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正疑惑着,便看到佣人从洗手间出来:“戴小姐,你……”

  她手里拿着刀片,刀片上沾着血……

  “你想自杀?”夜擎琛皱着眉,语气带着不悦。

  “不是。”戴梦茹摇摇头:“现在的毒瘾虽然不大,但身上有伤口会让我更清醒。”

  “我让医生给你包扎伤口。”

  “不用了。”戴梦茹说完放下了手臂上捂着的右手:“我用了创可贴。没事的,夜,只是浅浅的伤口。”

  说完,幽幽地看向谢倾浅:“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谢倾浅只是唇角微微上勾,也没有什么,只是戴梦茹这种让自己清醒的方式让她震撼,很快,她发现跟她同样震撼的还有霍锦言,

  男人低声得意的说:“我说了粉色切开来是黑色的吧,一看就是个病娇。”

  谢倾浅:“……”

  “你要当心,病娇都很疯狂。”

  谢倾浅当即给他投了一个就你话多的眼神。

  一段小插曲之后,飞机很快抵达了晋城,久违的晋城,少了B国到处弥漫的海味,这里的黄昏,还有染红天空的晚霞,对谢倾浅来说是此生见过的最美风景。

  夜庄园上下因为他们的到来平添了几分生气,连平日里不怎么叫的卡尔也开始骚气起来。

  霍家的司机已经将霍锦言和霍锦心接走,戴梦茹下了飞机不是先去看卡尔,而是先去看望夜老夫人。

  这也算是个正常的礼仪,否则要是让老夫人知道她先去看了狗,大概又有一阵子的鸡飞狗跳。

  谢倾浅才懒得管这些,她和夜老夫人本来就不对付,眼下对他们来说眼不见为净最好。

  她与戴梦茹不同,她先去看了卡尔,卡尔看到她低呜了两声,慢慢悠悠地走过去,佣人茗香说卡尔年纪不小了,会越来越懒,但是看到她还是走过去,用头蹭了蹭她的腿。

  秋季换毛的缘故,蹭了她满身的毛。

  她不知道戴梦茹什么时候来看卡尔,只知道第二天上午,她起床的时候,夜擎琛已经派人将戴梦茹送走。

  而夜擎琛因为许久没有去夜氏集团,所以早上为她准备了早饭,放在保温柜里,便去了公司。

  谢倾浅没有忘记今天要去看望薄奕宸,听说他的手术定在了一周之后,不由得跟着紧张了起来。

  掀开被子要下床,床头柜上的电话响了……

  “请问是谢小姐吗?”一个陌生的号码,用非常生疏客气的语气说道:“我是警局,几个月前的绑架案您还记得吗?”

  “绑架案?记得……”

  “绑匪我们已经捉拿归案了,但是很遗憾,赎金已经被绑匪挥霍,建议您可以要求退赃退赔,如果不能退赃退赔的,可以另行提起民事诉讼,判决生效后走执行程序……”

  “不是说钱已经退回来了吗?”在B国的海边,霍锦言不让她还钱给他,说绑匪已经将钱退回给他了……

  “退回来?据我们所知,没有。”对方顿了一下说:“由于这起案件的主谋是B国人,属于跨国案件,我们抓住主谋需要时间。”

  “B国人?是绑匪供出来的吗?”

  “没错,这起绑架案的主谋是黎小姐,她自编自导自演了绑架案……”

  “黎小姐?黎婉晴?”竟然是她!?原来早在之前,黎婉晴已经有了想要害她的心思……

  “是的。”

  谢倾浅仍然处在不可思议之中,听到对方的回应,她连忙说:“我想你们也不必追究了,主谋已经死了。”

  听说游轮的火势蔓延了一天一夜……

  黎婉晴最后狰狞又解脱的样子,被大火吞噬。

  对方挂了电话,谢倾浅的手机仍然放在耳边,她坐在床上呆滞了好一会,拿下电话,又拨了出去。

  电话响了好几声,终于接起,对方说了一个‘喂’字,谢倾浅便听出了是谁:“你们少爷呢?”

  “少爷……”冷冀犹豫了片刻,说道:“少爷在医院检查身体,现在不方便接电话,谢小姐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我代为转达。”

  “他身体没事吧?”之前听冷冀说他的身体状况不乐观,她沉声问道:“是不是心脏又不舒服了?”

  冷冀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谢倾浅想起她这次打电话目的,便问:“我刚才接到了警局的电话,说了那20亿的事情,你知道情况么?”

  冷冀又迟疑了一会儿,看少爷检查没出来,便直言不讳地说:“谢小姐,有些事情少爷不让说,但我想你应该有资格知道……”

  “当初大小姐被卖到黑市,少爷资金链断裂的情况下都没有想谢小姐要这笔钱,现在少爷大概也不会要的。”

  谢倾浅:“……”

  “另外,少爷当初并没有骗谢小姐,他心脏与薄少的匹配度是98%,所以不能否定他体内的心脏是薄少的,他决定要把心脏还给薄少……”

  “所以他现在在医院,是为了在给薄奕宸做移植前的检查?”

  “是。”

  谢倾浅呼吸一滞,他要把心脏还给薄奕宸,那他自己呢?

  他如果把心脏给薄奕宸,他会死的……

  一股风雨欲来的压抑,心像蒙上了一层真口袋,然后里面的空气被抽空,心脏被无限压缩般的窒息。

  原来他没有骗她……

  他没有骗她……

  可他怎么办?她曾经那么希望他把心脏还给薄奕宸,真正到了这个时候,她又有些不忍,毕竟是拿命去换的……

  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她慌乱的从床上下来,简单的洗漱过后,让司机送她到医院。

  霍锦言正好从体检室出来,看到站在门口谢倾浅,愣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你真的要把心脏还给薄奕宸?”同这句话一起落下的,还有她的泪,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也不是没有预想过这种场面,可看到他,想起与他过去的种种,眼泪就这样落下来。

  看到她流泪,霍锦言的心隐隐钝痛:“谁跟你说的”

  “我都知道了,你别骗我了,还有那20亿,你答应过我不会再骗我的,你到了这个时候还在骗我。”

  “你哭什么?你哭起来好丑。”霍锦言说着,掏了掏口袋,发现自己没带纸巾,只能拉起风衣的袖子给她擦眼泪:

  “20亿是我在答应不骗你之前的事情,怎么能算是骗?就算是,这大概是最后一次,以后或许也没有机会了,谢小花,对不起。”

  谢倾浅摇摇头,却已经泪流满面……

  他对她来说,是朋友,亦是救过她的命与她曾经患难与共的人,即便她知道他身体不好,但她真的不忍心他以这样的方式离开……

  可是她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她能挽留他吗?

  她不能。

  如果挽留,薄奕宸怎么办?

  她也不知道怎么办,只知道心好乱好乱……

  抬眸,透过泪帘,却意外发现霍锦言笑了。

  霍锦言是真的笑了,笑得特别开心,因为——这是谢小花第一次为他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