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靠在凉凉的玻璃上,身后是总统府静谧的黑夜,洒着几点星光。

  她一头香栗色的长发懒懒地附在优美的颈背上,侧着头望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站在她的身侧,手就这么随意的伸过来,指腹为她抹掉了泪:“没有第一时间给你,是我拿它去化验,来路不明的药,你以为我会眼睁睁地看着你以身试险?”

  谢倾浅淡粉色的唇因为他的解释惊讶得微微张启,她没想到他会拿药去化验。

  不过倒像是他的风格,薄奕宸为她开的药,他也曾拿去化验。

  “结果?”

  “多种中药合成,除了含有少量的铅,对人体无害。”夜擎琛勾着手指沿着泪痕滑下去:“傻女人,如果你有事,我怎么敢苟活?你的命是我的,没有我的同意,谁都拿不走。”

  “有时候不是你说拿不走,就拿不走的。”

  夜擎琛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谢倾浅,这一点也不像你,我不知道你到底在害怕什么,不管是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生也陪你,死也陪你,这一点你不用怀疑。“

  谢倾浅被他严肃认真的表情惊住了,仿佛她哪一天不在了,他也会随她去一般。

  心一阵剧痛,想着如果有一天他知道为什么说药对她很重要,知道真相的他大概会比现在的她还要接受不了事实。

  当下缓下了一口气,一直在心里纠结的问题解开,或许,本就不属于她,也强求不来吧。

  又或许事情也未必到了不可逆转的地步……

  于是朝他伸开了手臂:“我累了,抱我上床。”

  夜擎琛一个公主抱轻而易举就将她腾空抱起,房间的门坏了,他将她抱到了隔壁的房间,拿来了毛巾为她细心的擦脸,然后拉开被角躺到了她身侧。

  男人侧躺着,手支着头,视线一直放在她的小腹上。

  每次这种表情,谢倾浅都会觉得他好像想要做点什么……

  果然,他温热的大掌探到了她的裙底,沿着她的大腿一路向上。

  谢倾浅敏感的身体轻颤着,他的碰触给她带了的酥酥痒痒的感觉,一直从脚底窜到全身。

  直到他的大掌停在她的肚子上。

  “你……”谢倾浅想问他要干嘛,啵一个吻就朝她吻过来,只是唇贴着唇,夜擎琛咬着她的唇,低声说:“介不介意我跟他交流?”

  嗯,他说他要努力喜欢上宝宝。

  谢倾浅鼓励地笑了笑:“求之不得。”

  话落,他已经将被子掀开,然后很严肃地坐直了身子。

  “你这样子像开会。”谢倾浅忍着笑,而且像要准备拿下好几个亿的订单。

  “他最好给我听着。”

  依然是命令的口吻,夜大少爷对其他人,大概也只会用这种语调。

  谢倾浅主动捂住他的手,提醒他:“夜擎琛!说好了要跟他好好相处。”

  夜擎琛反手将她的手裹在手心里,让她放心,随即,清了清喉咙:“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

  噗嗤——

  “哈哈哈……”谢倾浅忍不住弓着身子笑了起来,他能明显感觉到身后夜擎琛向她投来的不爽的目光,可她控制不住自己,身体因为笑,一抽一抽地,肚子突然被踢了一个小包……

  连忙坐起来,正好与夜擎琛面对面:“他喜欢。”

  拿起他的手,附在肚子上。

  不知道是不是心灵相通,宝宝真的又踢了肚子一下,谢倾浅惊喜地捏紧夜擎琛的手:“他真的喜欢。”

  夜擎琛将她拖进自己的怀里,让她的后背靠在他的胸膛上:“我唱得不好听?为什么笑?”

  谢倾浅笑着摇头:“你知不知道有一种叫反萌差?”

  夜擎琛的声音自然是好听的,只是一首儿歌从他的嘴里被唱出来,这种反差让人忍俊不禁。

  而且,他大概只学了一两遍,明显很多时候都不在一个调子上,难怪他上次想唱给宝宝听,表情这么不情愿。

  “不知道。”

  谢倾浅:“不知道没关系,你只要知道宝宝喜欢……“

  “那,你喜不喜欢?”

  夜擎琛嗓音变得低哑而性感,滚风吹她的耳边,让她的耳垂发烫,她坚持说:“我喜不喜欢很重要?”

  “很重要,刚才你笑了。”夜擎琛严肃的说:“笑得很开心,医生说产前焦虑症可以通过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来缓解。”

  谢倾浅无语:“夜擎琛,有产前焦虑症的是你。”

  怎么现在变成有焦虑症的是她?

  “既然你和宝宝都喜欢,我多学几首?”

  谢倾浅:“……”

  晚上她就这样靠在他怀里,听着他的故事睡着,虽然他不承认,但她觉得,他以后一定是个好父亲。

  翌日早上,她迷迷糊糊地翻个身,习惯性地想拱进男人的怀里,手边却摸到了一片寒凉……

  微微睁开眼,夜擎琛的床位已空,应该是早就起来了。

  佣人听到脚步声,知道她已经起床,连忙走进来:“谢小姐,早上您的手机响了几次,夜少爷想让您多睡一会,所以让我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说着将手机递给谢倾浅。

  “他呢?”随口问了一句,低头查看来电显示的号码,是谢清溪的。

  “夜少爷在厨房,说要给谢小姐准备早饭……”

  听到楼下的嘈杂声,谢倾浅边手机拨号边走出去,母亲挑剔的声音此起彼伏,不是嫌面包烤的太干,就是嫌弃三明治放的沙拉酱太多,不然就是豆浆牛奶太甜……

  “兰夫人也在,兰夫人和夜少爷抢着为谢小姐做早饭,吵起来了。”佣人解释着,她还是头一回听到有人为了争着做早饭,吵起来的。

  谢倾浅知道,佣人指的吵架其实是母亲一个人的战斗而已,整个厨房也只听到了她的声音。

  此时,耳边的手机传来了您拔打的电话已停机的提示音,停机?

  谢倾浅眉头微微一皱,点开了微信的语音请求,很快,手机那头传来了谢清溪的声音:“姐,我的手机是不是停机了?”

  “嗯……”

  “完了完了,那我的流量也快没了……”迟御骁将她的手机扔了之后,赔了一部手机给她,每个月之后500MB的流量可上网,每月只有60分钟的免费通话时间,号码里的话费……0元!

  简直比天坑还坑!

  “那你长话短说?”

  “哦,我打电话来是想说,薄夫人同意手术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