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秋娴扭着身段避了一下,她怎么感觉今天的黎凌傲尤其不一样,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事?

  黎凌傲蹙了下眉,长腿迈向前,直接搂着她的腰将她抵在了桌边。

  将她困在自己的胸膛和桌子里。

  兰秋娴动惮不得,他却格外的满意,唇肆意辗转在她的脸上。

  一旁的女佣看得面红耳赤,总统从后面压着夫人,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

  而且,总统进门一句话都没说,但动作极其霸道,如果他们像谢小姐夜先生他们二十来岁就算了,但是他们都快五十岁了。

  五十岁感情还这么好,比年轻人还腻歪,简直让人面红心跳。

  女佣偷偷看着黎凌傲,男人一米八五左右的身材,高大英挺,那刀刻的俊脸上丝毫没有什么岁月的痕迹,但他一身厚重的气场,上位者的姿态,位居高位的手段都叠加了他无法言喻的个人魅力。

  五十岁成功的男人,尤其是像总统这种极品男人,其实比三十岁的男人还吸引人。

  女佣迅速退到了厨房。

  黎凌傲抱着兰秋娴,兰秋娴挣扎不开,不知道这个男人今天怎么回事,急匆匆出去,忧心忡忡,可一回来就变成这样子,是不是浅浅出了什么事?他才要这样讨好她?

  “黎凌傲,若是浅浅有什么三长两短……”

  “谢倾浅是不是我们的女儿?”黎凌傲打断了她的话,突然问道。

  兰秋娴身体猛然一僵,‘哐啷’一声,桌上的花瓶砸落到了羊毛地毯上,虽然没碎,但是也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厨房里两个女佣迅速跑出来:“夫人,怎么……了……”

  她们的声音戛然而止,嘴巴张成一个大大的O形。

  只见总统已经直接将兰秋娴推到,桌上的花瓶花朵被他一掌挥落,手臂撑在了她的两侧。

  兰秋娴迅速伸手推他,没想到他握住了他的手,五指张开推进去,和她十指相扣:“告诉我,她是不是我们的女儿?”

  兰秋娴心虚的摇头:“不是。”

  毫不犹豫地否认,她不想谢倾浅留在这样的地方,这里到处都是为了权利的勾心斗角,为了保护自身利益的尔虞我诈。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迟早会查到。”说着将她压在插花的桌子上亲吻。

  论力道,男女体力上的悬殊,兰秋娴是抵抗不了他的,更可况,黎凌傲比往日还要亢奋,他一直以为她怀的是谢仲霆的孩子,可当他知道那孩子是他的,她是属于他的,全身的血液就这样沸腾起来。

  一边的女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眼巴巴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天哪,总统和夫人在……接……吻!

  而且两人又是那么赏心悦目,女佣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为他们关上门后,互相拉着彼此跑开了……

  没多久,门外传来了兰秋秋的敲门声:“凌傲,你在里面吗?我想跟你谈谈婉晴的事。”

  兰秋娴手抵在他的胸膛上,一把将他推开了。

  突然离开了她的红唇,黎凌傲不满的盯着她。

  兰秋娴亦是不满地回敬他:“总统夫人就在门外,总统阁下还是出去看看吧。”

  说着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对着门口回了一句:“他在呢。”

  “你先给我开门。”

  兰秋娴走过去想要帮兰秋秋开门,让他们夫妻两个直接交流去。

  手还没有碰到门锁,视线一黑,男人压下身吻着她的脸,然后往她的敏感的脖颈吻去。

  兰秋娴迅速摁住了他,不让他再吻了:“总统阁下,你这样太不尊重总统夫人了,她就在门外呢。”

  兰秋秋听到他们的话,果然砰砰砰的拍门:“兰秋娴,你疯了么,你又要勾引你的妹夫?”

  “妹夫……”兰秋娴叫了一声黎凌傲。

  黎凌傲剑眉一挑,终于开口:“趁总统夫人也在,我们把当年的事情说清楚。”

  说着,并没有要开门的意思,而是隔着门说:“那天我喝了烂醉,与我发生关系的,到底是谁?”

  他一觉醒来,兰秋秋身无片缕地躺在他身边,说他夺走了她的第一次,而那一次之后,她就怀了黎婉晴。

  迫于家族的压力,他不得不娶她,于是兰秋娴负气出走,几次他找到她苦苦纠缠,她最终还是嫁给了谢仲霆。

  也就是说,她嫁给谢仲霆之前,其实是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凌傲,你是什么意思?那一次不是我还有谁?”兰秋秋使劲的拍门,急得快要哭出来。

  “我对你没有任何感觉,一次都没有碰过你,这又怎么解释。”

  兰秋娴如羽的睫毛微微一颤,他说他没有碰过兰秋秋?

  没碰过,黎婉晴又是怎么来的?

  兰秋秋隔着门的她面色如死灰,就算他看不见依然疯狂的摇头:“凌傲,我们先说说婉晴的事好不好,求求你先救救婉晴——”

  “放心,我会救她。”黎凌傲突然笃定的说。

  兰秋秋喜极而泣,却很快听到黎凌傲说:“前提是她是我亲生的。”

  “婉晴怎么不会是你亲生的?她出生时,你不是做过DNA监测了么?”

  “这次我要亲自做。”黎凌傲一把将兰秋娴拦腰抱起,走到了床上,而身后的兰秋秋哭着拍打门,见没人理她,很快就没有了声音。

  黎凌傲看着身下的女人,她今天穿了一件米色绣着兰花的旗袍,领间的复古盘扣,扣着在她精致的劲间,十分的韵味。

  又一次看到她穿旗袍,别样的美。

  以前她还是少女,穿旗袍撑不起高贵,而现在不仅高贵而且多了几分的婉约。

  年少时的他,最爱她身上那股惊才绝艳的才气,此去经年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更爱温柔一点的她,风韵犹存的她。

  “今天怎么突然穿起了旗袍?”

  “想穿就穿了,总统府有规定不能穿?如果不能穿,趁早将我放了,我便可以带浅浅回A国。”

  她一直想回A国,毕竟那才是她的故乡。

  黎凌傲眸色沉了沉:“如果浅浅是我们的女儿,你不能走。”

  就算不是,他也不打算让她走,他花了那么大的代价找到她,又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将她从羌城带回来,怎么可能让她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