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德医院院长办公室。

  薄崇熠拉开窗帘,看着楼下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的医院。

  太阳穴,刚才被枪堵着的地方仍然隐隐作痛。

  当年,夜老太爷和薄老太爷分别立下家规:夜薄两家祖祖辈辈永不得互动干戈。

  他知道,今天若是薄奕宸被夜擎琛抓到把柄,夜擎琛定是有理有据地要违背祖训准备动薄家!

  转身,顺手就从办公桌上拿起一叠文件夹就向对面砸了过去。

  对面的男人同样穿着白大褂,慵懒的倚在桌边,面对迎面向他砸来的文件夹,他一点要闪躲的意思都没有,而是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中,微微垂眸。

  “糊涂!你知不知道若不是夜少奶奶早晨吃了螃蟹,检验结果正常,整个薄家都要为你陪葬!”

  “你说倾浅早晨吃了螃蟹?”聪明的女孩。

  “重点是这个吗?”薄院长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又操起文件夹直接打薄奕宸的头:“你是不是看上谢倾浅这个丫头了?”

  薄奕宸微微偏了一下头,还是没有躲过薄院长砸下来的文件夹。

  “没有。”

  “没有?”薄院长不相信薄奕宸的话,如果没有,怎么会因为谢倾浅得罪了夜擎琛,这事情要是传出去,薄家的脸都被他丢尽了。

  “那丫头手里带的戒指是不是你祖母留下来的那枚戒指?”

  “是又怎么样?”

  “你!”薄院长捂着胸口,心脏病都快要发了:“糊涂!那是我们薄家的传家宝,只有薄家的当家主母才有资格带!你找机会给我要回来!薄家的传家东西岂能落在别人手上。”

  “我送出去的东西,没有再拿回来的习惯。”

  薄奕宸想起自己给谢倾浅带上那枚戒指的情景,那种幸福和满足感溢满了他的内心,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人比她更有资格带这枚戒指。

  薄院长看手里能扔的东西几乎扔尽,一气之下,抬起椅子想要砸眼前这个不孝之子,可惜椅子很重,以他的年纪已经搬不动了,反而扭了腰:“哎哟,我的腰……”

  “爸,你没事吧?”薄奕宸赶紧向前扶薄院长一把,却被薄院长一把推开:“走开!不要你扶!你要是一意孤行,除非断绝父子关系!薄家没有插足别人家庭的逆子!”

  “谁说我插足!?”薄奕宸脸色微微一变:“倾浅一定会跟夜擎琛离婚,我做的,只是耐心的等待而已。”

  “等?你怎么确定那丫头一定会离婚?不行!等也不行!明天开始给你安排相亲去!”

  “要去你自己去,我不会去的,还有,谢倾浅我要定了,如果你不接受她,我会带她离开,外公的公司我决定接手。”他已经考虑得很清楚,要想与夜擎琛抗衡,光靠父亲的医院是没办法实现的,他会依外公所愿,继承外公的公司。

  想要展翅高飞,必先丰满羽翼。

  “你你你翅膀硬了是吧!你要是执意这么做,别怪我到时候出事不出面帮你擦屁股!”

  “请便。”薄奕宸拇指擦拭了一下嘴角边的血丝,富有深意地看了父亲一眼,转身开门出去了。

  父亲是个老实本分的医者,从小走着别人安排的路,娶父母指定的女人……

  每一步走得都很循规蹈矩,一眼便能望到尽头,但他不一样,他对于这种别人安排好的人生,已经腻味了。

  在遇到谢倾浅之后。

  他爱的女人,必须靠自己争取!

  ……

  黑色房车席卷着夜色,在满堂灯火的夜庄园停下。

  佣人们接到少爷要回来的消息,纷纷停下了手里的工作,整齐地在门边列队迎接。

  季克为夜擎琛拉开车门:“少爷,下人说汤包已经准备好了。”

  谢倾浅也要下车,听到季克的话,脚步顿了一下,昨天晚上吃了她做的鸡汤面,今天晚上又是她做的汤包,都说捉住男人的心要先抓住男人胃……

  这男人不会因为吃了她做的东西赖着她不放吧?

  谢倾浅为这种想法打了个激灵,自己在厨艺上虽然有些天赋,但是跟米其林星级厨师相比,可是差远了。

  但愿夜擎琛只是吃腻了大厨的手艺,心血来潮。

  季克关上了车门,接着说:“不过听佣人说,卡尔生病了,不肯吃东西。”

  夜擎琛顿了下:“医生。”

  “已经叫了,医生在给它打针的时候它死活不愿意,还反咬了兽医一口……”

  夜擎琛沉思了片刻,季克摸不准主人的意思,试探性的问:“我让厨房把汤包重新放回蒸笼里先去看卡尔?”

  卡尔常年独住在北苑,待遇比人都好。

  都知道少爷对这只叫卡尔的藏獒宠爱有加,丝毫马虎不得。

  卡尔生病了,他想,少爷一定会急着先去看卡尔的。

  没想到,夜擎琛目光一沉,却说:“不用了。”

  餐桌边站着几名佣人在两边伺候,桌上已经摆着两个蒸笼,冒着白色的热气。

  十只小巧的汤包,晶莹剔透,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汤汁胀满,似要随时破皮而出,鲜美可口。

  佣人分别为他们拉开了座位让他们坐下后,继续服侍他们用餐。

  忽然触及到少爷冷然望来的目光,领会到他的意思,将盘子上的蒸笼和筷子推到了谢倾浅面前。

  “少奶奶,请把汤包夹给少爷。”

  谢倾浅的筷子一顿,不悦:“没有手吗?”

  他斜斜挽起一边唇,饶有兴致看着她……

  谢倾浅压住不满,想了想,夹起了一个汤包,勉强地弯起笑容:“夜少,你是喜欢这样吃还是要沾点醋?”

  今天佣人真是粗心,没有往调料碟里倒醋。

  夜擎琛意味深长地看她

  邪魅的目光紧紧镬着她,仿佛她才是那道美味佳肴:“不沾。”

  谢倾浅沉住气,手里的筷子动了动,夹起一个冒着热气的汤包立即塞到夜擎琛的嘴里。

  汤包刚刚出锅,还冒着热气可见有多烫,夜擎琛猛地皱起眉:“想谋杀亲夫?”

  “抱歉,讨好人我向来不擅长,不过你放心,都说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你一定活很久。”

  “伶牙俐齿。”

  “我当成恭维了。”

  “不过,很合我胃口。”

  “……那你就多吃点。”说完,又夹起一个对着夜擎琛的嘴巴塞进去。

  “你这么喂,以后我们的孩子会消化不良。”

  “我们没有孩子。”以后也不会有。

  “很快就会有。”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