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愣了一下,随后从喉咙里发出了柔柔的嗯声,带着星星点点的娇羞。

  “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晚上做检查的时候,医生说我恢复的速度惊人,夜,谢谢你——“

  啪——

  夜擎琛没有等对方说完话,抓起手机摔到了一边。

  谢倾浅一阵冷笑,戴梦茹没有药,用麦角乙胺也可以得到缓解,而她没有这种药,却是要命的。

  原来这就是命运。

  或许,她不能怪谁,唯有命运。

  她掰开了夜擎琛的手,夜擎琛紧抱着她不放:“要去哪?”

  “除了这里,哪里都可以,夜擎琛,我心情不好,你让我一个人静静?”

  这里戴梦茹曾经住过,曾享受着这个男人的关心,现在连本该属于她的药,都吃了……

  不管是不是阴差阳错,这个地方让她觉得窒息。

  尤其是心里一直卡在他为了不早点把药给她的这个节点上,很郁闷。

  腰间突然一松,夜擎琛最终还是松开了盘在她腰间的手。

  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走出去,司机为她拉开了车门,她立即上了车,一时不知道去哪,最后还是让司机直接开回总统府。

  身后夜擎琛和保镖的车队跟着,到总统府,他们也跟着下了车。

  兰秋娴正在客厅插花,一只玫瑰拿在手里,剪刀将玫瑰的花枝斜斜地剪下去,听到汽车的声音,便放下了花想走出去看看。

  老远就看到谢倾浅从门口走进来:“浅浅,回来了。”

  “嗯。”谢倾浅应了一声,便急匆匆的走上楼梯,很快砰的一声,门关上了。

  夜擎琛跟在身后进来,兰秋娴瞥了他一眼,两人平时如胶似漆,现在一前一后进来,不用问,就知道肯定吵架了。

  “少爷……要不要让心理医生跟少奶奶聊聊?”

  “在等什么?还不快去!”

  管薇被叫来,因为之前谢倾浅与她聊了夜擎琛的情况,便很快对号入座:“夜少是哪里不舒服?”

  夜擎琛听后沉下脸色:“你没把情况告诉她?”

  季克很尴尬的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同管薇说了一遍,管薇这才恍然大悟,这对夫妻怎么了?因为快到预产期所以双双罹患产前焦虑症?或者是焦虑症相互之间传染?

  “我去找她聊聊。”管薇被佣人领着上楼,可惜敲了几次门都被谢倾浅以想一个人静静为由拒绝了。

  管薇也无计可施:“每个人纾解心情的方式不同,谢小姐大概只是想静静……”

  夜擎琛在谢倾浅的门前来回踱步,不明白药为什么能让她变这么情绪低落?而且她的那些担心完全是杞人忧天。

  又因为担心她,几次砸她的门:“开门!谢倾浅,我命令你开门!”

  谢倾浅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牢牢地锁上门,不许任何人进来,她真的需要调整一下心情。

  “开门。”又是一顿砸门声,里面一直没有回应,他担心她几乎快要疯了:“快开门,你知道我想开门有的是办法!”

  房间里,漆黑一片,谢倾浅坐在窗台上,额头抵着冰凉的玻璃窗,凝望着远处,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只是觉得胸口闷得几乎是要喘不过气来。

  她知道事情已经发生,再去想它也没有用。

  只是现在就像走到了悬崖峭壁,眼前是一个独木桥可以过去,却被他硬生生的斩断了,或许终究就不应该属于她吧。

  可她心里一直纠结在想他为什么不早点交给她,明知道这个东西对她很重要!

  砰砰砰——

  门外持续传来了动静,很快砰的一声,谢倾浅看过去时,正好看到门从外向里倒下来。

  他竟然派人将门拆了!

  真的是疯了!

  谢倾浅突然觉得头疼的要命,坐在窗台上,手捂着头脸埋在了膝盖之间。

  男人几个大步走过来:“谢倾浅,我不知道你到底害怕什么,如果你真的生病,我会陪着你,我会给你请最好的医生,付出一切也不会让你有事,如果你担心我不喜欢宝宝,我会努力喜欢上他,如果你……“

  谢倾浅摇摇头,从膝盖中抬起头来,已经滑下两行泪,还没来得及说话,门口已经传来了兰秋娴的声音:“发生了什么事动静这么大?天哪,怎么连门都拆了?”

  开了灯,一眼便看到谢倾浅泪流满面地坐在窗台上,几个碎步就走过来将夜擎琛推开:“你是不是又欺负浅浅?我警告你,这里是总统府,不是你自己家,你以为总统府是什么地方,门说拆就拆,一点规矩都不懂!”

  说完,已经抽了几张纸巾递给谢倾浅:“浅浅不怕,我在这儿谁都欺负不了你!”

  谢倾浅揉了揉太阳穴,本来就头疼,母亲进来头就更疼了,偏偏她一副誓死维护她的样子,她也不好说什么。

  “妈,我没事了,你们都出去吧,让佣人找人将门修一下。”

  “不行,你这样我怎么能放心?”兰秋娴瞪了夜擎琛一眼:“你没听到浅浅让你出去么,这里有我陪着就够了。”

  夜擎琛黑着脸,站在那里一动不都不想动。

  谢倾浅接过纸巾压在眼睛上,泪一下就在纸巾上晕湿了一片,然后揉成一团,随后对母亲说:“妈,我想跟他单独说两句。”

  兰秋娴担心的看了看她,又不满地扫了夜擎琛一眼,她不放心谢倾浅,但眼前的男人赖着不走,她暂时也拿他没办法,说了一句:“有什么事喊一声。”

  连门都拆了,她真怕夜擎琛会干出什么事来。

  目送着兰秋娴离开,季克也识趣的将所有佣人清场,空寂的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谢倾浅头靠在玻璃窗上,偏头看着他,因为刚刚哭过,眼睛还是红红的,很快,悠悠的声音响起:

  “夜擎琛,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给我?还是原本就想将药给戴梦茹?”

  夜擎琛本伸向她的手被她这个问题僵在了空中:“我有没有打算给戴梦茹你今天不是看到了么,没有第一时间给你,是因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