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这个女人太天真,以为他中了蛊,倒是没错,不过,蛊并不是别人下的,而是他自己给自己下的……

  为了身为养子的他在B国占有一席之地,就必须变得更加强大,更加的残暴无情,变得不再有七情六欲——

  于是他听人说羌城有一种蛊,能让人体分裂出潜能。

  可女人说‘为了救你’,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他的心在分裂。

  他恨一切可以动摇他内心的人和事,将她一把拽到了床上,仿佛只有在那里,才能拥有征服的快感。

  猎豹弓起身子,发起进攻,如同离弦的箭,横冲直撞。

  速度越来越快,床在晃被撞出了声,天摇地动,慢慢的,得到了释放。

  ……

  医生为霍锦言处理好了伤口,因为失血过多,暂时昏睡了过去,医生叮嘱佣人夜里或许会出现高烧反复,都是正常现象。

  对于谢倾浅来说,已经是熟记于心的常识,她想自己大概是一个灾星?与她在一起的人,都要经历数场生死劫,类似于这种伤,算是小意思的了。

  长长的发丝垂落在肩头,有少部分铺开在沙发上,看赖着不打算走两人,谢倾浅决定继续闭目养神吧。

  “擎琛,不早了,我们还是先出去吧,这里有倾浅在不会有什么问题。”

  谢倾浅眼皮微微抬了一条缝,其实她这种爱答不理的样子,已经很明显在送客,然而对于黎婉晴的话,夜擎琛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

  “屋里人多,空气会变得不好的,你们先出去让病人好好休息?”

  谢倾浅语气不冷不淡地直接下逐客令,夜擎琛深深看了她一眼,这才像回过神一般,但也什么话未说,径直迈开了步子走出去。

  黎婉晴立刻后脚跟上:“擎琛,等我一起。”

  送走了两尊大佛,房间里的压抑气氛才顿时缓和了不少,没多久外面又一阵热闹声。

  “冷先生,你的伤刚处理好,最好还是不要随意乱走动。”

  很快,冷冀拄着双拐杖就进来了。

  “少爷怎么样了?”

  冷冀是个粗线条的人,心思没有那么细,嗓门也大,谢倾浅赶紧对他做了个禁声的动作,故意压低声音说:“伤口处理好了,失血过多,暂时昏迷,医生说最快明天就回醒过来,你不好好养伤怎么跑过来了。”

  “少爷伤成这样,我睡不着,那些人也太欺负人了,等我腿好了,我一准冲过去将他们崩了!”

  “嘘!你说话小声点,这里是别人的地盘,一百个你冲过去都不够别人当靶子,等你少爷病好了再说。”

  谢倾浅脑海里浮现出那个银狐面具的脸,那一双蓝琥珀色的眼,有毒又狠……

  这次他们进来,怕人多打草惊蛇,所以没有带多余的保镖,况且带再多也没用,这里到处都是士兵,一个警报拉响瞬间就能聚集好几百号人。

  冷冀大概也想到现在的局势,有些丧气了,低沉着着声音说:“这才少爷来B国受了不少苦,穆城风叛变,老爷子生死不明,大小姐被卖到黑市,少爷身体本来就不好……”

  顿了下,继续说道:“谢小姐能不能劝劝少爷早点回去疗养?少爷的身体继续再这么拖下去,迟早……”

  “怎么会突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谢倾浅微微惊讶,霍家在晋城也算不小的家族,虽不及夜家,但也不至于突然之间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家变,也难怪这次在B国看到霍锦言懒散不假,但眉宇间却多了一点沧桑。

  “都是那个该死的穆城风,千万别让我逮着他!叛徒!”

  “穆城风……”谢倾浅口中重复了这个名字,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清贵冷静,直觉不是寻常人。

  回神怕冷冀激动起来,便点点头:“等大小姐的事情处理完,我一定会把他拽回去。”

  有了谢倾浅的保证,冷冀一下豁然开朗,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谢小姐,你先去休息吧,这里我看着。”

  “你伤没好,自己都没法照顾自己,你不放心我?”

  “不是不是,谢小姐有孕在身,需要多休息,我受伤习惯了,这点小伤算什么!再说万一少爷半夜醒过来,咬伤洗手间……”

  说完对谢倾浅摆摆手:“反正在哪睡不是睡?我看沙发就挺舒服的。”

  说完,身体躺了下去,一副说什么也没用的样子。

  “我就在隔壁,有什么事叫我。”冷冀说服了她,谢倾浅也就没有再坚持,说完就回到佣人为她收拾好的房间。

  也只是坐到了沙发上,霍锦言伤得这么重,到现在都还昏睡不醒,整个晚上接连发生意外,她怎么可能有心情睡得着?

  但她确实精疲力竭,疲惫到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便只是那么侧着身子窝在沙发里,抱紧了肩头……其实她并不是觉得冷,而是在这样一个并不是很令人愉快的地方呆着,让她感到不安,几乎没有一丝安全感。

  她原本以为只要混进总统府,见霍锦心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没想到因为那个银狐面具男变得困难重重。

  而且从他对霍锦心的态度来看,霍锦心更像是被他买去的奴隶,没有任何自由可言……

  沉思间头又一阵撕裂般的疼。

  不知道是疼得出现了幻觉,她恍惚听到了‘咔咔’地细微的声音,只是那个声音太小了,让人辨不真切。

  起先听到一两声,谢倾浅并没有在意。

  直到那个声音越来越近……

  她才猛然察觉不对,背后陡然窜起了一股阴风的凉意!

  然而此时

  黎婉晴跟着夜擎琛回到了房间。

  进了门,夜擎琛刚在沙发上坐下,余光看到她跟着进来,正准备打发她走。

  就看见黎婉晴拉开了裙子的拉链,哗啦一下,脱去了身上的衣服!

  看到裙子萎落在女人的脚边,露出了光洁细长的腿。

  夜擎琛不由眉心簇起,没有下意识的抬头,也没有抬眸看向眼前那道身影的意思,只是压着不悦沉声开口问:

  “你这是要做什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