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克小幅度地点点头:“有点效果,但毕竟计量少,能起到的也只是缓和作用,但也不敢贸然对她使用大剂量,怕依赖性的副作用太大。”

  谢倾浅听后,沉默了片刻,审讯室的门是半敞开的,她看不到里面的场景,但依然听得很清楚里面的每一个拳头落下去的瞬间,警官杀猪般的哀嚎声。

  其实小剂量是她刻意地要求夜老爷子给的,剂量太大她会有顾虑,她怕夜老爷子以藏毒的罪名反咬她一口。

  这是毒品,超过一定剂量,是会惹上麻烦的。

  何况她的对手是黎婉晴这种千方百计也要将她送进牢里的女人……

  ……

  此时,在某一间审讯室里,门被从外面锁着,屋子里死寂冰冷……

  关着一个手和脚都用铁链拴着的女人,而且那种铁链不是寻常的铁链。

  看起来,更像是狗链子。

  女人身上遍体鳞伤,血痂子看起来还是新鲜刚愈合的伤口上的,但只是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看着触目惊心,身上穿的衣服确实完好的。

  脸上也没有伤痕,只是表情显得十分木讷,仿佛失去了自主意识一般。

  只在屋子的门锁轻轻响动之后,女人的眼底猝然涌起了极端的恐惧,全身上下跟着瑟瑟发抖起来。

  然而,这一次,开门走进来的,不是逼供她的警官——

  缓缓出现眼皮底下的,是一双女人的鞋子,女人的腿。

  她手里拿着一瓶液体,里面的液体在玻璃瓶中晃荡,如果细看,发现跟着晃荡的,还有一个带血的东西。

  玻璃瓶是钢化玻璃,女人将瓶子滚到她的面前,她瞪大着眼睛,在看到是什么东西之后,恶的一声,胃里翻江倒海食管倒流,酸水直往外冒。

  “知道这是什么?”

  女店员摇摇头,她知道是什么东西,不知道为什么要将这个东西给她看。

  “这是眼珠……”女人比地狱还寒冷,比刽子手还无情的声音响起:“婴儿的眼珠……”

  恶——

  酸水从食道喷薄而出,吐了一地。

  “我以为你对它会很熟悉,毕竟是你亲生的……”

  女店员惊恐地再次睁大眼睛,随后崩溃,不敢相信,发疯……

  所有的情绪一起涌上来:“你们这些畜生!公主这个贱女人!我要杀了她!她不得好死!连10个月大的婴儿都不放过!老天如果有眼,她会遭报应!”

  “怪,就怪你站错了队,帮错了人,为了那一点钱卖命值得吗?她能给的,公主能给地更多,好好考虑一下吧,要是还想保住你儿子的另一只眼睛,你要好好想想,是谁指使你毁了公主的容……”

  女店员依然在崩溃的尖叫,女人捏住她的下巴:“事情结束,我们会放你回去,给你的钱,足够你和你儿子什么也不做,吃吃喝喝一辈子。”

  女人的声音充满了蛊惑,提出的条件更是让人无法拒绝。

  ……

  冷冻室的哀嚎声已经越来越小,只剩下疼痛的倒吸声。

  先出来的是夜擎琛,当然,警官想出来,大概也只能用爬的。

  夜擎琛寒着脸,看到小女人娇俏的身体被他的衣服包裹着,露出的小脸已经渐渐恢复了血色,紧绷的情绪才稍稍缓过来。

  他走到女人面前,伸手就捧住她的脸,很重的黑眼圈:“晚上做什么去了?”

  “夜会情郎不行?难道只准你守着你的小青梅,就不准我放飞自我?”

  夜擎琛手指摩挲着她的脸蛋,他太了解她,只要找到机会,不气他一下就不舒服?

  “放飞自我的结果就是到这里?早饭为什么没吃?”

  “等你一起吃。”

  夜擎琛嘴角若有似无地翘起,对这个答案很满意,牵起了她的手:“我们先离开这里。”

  十指相扣,夜擎琛牵着她,只是还没有走到门口,又被警察包围住了。

  “夜少,谢小姐恐怕还不能走……”

  夜擎琛一个充满杀戮的眼神扫过去,警察们纷纷倒吸了一口气,心胆也随之颤了颤。

  只是上头的命令难为,其中一个警员只好壮着胆子说:“关于公主毁容案,凶手已经招供,指证幕后指使人是--谢小姐,所以谢小姐不能离开。”

  谢倾浅心情很平静的听完警员的话,没有任何一点意外。

  她从总统府被带到这里,就知道,就算纵火案跟她没有关系,她大约也走不出这里。

  其实她也不打算这么快离开这里,毕竟游戏刚刚开始,她离开,还怎么玩?

  反而是夜擎琛完全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更何况这里的警局老大就在刚刚被他打了一个满地找牙。

  这些小警员的角色,根本就入不了他的眼。

  于是完全无视他们,拉着谢倾浅就要往外走。

  而女人却顿着脚步,将他往回拉。

  “夜擎琛……”

  夜擎琛闻声回头,这种情形发生多次,每次这个女人都会说出,或者做出出其不意事情来。

  果然,谢倾浅不像开完的说:“既然让我留下,就这么走了,太不给公主和总统的面子了吧。”

  夜擎琛:“别胡闹,现在也不是胡闹的时候。”

  谢倾浅明白,如果她不胡闹,那么夜擎琛只有一个解决的办法,那就是拳头,但她不想这样,拳头能让人闭嘴,但最终解决不了问题。

  “你相信我么?”谢倾浅突然问。

  “又想让我买早点?”

  谢倾浅噗嗤一声笑出来,只是咬着唇,娇柔的盯着他看,那双狡黠的眼睛,仿佛总是能化险为夷。

  “你是不是……有办法?”

  谢倾浅点点头。

  “那走吧。”夜擎琛毫不迟疑的牵着她,往回走。

  谢倾浅被他牵着被迫跟他走,只是没想到他什么也没问,这么快就同意让她留下来。

  只听见他边走边跟警员说:“给我们安排一个拘留室。”

  那语气,那语调,仿佛是对星级酒店的客户经理说,给他安排一个总统套间……

  “我们?”谢倾浅很快捕捉到这句话的重点:“夜擎琛,你什么意思?”

  “没错,我们!”夜擎琛放慢了脚步:“如果你留下,我陪你。”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