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呼吸一滞,仿佛就在那一瞬间,脑海中的乌云一道闪电劈过,白化的光闪成了白茫茫一片,脑袋也跟着空白一片。

  过了好一会儿,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药怎么会在你手里?”

  “那天晚上,我也派人去了穆城风的卧室。”

  夜擎琛猩红地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女人,女人向来淡然的脸,僵凝了短短的数秒,由震惊,过渡到了失望,然后开始变得看不懂的复杂。

  他眉头紧锁,这个女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在意这个所谓的药?

  谢倾浅的心情的确很复杂,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夜擎琛在研究她的微表情,她只是想到了在医院,戴梦茹说的最后一句话,她说谢谢夜擎琛给她的药。

  又想到自己曾经给夜擎琛出的那道假设题:在羌城有一种煎制了百年的药,据说能治百毒,如果我和她身上都有致命的毒,你会把药给谁?

  他说——我会给她。

  假设的命题突然成为事实,理智告诉她,他其实是想给她,只是出了意外,否则他也不会将她带到这里……

  可是想到他曾经抓着能改变她命运的机会,终将被他弄丢了,心痛到不能抑制。

  “为什么现在才想着要给我?你知不知道这个东西对我很重要?明知道我一直在找它,从拿到药到现在,你有无数次机会可以拿给我,为什么要等到现在?”

  她每天因为体内埋着新型病毒这个不定时炸弹,坐立不安,她曾经怀疑药在黎婉晴那里,没想到离自己这么近,几乎是唾手可得……

  然而却很遗憾地在伸手就能够到的时候,失之交臂。

  “为什么药对你很重要?”这是他一直纠结的问题,她一直不肯说为什么这么想得到药,而且她难得看起来对一种东西有这么强烈的欲望。

  “这个问题对你来说很重要么?重要到明知道我很想得到,你一直拖到现在?”如果早点给她,或许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夜擎琛突然扼住了情绪略微有些失控的谢倾浅的肩膀,手掌能感觉到女人的身体在颤抖,他很想知道答案,加大了手指的力度:“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谢倾浅重重地瞌下眼皮,深呼吸,片刻后抬起眸:“这有必然的联系?是不是向你拿东西都需要理由?是不是我跟你拿任何的东西,都要用理由来换?如果我告诉你没有,你是不是就不给?”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过是怕你有事瞒着我。”

  谢倾浅蓦地冷笑起来,却笑得格外的妖冶,视线直逼着夜擎琛,问道:“如果我跟你说没有它,我大概会死呢?”

  死这个字化成了一把尖刀,从夜擎琛的耳膜一直扎到了心脏,他摇摇头,眼中布满了不敢置信,也不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大掌握住她的肩膀,紧紧地,用力地,仿佛怕她下一秒就消失。

  干脆一把将她压进怀里,想将她整个人都嵌入自己的体内:“你在胡思乱想?”

  谢倾浅一把将他推开,很严肃地说:“我是认真的。”

  夜擎琛猝不及防地往后退了半步,微眯起眸,走到桌边嗯响了内线:“把B国最权威的医生找来。”

  “你想为我检查身体?”谢倾浅知道他的意图,心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可很快也就释然了,她知道医生不会查出来,即便查出来了,或许也不见得是件坏事。

  她怀揣着这个秘密,一个人早就承担不住了。

  两个人的分担,比起一个人的承担,她愿意选择前者。

  想到这,她点点头,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配合。

  所有知名的中西医以最快的速度被请到了城堡,他们还带来了体检的设备,包括化验的设备。

  “少奶奶的体重正常,没有妊娠期高血糖……”

  “血压正常,心律稍微有些快,但属于正常的范畴。”

  “各项血项均正常,没有贫血,微量元素中缺锌,日常进行食补即可。”

  “综合看,少奶奶很健康……”

  听完报告,一名医生被拎到了一边,全身冷汗地听完夜擎琛的问题,很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少奶奶的身体很健康,没有任何异样,大概是妊娠期压力过大,产生的负面情绪导致焦虑……”

  “你想说我是产前焦虑症?”谢倾浅轻声走向他们,正好听到了医生说的这段话,无语地说:“夜擎琛,有产前焦虑症的是你!”

  夜擎琛:“……”

  谢倾浅被抽了很多血,手压着血管上的棉花,她顺手将棉花扔进了纸篓,早就料到了他们查不出来,嘲弄地看了一眼夜擎琛:“所以,现在报告出来,你不相信我?”

  “少奶奶,其实你不用想那么多,如果想太多,反而是对胎儿……”

  “让你说话了么?”谢倾浅狠狠地瞪了季克一眼,季克惊了一下,快速地往后退了好几步。

  今天少爷的生日,气氛很好,一切都很好,想不通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变成这样。

  夜擎琛朝她走来,她有意地避开他往后退,感觉自己现在在他眼里就是个神经病。

  “是不是我说不喜欢他,所以让你产生了焦虑?”夜擎琛盯着她的小腹,那个他指的是宝宝。

  “我没有,焦虑的是你。”谢倾浅摇摇头,明明有产前焦虑症的是他,现在说什么都说不通,叹了口气:“算了,我知道你不会相信。”

  说话间,人已经失望地往门口走去。

  下一秒,一个温热的怀抱已经从身后将她抱住,却说:“打电话给戴小姐,派人到医院搜。”

  话是对季克说的,谢倾浅不明白他要打电话给戴梦茹做什么,只是被他抱着自己也走不了。

  铃声响了一下,电话就被接通了:“夜?”

  一个字,刻意压制着惊喜,少女的声音一点也不像生病,婉转动听,仿佛透过电线,做了一场愉悦的时光之旅。

  “药——你吃了?”

  女人愣了一下,随后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