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串晶莹的泪滑过眼角,落入了随意散开来的栗色的发里。

  她用力地挣扎,内心从来没有的绝望。

  或许是肚子里的孩子感受到了她的恐惧,也开始不安地在肚子里对她拳打脚踢:

  宝宝,对不起,妈妈没能保护你。

  谢倾浅无力的挣扎,对宝宝说的话依然安慰不了他半分。

  她甚至感觉到了手术刀在她肚子划下一刀的疼痛。

  “黎婉晴,我求你,不要这样,孩子是无辜的!你要开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求你放了孩子!”

  母亲的本能,为了孩子,就算是跪下求她,只要歹毒的女人肯放了孩子,她愿意。

  “当初你用刀划我的脸时,你有没有想过会有求我的一天?还愣着做什么?快动手!”

  站在不远处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连忙上前,他们从一个白色的小盘子里拿起了手术刀。

  “去脐带血的时候,给我轻一点。”这东西对操作的技术和手法要求特别高,取出来之后,还要保存在含有抗凝剂的密封式血袋里……

  一个医生拿着手术刀,在谢倾浅的肚皮上比划,然后看准了位置后,突然用力的往肚皮上划去……

  就在划下去的那一瞬间,一只手猛地扼住了医生的手腕——

  医生本来被黎婉晴逼着做这些事,已经是心虚得不行,这下手突然被抓住,吓得几乎是魂飞魄散——

  “你干什么!还不快帮他一起动手!?”黎婉晴不满的声音即尖锐又高亢,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表现出自己的不满。

  当她抬头在去看那个医生时——

  “你!?”黎婉晴看向那双眼睛,深邃的目光透着比手术刀还要锋利的寒光。

  谢倾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刚才因为害怕而闭起了双眼,听到黎婉晴的尖叫,睁开眼,抬起头努力的看向脚的方向。

  情势所逼,所以刚才没有仔细看那两名医生,只觉得其中又一名医生个子很高,也没有多想。

  而此时男人站虽然带着口罩,但是浑身散发出来的戾气,让她略微有些迟疑。

  黎婉晴认出了男人,慌了,不敢置信的摇头:“擎琛?你,你怎么在这里?不!你不是他,你只是长得像而已。”

  夜擎琛冷冷的扯掉口罩,要不是他收到派去的内线,说谢倾浅晚上要被转移到这里,而且将要被黎婉晴开肠破肚,或许他大概也想象不到,一个女人心肠竟然可以这么歹毒!

  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黎婉晴看到了夜擎琛,失心疯的尖叫一声,什么也顾不上了,手里还拿着手术刀,立即扑过去,对着谢倾浅的肚子狠狠地刺去!

  刀刃又快又狠,女人的力道也很大,一下下来,一定会将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扎死!

  不!

  谢倾浅惊恐的大叫一声,肚子因为害怕宫缩得厉害,她觉得孩子迫不及待地想要出来了。

  她很害怕,如果孩子出来,是不是意味着她……

  她不敢想,四肢被捆绑的她连动都动不了。

  就在她以为要面临一次痛不欲生地疼痛时,想像的事情没有发生,夜擎琛已经一把握住了锋利的刀刃,很快一滴滴鲜红的血沿着握紧的手掌滴落到了她的肚子上。

  紧接着,夜擎琛狠狠地踹了黎婉晴一脚,女人狠狠地摔出去,撞到了旁边的仪器上,哗啦啦,一些手术用的刀具,镊子等砸下来。

  另一个医生被夜擎琛抓着手腕,用力的一甩,也扑向了黎婉晴,黎婉晴手里正要拿起一把刀,医生扑过去,刀一下扎进了医生的小腹后,医生挣扎了几下倒到了一边。

  而那个与谢倾浅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蹲到地上失声尖叫,双手捂住耳朵,脸色已经像失了魂魄一般的惨白。

  黎婉晴从倒在血泊的医生身上拔出刀:“擎琛,你不可以这样对我!这样不公平,我这么爱你,我这么爱你,你知道吗?”

  手术刀血淋淋的,黎婉晴的手也全是血,加上她狰狞的表情,让她看起来俨然一个杀人狂魔。

  “啊——”她朝谢倾浅飞扑过去,她现在只有唯一一个念头,就是杀了她!杀了这个碍眼的她!

  夜擎琛一把抓住黎婉晴握刀的手腕,生怕她会伤到手术床上的女人:“公主,你睁大眼睛看看!”

  话落,刷刷刷,四面墙突然变成了透明的玻璃!

  墙外,上百台录影摄影设备齐刷刷地对着他们,想必刚才这里面发生的一切,都被媒体拍下来,甚至还有的已经做起了直播——

  “啊——!”黎婉晴疯狂的大叫,用牙齿去咬男人的手腕,想要逃跑!

  不!事情怎么会这样!?

  她发癫一般的看了看四周,谁?是谁出卖了她?

  是谁让她这么完美的计划暴露?

  是谁?

  要是知道是谁,她一定会让他不得好死!!!

  一阵脚步声冲进来,身穿制服的警察一下将黎婉晴包围住。

  “你们不要过来!睁大你们的狗眼,我可是公主!”黎婉晴刀口对着他们,在空中划了几下,可那些警察都是拿着枪的,显然并不怕她!

  “把人带走!”不知道谁一声令下,几个人上去将黎婉晴手脚摁住。

  “你们敢抓我!我就要总统阁下撤了你们的职,让你们的家人失业!”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的消失在了长廊里。

  夜擎琛已经将谢倾浅的被掀起的衣服拉下来,他一只手已经受伤,所以只能用另一只手帮她用钥匙将手铐解开。

  谢倾浅不假思索的从手术床上下来,这个地方她一秒都不愿多呆,同时对那种动惮不得的感觉心有余悸。

  她踮起脚,一把搂住了夜擎琛的脖子,浑身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是这个怀抱让她格外地有安全感。

  “终于知道害怕了?”夜擎琛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

  过了好一会,情绪稳定后,谢倾浅才想起来要问:

  “你怎么混进来的?又怎么知道黎婉晴要对我做什么?”

  从玻璃墙看,这显然是他提前布置好的,不然在这么短时间内,怎么会出现那么多媒体?

  而且她发现他挺聪明,从老爷子那里学来了这一招,将手术室装成了玻璃墙……

  随之夜擎琛将谢倾浅重新抱坐到手术台上,随意的扯过一条纱布,递给她:“能为我包扎一下吗?”

  谢倾浅现在手还有点抖,但是包扎应该是没问题的。

  夜擎琛低头看她为他包扎,语气不明地说道:“先不说我怎么混进来,我们先来谈谈,关于你三个月后,要离开我这个话题……”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