖刺,当把刺全部亮出来时,往往会给人最可怕,最致命的一击。

  薄奕宸重新坐回去,谢倾浅就算千万个不愿意,也只能坐回去。

  夜擎琛的占有欲强大到随时对薄奕宸构成危险,她不能将薄奕宸扔下独自面对这个危险的男人。

  虽是坐下了,但是气意难消,谢倾浅双手抱在胸前,一个用力后背狠狠的撞到坐背上。

  夜擎琛的手臂正搭在上面,被欠收拾的女人用力的夹在了后背与椅背之间。

  夜擎琛面不改色,当她因为昨晚的事情在生他的气,低低的笑了起来,随即问薄奕宸:“薄医生,如果被狗抓伤,用狗毛烧成灰敷在伤口上可有效?”

  谢倾浅后背僵了一下,他怎么知道?

  薄奕宸身体也往后靠了靠:“民间是流传这种治疗的办法,但是没有科学依据,被抓伤,一定要打狂犬育苗。”

  “某个蠢女人用了这个方法。”说着,手指在谢倾浅后背划了一圈又一圈,暧昧极了。

  “菜怎么还没上?”谢倾浅倾身向前,远离了他的魔爪,回击道:“某个蠢男人昨晚孤男母狗共度一夜,一定是饿了。”

  “吃醋么?”

  “吃醋?夜少的自我感觉一直那么良好么?”

  “我问的是鸡丝面要不要给你倒点醋?这么急着否认?”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谁都不服软,更像是一对欢喜冤家。

  薄奕宸胸口闷得很,夜擎琛今天对谢倾浅的占有欲,已经不是简单的丈夫对妻子。

  他看到了更深层的一点关系,像是暧昧,捅破关系之前的暧昧。

  就算谢倾浅对夜擎琛已经心如死灰,像夜擎琛这样的男人,只要有,只要他想,世上恐怕没有他夜擎琛得不到的东西。

  这种男人,天底下不会有哪个女人能够招架得了。

  他更害怕的是,夜擎琛不计代价让谢倾浅那颗心,死灰复燃。

  所以他不能再等了,必须尽快帮谢倾浅逃离成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