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你一口我一口的喂,连旁人都觉得甜的发腻,只有谢倾浅想着体检的事情心烦意乱……

  一顿饭,其实吃不了多少,便吃饱了。

  季克走过来:“少爷,医院那边已经安排好了,薄院长已经恭候多时。”

  谢倾浅正用餐巾拭着嘴角,听到季克说体检的事情,不免顿了一下,知道事情是要躲不过去了……

  通往酒店的路风景很好,两边法国梧桐树形成了一条林荫大道,风吹过,树叶哗哗作响。

  医院就在山脚下,车子沿着蜿蜒的山路下来,身后十几辆保镖的车跟着,这样的阵势到哪都引人注目。

  很快车子开进医院,门口一个两鬓白发,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人,身后几十位医生护士翘首以待。

  圣德医院在国际久负盛名,院长德高望重,今天竟亲自接待,只要稍微有点逻辑的人都能猜到此次到访的一定是大人物...

  黑色的房车赫然停在医院门口。

  夜擎琛先下车,谢倾浅跟在其后。

  中年男人看到夜擎琛,便主动迎向前:“擎琛。”

  “薄院长。”

  薄院长微笑着颔首,又向夜擎琛身边的谢倾浅看去。

  谢倾浅之前来医院已经见过薄院长,便随夜擎琛称呼他:“薄院长。”

  “好,二位,里面请,我们边走边聊。”

  薄院长转身在夜擎琛身侧带路,医生护士紧跟其后,最后是保镖。

  一群人浩浩荡荡进医院,路上廊间行人边回头,边纷纷避让,

  年轻的护士女病人三五成群躲在一边尖叫不已:

  【啊啊啊,帅帅帅!简直帅到爆裂…!】

  【竟然比薄医生还帅!】

  边说着边拿手机偷拍。

  【今天没看见薄医生?】

  【全天的手术,还是院长安排的…我感觉我们薄医生一定不是院长亲生的!】

  【那位美女不就是薄医生病人的家属吗?】

  【哪个病人?】

  【就是十七楼病房那个,从楼上摔下来成植物人躺了两年多的病人,就是她,害得薄医生连续两年没有评上先进!】

  【薄医生也不稀罕什么先进不先进,不过说着也怪,医院里比那个病人还要严重的薄医生都能治好,偏偏这个怎么到现在都没治好呢?】

  【谁知道!反正薄医生治不好,也不会有人能治好…】

  她们正热火朝天的低声讨论,突然黑影笼罩。

  “手机交出来。”

  “什么手机?”

  “偷拍的手机。”

  偷拍的女孩放声尖叫:“你们干什么要抢我手机!”

  一小段插曲,薄院长惭愧道:“医院管理不够严谨,让你见笑了。”

  夜擎琛对花痴偷拍早已经习以为常,嘴角勾了一下没有说话,继续往前走。

  化验室前停下。

  “你们在门口守着。”夜擎琛冷厉的命令然后半揽住谢倾浅的腰走进去。

  化验室不大,依然是白色的主色调,一张桌子上面各种试管萃取仪器,透明的玻璃在灯光下闪着寒光。

  “先验血查微量元素?”薄院长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前一秒还俨如和蔼的长辈,这一秒已经是严谨的专家。

  谢倾浅循声坐到了薄院长的对面,伸出了右手。

  她的手臂很细,手心向上摊开在干净的桌面上。

  桌面的冰冷触到了她的神经,一下紧张起来。

  “扎手指,就像被蚂蚁咬了一下,不会疼的。”薄院长以为她怕疼安慰几句,其实她是担心检查结果。

  吃饭的时候想让夜擎琛过敏,没想到打草惊蛇,现在她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放大,不能再轻举妄动。

  “没事。”谢倾浅表示自己不怕疼,余光看到夜擎琛倚在不远的墙边,双手袖兜,简简单单的姿势,就已经很好看。

  他偏着头看她,意味不明,让人难以捉摸。

  谢倾浅不知道如果体检结果出来,没有薄奕宸所说的宫寒体虚,他是不是依然能保持这种淡漠,还是会瞬间骤变?

  手指尖突然传来了冰凉的触感,回神,薄院长手持镊子,捏着白色的棉花球在她的手指尖上擦拭着:“你的手指有伤口?刚被扎的吗?”

  “吃饭的时候,被花刺扎了一下,需要换只手吗?”

  “换不换都无所谓。”

  谢倾浅收回了手,仔细的看了一下指尖的伤口,微小的一点,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戒指……”薄院长若有所思的凝着谢倾浅食指上的绿色红柱石戒指,镜片后的眼睛闪过一丝疑虑,很快消失不见了。

  谢倾浅听到戒指两个字,疑惑的看向薄院长,只见他和蔼的笑起来:“戒指很漂亮。”

  莫名的松了一口气:“谢谢,还是换另一只手吧。”

  说完将右手收回去,另一只手伸出来。

  薄院长很有经验,知道怎么即快又不疼地扎针。

  采血针在谢倾浅雪白的指尖快速一扎,还没有感觉,鲜红的血便一点点的被他挤出来。

  吸管采了够量的血样后,拿了个棉球压住了出血口。

  “棉球摁住五分钟就可以拿掉了,检查结果半个小时就可以出来。”

  “谢谢薄院长。”

  “不谢,我先拿去化验。”说完起身就往里屋走去。

  夜擎琛看了季克一眼,季克便跟着薄院长进去。

  谢倾浅看着墙上的时钟,在一点一点的走,安静的空间里,充斥着时间在走动的声音。

  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

  夜擎琛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他是否中了她的毒,她随意一个呆怔的表情,略带赌气的话,都会让他怦然心动。

  灯光中,她的脸是那么娇美……

  吸引着他,不顾场合的想要她。

  安静的空间被脚步声踩碎。

  抬眸,夜擎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她的跟前,一道黑影就这样强势的将她包围住。

  秀眉微微一皱,男人已经将她的下巴抬起,几乎是猝不及防的,一道吻,狠狠的落下。

  这个吻,跟以往略微不同,比以往更加的激烈。

  啃咬,席卷,肆意地要掏空她,嘴里很快尝到了一股腥甜。

  太疯狂。

  仿佛认定了什么,带着一种决绝,或是一种决定。

  这种感觉很可怕。

  几乎让谢倾浅窒息。

  她需要呼吸,她急需氧气,仅存的一丝力气凝在了手里,耗尽所有的力量的推开他。

  好在夜擎琛没有继续强求,他慵懒的直起身子,拇指拭去了嘴角的一抹血丝,就像地狱里掌控一切的魔鬼。

  他嗜血的眸微微的眯起,残酷的说:

  “你知道,我向来最讨厌的是什么?”

  停顿,并不打算听到她的回答,完美的薄唇一张一合,缓缓的,一字一句蹦出:

  “欺骗和背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