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没忍住,终于笑出声来,她怎么觉得他面对宝宝永远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人还没有出来已经这样了,等宝宝出来又会是什么样子?

  想着,脑海里已经忍不住想像那时的场景。

  认真的想了想,还真没有听过夜擎琛唱歌,更别说儿歌了,于是点头:“他应该会喜欢。”

  夜擎琛眉头直接拧成川字,没多久,便清了清喉咙,正准备开口,门外敲门声,是季克:“少爷……”

  季克很纠结,这么和谐的画面,要被他这么不识趣的打断。

  然而眼看少爷并没有不悦,脸色反而是缓和了不少……

  他没看错吧?

  “什么事?”

  “医院那边来电话,说戴小姐情况不太好,让你去一趟……”

  谢倾浅脸色唰的一下拉下来,条件反射地双手抱紧夜擎琛,她不想让他去,至少今天不行,今天是他的生日,这么重要特殊的日子,虽然没有准备得很隆重,但她想和他一起过。

  夜擎琛意识到她的抗拒,轻声说:“我尽快回来。”

  “上次你也说很快回来。”结果一个晚上也没有回来……

  “现在时间还早,不会有什么事几个小时都处理不好。”

  “万一情况很严重?”而且有多严重又不是他能够控制的。

  夜擎琛深凝着眉,沉思了片刻,便试探性地问她:“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这下倒是谢倾浅愣住了,没说话。

  “总统阁下想与你搞好关系,不会不让你出去。”

  这句话说服了她,谢倾浅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站起来:“那我去换衣服。”

  一款鹅黄色的香奈儿长裙,穿在她身上轻盈优雅,有气质美丽,她将头发随意的编成了松松垮垮的辫子,几缕发丝看似无意地从脸侧垂落下来,又添了几分的柔媚。

  她特意精心装扮,不会对方是个病人,而有所松懈……

  谢倾浅还在穿衣镜摆弄裙子,一个结实有力的怀抱已经从身后拥住她。

  尖削的下巴靠在她的肩头:“老婆,你真美。”

  谢倾浅想起佣人今天的话,看着镜中的他:“你也是,老公,你是我见过的最英俊的男人了……”

  说完,自己已经开始觉得有些难为情,其实这些话,放在以前,她怎么也说不出口的。

  夜擎琛眉眼一挑,总觉得女人今天不太一样……

  ……

  夜擎琛牵着谢倾浅的手出现在医院,立即引来了一波不小的轰动,不单是俊男美女的组合,还因为他们出现的排场,实在太过招摇。

  除去夜擎琛的保镖,由于上次在医院发生的砸鸡蛋的事件,出于安全考虑黎凌傲加派了人手,甚至要求对于进出医院的人,都要进行安全检查。

  士兵自动维护秩序,当然还有媒体闻风而来,加上围观的群众,现场闹哄哄的一片。

  “拦住媒体。”夜擎琛吩咐季克,这次来的目的是探病,媒体捕风捉影,他不想有人在这之中做文章。

  保镖和士兵形成了人墙,将看热闹的人阻拦在外,所以越往里走,人越少,尤其到了住院区,嘈杂声小了许多。

  电梯很快抵达戴梦茹住院的楼层。

  主治医生已经站在电梯门外笑脸相迎:“夜先生——”

  谢倾浅快速扫了主治医生一眼,感觉有说不出的怪异,病人情况不太好,他却能笑得这么灿烂……

  电梯门两侧分站着粉红色制服的护士,也是笑脸相迎,谢倾浅在夜擎琛耳侧低声嘲讽了句:“医院的服务挺周到,都迎到电梯口了。”

  夜擎琛听出谢倾浅的嘲讽的意味,脸色下沉,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病人在病房,夜先生先进去看看吧。”

  在病房?电话里说情况不乐观,现在不在抢救室而在病房……

  是病得太重,已经没有抢救的必要,所有在病房等家属?

  余光偷偷看了夜擎琛一眼,他的脸色也不太好,大概和她一眼的想法,所以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长长的走廊,一直走到尽头,医生在前面带路,护士在身后跟着,还不是有病人探出头来好奇的张望。

  病房门是紧闭着的,医生没有主动为他们开门,而像是等着什么……

  季克接到少爷的指示,已经走到门前,用力的拧开了门——

  砰砰砰——

  无数彩带从天而降,纷纷飘落下来;

  放眼看去,地上,几十上百只蜡烛杯布满视野,十分辉煌,暖光照亮了整个房间!

  超大的横幅两边追着气球,上面写着字:“夜擎琛,生日快乐!”

  叮叮咚咚的音乐声在这一刻响起,旋转的音乐盒播放着悠扬的旋律。

  一个行动不太敏捷的女人,穿着一身白的的连衣裙,推着燃着蜡烛的蛋糕从另一侧缓缓走出来……

  女人巴掌大的瓜子脸,大大的眼睛,在蜡烛的晕染下,格外的楚楚动人,又因为生病的原因,多了一份病态的美。

  她离他们越来越近,缓缓地抬眸向夜擎琛看去,在看到他身边的谢倾浅时,明显愣了一下,但很快镇定自若地说了声:“夜,生日快乐。”

  她给人的感觉是虚弱的,空灵的,病态的,但又是不可忽略的美,谢倾浅微眯起眸,她想起了林黛玉,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闲静似姣花照水,行动似弱柳扶风。

  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又让人忍不住怜惜半分。

  “谢小姐。”戴梦茹娇弱地说道:“今天是夜的生日,他救了我,又帮我了我不少,我想给他一个生日惊喜,你不介意吧?”

  谢倾浅似笑非笑回视她,她能说介意么?

  她以为全世界,第一个为夜擎琛庆祝生日的人是她,却莫名其妙的被戴梦茹抢了先机。

  也不能说戴梦茹带着什么目的,毕竟她的这个理由没有毛病。

  从蜡烛的摆放,到蛋糕的造型都是中规中矩,没有任何一点逾越的意思……

  可谢倾浅心里还是不舒服了,她还特意为夜擎琛的产前焦虑症做了功课,以为可以通过这次生日,给他多一点安全感。

  至少让他知道她在意他……

  然而,仅仅一个生日,让她略微有些自责,她为夜擎琛准备的不过是一个蛋糕和一份礼物而已,相对于戴梦茹的惊喜,好像逊色了许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