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否认,夜擎琛是强大的。

  强大到在他面前,谢倾浅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垂死挣扎的,想要冲出牢笼重获自由的鸟。

  扑腾着翅膀处处碰壁,遍体鳞伤,却仍然想以死一搏。

  谢倾浅深深吸了一口气,仰面直勾勾的看着他,看起来毫无畏惧:“结果不是还没出来么?”

  夜擎琛伸手,粗粝的拇指攀上了她的嘴角,将女人嘴边的血痕拭去。

  是啊,结果还没有出来,他为什么竟突然会变得这么慌。

  只要他愿意,大把女人愿意成为夜少奶奶,愿意为他生孩子,但是对于谢倾浅,他却害怕她会拒绝。

  是害怕结果换来的是她的欺骗和背叛?

  还是害怕半年后如果她不能怀上他的孩子,她会离开?

  害怕...该死的害怕...

  为什么害怕?

  夜擎琛的心霍然一窒,握紧的拳头指骨都泛白了。

  “向我坦白,我可以不追究任何人,包括薄家,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

  谢倾浅细细的观察他,从英挺剑眉,再到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孑然独立间散发出来的傲视天地的强势。

  她也想坦白,但是坦白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她要给他生孩子,或许再没有退路。

  意味着不管结果如何,都坐实了欺骗,等待结果或许还尚存一丝希望。

  况且夜擎琛说不追究,能信几分?

  她宁愿结果出来,他大发雷霆,一气之下将她踹出夜家。

  都比现在坦白的好,她现在只担心薄奕宸会因为她受牵连。

  “要我坦白什么?”

  “你心里清楚。”

  “坦白宫寒体虚是假的,我和薄奕宸合伙起来欺骗你?”

  夜擎琛挑了挑眉,没说话。

  “你看起来很怕看到结果。没想到还有夜少害怕的东西……”

  “不要跟我说废话。”

  “那就直接看结果好了。”

  两个人的隔空对峙使化验室的温度瞬间上升了几度,隐约中还能看到夜擎琛幽深的瞳孔中,微微晃动的火苗。

  不知道过了多久,化验室里屋的门被推开。

  季克手里捏着一张化验单,走到夜擎琛身边:“少爷,化验结果出来了。”

  说完,意味不明的看了谢倾浅一眼。

  谢倾浅的心一下子又被提起。

  从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检验单背面的一片空白。

  一张纸,隔着冰火两重天的境地。

  夜擎琛拿过化验单,上面一大堆血项指数,视线很快落在了结果上。

  狠厉的目光从纸上抽回,一下又狠狠的向正从里屋走出来的薄院长扫去。

  “结果确保真实?”

  “全程没有动手脚的机会。”季克如实回答。

  “擎琛,如果怀疑,可以到任何一家医院复查。”薄院长脱掉手中的橡胶手套,随手扔进纸篓里,太阳穴突然一阵凉意。

  抬眸,季克握着枪已经抵在了薄院长的太阳穴上。

  夜擎琛一步步走向他:“薄奕宸是你的儿子,如果发现你因此包庇造假,我不管之前薄家和夜家有什么交情,这关系到夜家的传宗接代,如果他敢欺骗我,我要让整个薄家为他陪葬。”

  薄院长站在原地,冷静的看着眼前危险的男人,临危不惧:“我是个医者,我尊重任何检验结果,不会因为对方是谁有任何动摇。”

  “说得好,薄院长,对于结果,你敢百分之百的保证准确无误么?”

  薄院长看着男人一点一点的向自己逼近,冷笑起来:“保证不了。”

  “保证不了,纸上写着什么?”夜擎琛霍然摊开检验单,强势地将结果举在薄院长眼前。

  “从医学角度上说,这个是目前患者当下状态检验出来的结果,也就是说,在检测之前,如果患者食用了一些寒性的食物,是会影响结果的。”

  “少爷,这是中午少奶奶食用食材的清单。”季克递了另一张给主子,刚才在里屋,结果还没有出来之前,跟薄院长闲聊时便得知这一点,立马打电话给酒店,让酒店传真一份食材清单。

  “直接说结果。”

  “午餐的食物里,不含寒性的食材。”

  夜擎琛使了个眼色,季克便把枪收起来。

  就像警报解除,谢倾浅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松了,缓缓的舒了一口气,从他们的对话中,她大概已经知道结果了。

  就如薄奕宸所说的,她的确是宫寒体虚。

  刚才她紧张到手里止血的棉花球都忘了扔,起身,向最近的纸篓走去。

  “不过……”犹豫的语气来源于季克,他看了一眼正在扔棉花球的谢倾浅,走到夜擎琛身边低声说了几句。

  “打电话。”

  季克快速的拨通了电话,摁了免提,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季管家?”

  “今天早上少奶奶吃了什么?”

  谢倾浅的手猛地一抖,棉球不小心被扔偏,掉到了纸篓边的地上。

  “少奶奶早上吃了螃蟹。”

  “……”

  谢倾浅背对着他们,后背明显感觉到一道寒光射过来,很快,那股寒气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她蓦然直起身子,后背撞到了一堵肉墙上。

  “早餐吃螃蟹?嗯?”

  “……”

  “我刚才给了一次坦白机会,你不要,你现在是找死。”

  咬牙切齿的声音,把谢倾浅全身的神经拉紧,紧绷得像拉到尽头的弦,只消轻轻再用点力,就会崩断。

  而此时,跟前是一张桌子,身后是夜擎琛,她被夹在中间动惮不得。

  愤怒的声音在咆哮,紧接着砰的一个拳头砸到了桌面上:“说话!”

  谢倾浅瞥了一眼,夜擎琛的指关节已经砸破皮,隐约渗出了血迹。

  谢倾浅从狭小的缝隙中转身,黑白分明的眼,无辜地看向夜擎琛:“螃蟹是大寒的食物,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但如果我说我不知道体检前不能吃这个你信吗?”

  “早上可以吃的东西那么多,偏偏吃这个?”冷冷的声音从鼻腔里哼出来。

  “我……”谢倾浅狠狠地咬着下唇,百口莫辩。

  “我说过,我最讨厌欺骗。”说着一只大掌已经捏住了谢倾浅的脖子,清晰的感受到颈动脉一下一下的跳动着。

  “没错,我的确是想跟你离婚,不想给你生孩子。”脸色苍白,却仍倔强的仰着头:“但跟其他人无关。”

  这个时候,还想护薄奕宸周全?

  夜擎琛眸光微微一动,眼神里含着剧毒。

  “夜擎琛,你就这点本事?只能靠强迫得逞?”

  “强迫?”夜擎琛的手一点一点的收拢,因为缺氧,谢倾浅的脸色已经有些发紫,她凄美的笑了起来,仿佛是抓着最后一丝生机,突然伸出手,附在了夜擎琛的脸颊上,那么轻,那么柔,就像抚摸着自己恒古不变的爱人。

  脸被触到,夜擎琛背部突然僵直,如同一只暴怒的狮子,突然被一只轻柔的小手,抚摸着自己身上炸开的毛,奇怪的是,这只小手似有魔力一般,他的气息,慢慢地被安抚下去。

  谢倾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带着点挑衅说:

  “夜擎琛,你敢让我心甘情愿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