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甘情愿?”

  “让我重新爱上你,让我心甘情愿为你生孩子。”

  “这是你的缓兵之计!”

  “……”

  “怕我对薄家动手?”

  “不是!”毫不犹豫的否认,只有谢倾浅自己知道心里有多慌。

  这次体检根本就是夜擎琛针对薄奕宸设的局,从始至终夜擎琛都没有打算让薄家好过。

  而这一切都因她而起,薄奕宸不过是帮了她一把,就要被无辜牵连了吗?

  不!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那是什么?嗯?”夜擎琛的后已经从她的脖子上松开,而是附上了她摸在他脸上的手,摁住不让她的手离开。

  脸,被她摸得很舒服。

  谢倾浅狡黠的眼睛波光粼粼,唇角一勾,说:“是……”

  话还没说完,此时电话声响起,季克按了免提:

  “季管家,我话还没说完怎么把我的电话给挂了?早上是因为少奶奶说要给少爷做什么蟹黄汤包,厨房蒸的螃蟹太多,少奶奶说不要浪费,才吃了螃蟹的。”

  “少奶奶还特别小心的将汤包放进了保鲜盒里,说少爷回来蒸一下就可以吃了。”

  “虽然是第一次做,还是可以看出少奶奶对少爷真的很有心...”

  “……”

  “怎么没说是给我做了汤包?”夜擎琛微微半眯起眸,眼中炙热的火焰逐渐变得沉静,进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喜。

  他好像在庆幸她没有欺骗和背叛他。

  她亲自为他做了他喜欢吃的东西?

  夜擎琛执起附在自己脸上的皙白小手,一个热吻已经落在了她的掌心。

  薄家应该感谢这个电话,差一点,薄家医院会在三天内夷为平地。

  “……”谢倾浅松了一口气,她也觉得这个电话来得真及时,不然她今天大概会被掐死在这里。

  “特意给我做的么?”

  “不是…”

  “你以前从不进厨房。”

  “不过是心血来潮。”

  “你想讨好我?”

  “……”

  “还说你不是心甘情愿?”

  “只是顺便...”

  心甘情愿这个词居然这么快就被他用上。

  夜擎琛又在谢倾浅的掌心烙下一个吻,抬头截住谢倾浅的眸,却对薄院长说:“听说薄家有副祖传的秘方对体虚宫寒有速效,只需调理半个月到一个月。”

  “是的。”薄院长绷紧的肩膀一下松懈下来,他知道夜擎琛这是打算放过薄家的意思。

  “去开。”

  “好。”薄院长不敢再怠慢,急忙大步迈出去。

  谢倾浅重重地闭了一下眼,这种伴君如伴虎的感觉,仿佛上一秒天堂,下一秒地狱。

  像坐了一趟过山车。

  虚惊一场,猛的抽回手:“开完药,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走了。”

  男人的手臂顺势搂上谢倾浅的腰,就是不让她动:“你给了很大的惊喜,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蟹黄汤包?”

  还有完没完?她怎么会知道?她只知道螃蟹大寒或多或少能影响体检结果,本来只是试一试,没想到运气那么好。

  唇角心虚地勾起:“我只是猜的。”

  “这么能猜?”夜擎琛心情大好,搂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将她毫无保留的压向自己:“猜我现在想什么?嗯?”

  身体被硬硬地抵着,带着果断的侵略,恶心的男人果然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根本就不用猜……

  男人热气洒下,低头咬住了谢倾浅的耳垂:“我想——干你!”

  粗糙的文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并不显粗俗,而是带电般直击你的心脏,逗弄得你脸红心跳,兵慌马乱。

  他邪魅不堪的笑起,声音浑厚低沉如罂粟般令人上瘾…

  明明是已经猜到了答案,还是被他挑逗得有些措手不及。

  谢倾浅瞪大着眼,想到他竟在这个毫无情调,专业严肃的地方,如此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番话。

  又想起这个男人千方百计加了自己的微信,又去加戴安茹的,心里还藏着一个戴梦如…

  呵,大概现在站在他面前就算不是她,他也能这么肆无忌惮地有反应吧。

  还说他有不碰女人的病。

  骗人的么!?

  “好的呀。”谢倾浅抿嘴一笑,娇媚而妖娆,越过男人看向站在角落的季克:“季管家,要一起吗?”

  “不...不了,少...少爷,没事我先出去了。”季克整个像见鬼了一样,脸色苍白,踉跄地跑出去。

  这个黑锅季克觉得自己背得真冤。

  “谢倾浅!你敢!?”夜擎琛表情如遭雷劈,狠狠地咬了一把谢倾浅的耳垂,这个女人就是有一句话让他着火的本事。

  谢倾浅被咬得好痛,抬手推开他的头,一脸无辜地说:“人之所以被称为人,是因为它不像动物,随时随地都可以发情,我把管家支走,你不高兴?那再叫他进来参观?反正我无所谓。”

  夜擎琛森冷的视线变窄。

  谢倾浅笑了笑,一只手轻佻地滑向他的胸膛,顺着敞开了几粒扣子,露出肌理分明的胸肌,英气勃发!

  男女的力量悬殊,她不可能在对峙中赢过他。

  谢倾浅不再浪费体力挣扎,只能用言语来保护自己:“我知道,人越多越刺激,要不要让保镖都进来?”

  “找死!我没有给自己戴绿帽的习惯,你也休想给我戴。”夜擎琛猛地截住谢倾浅继续下探的手,要将纽扣重新系上:“我会给你机会,让你心甘情愿的臣服于我。”

  这句话说出来,连夜擎琛自己都吓了一跳,在晋城翻云覆雨的他,何时需要克制自己,去考虑一个女人的感受?

  该死!

  有些负气地一粒一粒地扣着,诱人的胸肌被男人一点一点的遮挡住。

  谢倾浅再次抬手,最后帮他把第二粒扣子系好,理了理衬衫的衣领:“我很期待你让我心甘情愿的臣服。”

  心里却是提醒自己,再笨的的人,栽过跟头都知道痛,她更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犯两次错,摔两个跟斗。

  要她再次心甘情愿的爱上他?

  可能么?

  化验室的隔音效果不好,隔着磨砂玻璃门便听到交谈声,是薄院长和季克在说话。

  薄院长说药已经配好了,服用方式都写在药方上,还有些服用的注意事项,叮嘱了几句,然后就听到脚步走远的声响。

  季克看到夜擎琛出来,喏喏的低下头:“少爷,药已经开好了。”

  夜擎琛鼻腔里哼出了个嗯,看都不看他一眼,季克知道,少爷这是在给他脸色……

  可是,他是冤枉的,方才在里面的时候,没有少爷的命令他不敢枉然出去,只能垂着头闭着眼,看都不敢看。

  谁知道就这样,还能躺枪呢——

  “季管家今天穿的衬衫颜色很衬肤色。”谢倾浅走过季克身边,就刚才那件事情,故意调戏了一句,谁让他抢了她的手机!

  夜擎琛终于抬眼,冷冷的看了一眼季克。

  季克哭丧着脸,默默缩在身后,尽量让自己没有存在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