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婉晴会心一笑,原来这个女人是想利用她帮霍锦心解围。

  无所谓,只要那个女人到最后肯帮她,她不介意现在帮霍锦心一把,于是对穆城风说:“哥,我不是要霍锦心当我的伴娘,只是让她帮我做参谋,你知道的,现场虽然有佣人布置,但是有些东西,比如婚纱,婚戒,请柬这些东西我需要找人帮我参考一下,不会借太长时间的。”

  穆城风将半球捏成了各种形状,自己也起了反应,他在隐忍着现场将这个女人办了的冲动,黎婉晴一句话已经问过来。

  “我想去。”霍锦心低声对他说,带着些许的祈求。

  霍锦心的想法很简单,只要能离开穆城风哪怕一天,不管让她做什么,她大概都会愿意。

  “知道求我需要怎么做?”穆城风声音已经沾满了情浴的沙哑,只要进入这个女人的身体,他周遭的世界就会变得格外的安静舒服。

  只可惜,也仅限于身体上的,他绝不可能对她动情。

  霍锦心抓在穆城风肩膀上的手猛然一抖,她知道自己的价值,她对他来说唯一的价值,只有——身体……

  目光一横,手指间触到了男人黑色衬衫的扣子上,十分羞赧地为他解开扣子。

  男人低头看她那双颤抖的手,一把将它们摁住:“这么欠艹,想在这里?”

  霍锦心砸吧着眼,她不知道穆城风突然爆粗口是为什么,她心里想的是,就算没有这个作为条件,只要他想在这里要了她,没有人可以制止他,那跟她现在主动又有什么区别?

  其实就连穆城风都不知道自己的烦躁从何而来,他在自己身上中了蛊,取掉了七情六欲,所以他的烦躁大概是因为后遗症……

  这个理由让他的郁结的心豁然开朗了不少,低声在女人的耳边说:“回去我会让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霍锦心身体猛然一个瑟缩,咬咬唇,心里的害怕很快被她掩饰掉了。

  “哥这么不舍不得?”黎婉晴只见他们窃窃私语,并不知道他们具体讲些什么,只是等的时间久了,很想知道答案,行与不行说个准信嘛。

  “一天。”穆城风突然说。

  “这就是答应了?”黎婉晴暗暗惊喜,看了一眼谢倾浅,心里已经翻起了惊涛骇浪,笑着说:“那太好了,这一下有两个人替我把关,婚礼一定会很圆满的,谢谢哥。”

  穆城风唇角上勾,作为回应,然后就这么将霍锦心抱起来,大概是要走。

  黎婉晴眼底闪过一丝慌乱,她知道穆城风到休闲室的酒吧,所以特意派人偷偷潜入他家里搜找谢倾浅口中的药,现在这么早回去,恐怕会扰乱她的计划。

  连忙叫住他:“哥,你这么早就回去了吗?再坐下来聊一会儿?”

  “没兴趣。”穆城风不打算留下来,况且他不认为他们之间有什么好聊的。

  “要不然,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黎婉晴为了要留住他,给派去找药的人多一些时间,不惜余力,这是她唯一会玩的酒桌游戏,硬着头皮就这么说出来了。

  以穆城风现在的个性一定会骂她无聊,果然穆城风转过身来看了她一眼,眼中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里面。

  “公主你是玩真的吗?穆王子搞不好连这个游戏都不会的。”

  “人家王子只会玩高级的,比如女人……”

  接着就是不怀好意的笑,霍锦言也是提了一口气,因为他也同时派人到了穆城风的住所……

  他也希望穆城风能留下来,好拖延一些时间。

  “真心话……大冒险。”穆城风淡淡的从黎婉晴身边的夜擎琛扫向了霍锦言,随即,真的就坐了回去。

  向来沉默寡言的凌少枫难得一次开口:“看来,还是婉晴的话管用。”

  一句话说的霍锦心突然想起了那天她冒失的走进穆城风的房间,看到他们在床上的情景,就猜到他们之间不仅是非血缘关系的兄妹那么简单……

  “怎么玩?”穆城风开口。

  “玩简单点的好了,一人发一张牌,点数最大的人可以要求点数最小的人真心话或者大冒险。”

  规则的确很简单,就算不会玩,听一遍就能懂,于是黎婉晴将牌交给了季克,委托他来发牌。

  一直站在角落隐形的季克被点到名字有些受宠若惊,他有些担心若是一会牌发的不好,将不该凑到一起的人凑到了一起,回去会不会被少爷暴打。

  可到了这个份上,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第一轮,点数最大的是一个随从来的女伴,而点数最小的……是夜擎琛。

  季克在听了牌后额头冒出了冷汗,自己的牌运向来很差,没想到第一局就坑了自己的主人……

  果然夜擎琛扫了季克一眼,季克吓得浑身哆嗦,差点将手里的扑克牌随便往谁手里塞去。

  “夜少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灯光昏暗,光线在酒杯上反射出暖色的细光与那些人不怀好意的目光交织在了一起,热闹的气氛霎时安静下来,几乎所有人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这个男人虽然不是B国人,但是夜家在B国的地位不容小觑,何况即将与公主联姻,届时,夜家一定会跻身成为贵族之首。

  所以大到与公主的世纪联姻,小到一个小小的游戏,一举一动,都备受瞩目。

  因此无论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都将把他们的好奇心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夜擎琛盯着茶几上的纸牌,做了一个对于他来说比较安全的选择:“真心话。”

  女人向来都是八卦的动物,所以问的问题自然是不缺劲爆的,拿到大牌的女人不怀好意的笑了笑,问:“夜少的第一次是在什么时候?和谁?”

  轰——

  一番哄堂大笑,这个问题是这个游戏的标配,几乎玩真心话时都会被问到,尤其是将问题放在了夜擎琛身上,让在场的人都有种赚到了的感觉。

  夜擎琛的第一次?

  谢倾浅竟认真的想了这个问题,在她性格大变之前,曾多次脱光了衣服躺在他的床上试图勾引他,都被他无情的踹下床,所以她一度认为他是GAY或者那方面无能。

  直到他对她所求无度,她才知道,夜擎琛不是无能,而是他只对喜欢的女人有反应……

  喜欢的女人?

  所以他和戴梦茹做过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