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一架飞机划过白云,留下了自己曾经飞行过的痕迹。

  蔚蓝的天空下,露天餐厅陷入了一片死寂。

  如果不是季克将玻璃容器撤回,动了一下,还以为那只是一幅绝美的油画。

  画中,长相倾世绝城的男人将女人抱在怀里,女人的手指压在了男人的唇瓣上,很长时间都静止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的唇瓣依然紧闭,谢倾浅毫无所谓地笑了笑:“不愿意?”

  夜擎琛挑眉。

  “那就算了。”说完要抽回手指,心在这个时候却突然提了一下,夜擎琛竟伸出了温软性感的舌,将她手指上的血红连带她的手指一起,吸进了嘴里。

  季克倒吸了一口气,他不敢相信,少爷竟然...

  凌菲儿的眼中也布满了震惊,不是说夜少奶奶嫁入夜家三年多来,夜少像躲瘟疫般躲着她么?

  不是都传他们即将离婚么?怎么会这样?

  不!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

  “……”谢倾浅一时也有些反应不过来,脑中是空白一片,全身紧绷如石块,他真的要给她用口水消毒?

  男人撩人的眼神勾着谢倾浅,嘴巴用力的吮吸着,明明只是消毒,为什么让她的血液都滚烫起来,脸也像被烤一般的火热...

  “你很紧张?”

  “没有。”

  “那你刚才在想什么?”

  “我在想应该拍下来。”

  夜擎琛放在女人腰间的手稍稍的用力:“再来一遍?”

  “不用了。”她别过头去,手已经从他口中抽出来,只是身体挣脱不掉,整个人都狼狈到不行,有点像落荒而逃。

  本来想挫一挫他的霸气,分明如了自己的愿,为什么感觉自己反而是输了个彻底?

  夜擎琛截住她的下颌,抬起她的脸,满意的将她一闪而过的慌乱表情尽收眼底,快速的在她唇上啄了一下。

  乱,心好乱…

  他秀恩爱的方式她一点也不想配合…

  “想吃点什么?”

  “……”

  “菜单。”

  “不用那么费事。”谢倾浅很快找到了自己声音:“每样菜上一遍。”

  夜擎琛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舍不得么?”

  夜擎琛手指敲了两下,吩咐季克:“上菜吧。”

  传菜员上菜,季克命凌菲儿负责将菜端到桌上并摆放好,数十位传菜员从外廊排着长队一直到露天餐厅。

  手中的餐盘是各国各式的美食:中式的,西式的,东南亚的...

  凌菲儿一个人上菜,难免有些手忙脚乱,摆满了整整一个长桌,终于摆好了,也出了一身的汗。

  上菜间隙不忘了偷偷瞪谢倾浅一眼,这个女人一定是故意的,哪有人一来就要把所有的菜全点一遍的?

  谢倾浅只觉得眼花缭乱,没想到种类那么多,看着就已经饱了,更别说这么多,就是每样吃一点的话,也吃不下的。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点那么多?

  当然是故意的,并非有意为难凌菲儿,而是…

  “这么多菜够不着,你来给我夹。”谢倾浅知道凌菲儿瞪她,光明正大地瞪了回去。

  季克应景地拿了餐夹给凌菲儿。

  凌菲儿恨恨地咬咬牙,昔日同学,此时竟是天差地别的境遇,而眼前这个贱女人居然让她为她服务!

  又一大波巨大的被羞辱感侵袭着她!

  “还愣着干什么?”谢倾浅用眼神威胁她,刚才在洗水间趾高气昂的气势到哪去了?

  凌菲儿咬下唇,谢倾浅是酒店未来的主人,自己在苏黎氏的日子还很长,所以她也只能忍着。

  仅用了一秒钟,脸上即刻堆起了谄媚的笑:“少奶奶,你想吃什么?”

  “你都给我一一介绍一下吧。”

  “……”凌菲儿的笑脸僵了一下,走到最远的那道菜说起:“这道是越式虾松,这道是春卷,这道……”

  “我要知道里面的食材还有烹制的方法。”

  “……”凌菲儿咬牙切齿地忍着,上百多道菜,等介绍完都已经凉了,而且她的喉咙也废掉了好么!

  不用想这个贱女人是故意的!

  “不要告诉我你说不出来?没想到苏黎氏的员工这么不专业。”

  凌菲儿攥紧了手,开始介绍:“这道越式松虾属于粤式的做法;用的是泰菜常用的香料金不换,用西生菜包裹以手抓食,再添一些黄豆酱……”

  几十道菜说下来,口干舌燥,谢倾浅却没有要说吃哪个的意思。

  “你刚才说第一道菜是什么?”

  “……”凌菲儿捏着餐夹的手紧了紧,好声好气的说:“越式虾松!”

  谢倾浅看向夜擎琛,此时夜擎琛的下巴正抵在她的肩膀上,硌得她有些疼。

  谢倾浅巧妙地低下肩膀,避开了他的下巴问:“想吃什么?”

  “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夜擎琛再次执着地将下巴抵在她的肩膀,这个女人身上有一股让他欲罢不能的味道。

  “你确定?”

  男人贪婪的吸着她身体的香气,从喉咙里哼了个嗯字。

  “那我要这个,那个,还有倒数第三个,还有这个...”她听介绍记得这些菜里面,都含有同一种调料——黄豆酱。

  凌菲儿虽然心里很不甘心,但是面子上还保持着礼貌的微笑,拿起了银质的餐盘,将谢倾浅点的菜夹进餐盘:“请用餐。”

  谢倾浅拿起银勺盛了一口,递到夜擎琛的跟前。

  夜擎琛挑眉看着她,用一种将她的一举一动都看透的眼神。

  “怎么了?是不是不喜欢吃这个?那我换一个?”

  “我对豆类过敏。”

  “是吗?这里面有豆类?”谢倾浅故作惊讶,她当然知道夜擎琛对豆类过敏到了沾上一点都会起红点,严重则会休克的情况。

  “你挑出来的这几道菜里每一样都含有黄豆酱,你很会挑,不要告诉我这只是巧合。”

  “的确是巧合,你若是不吃,我让服务员换其他的。”

  “想让我过敏?”

  “你想太多,不想吃,可以拒绝,如果就因为这样把人想得这么有心计,我也无话可说!你爱吃不吃!”谢倾浅口气很冲,几乎把所有的人都镇住了。

  从来没有人敢对夜擎琛大呼小叫。

  凌菲儿则是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男人最讨厌被当众大呼小叫,这么低的情商,连戴安茹一个指头都不如,迟早会被三。

  夜擎琛微眯起眸,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是捏了捏她的脸颊,吩咐凌菲儿:“把所有含有豆类的菜端走。”

  声音转而压在谢倾浅的耳边,说道:“体检结果出来之前,我不会乱下定论,你现在可以喂我了。”

  说着在她的耳根上亲了一记。

  谢倾浅本以为夜擎琛会大发雷霆,没想到竟这么容易就放过她…

  其实如果不刻意记,这么多菜是记不住哪些菜里含有黄豆的。

  为此,她特意将餐厅的菜全点了一遍,就是不想他一眼识破,出乎意料的是夜擎琛竟然也记得菜里面的食材。

  而之所以为难凌菲儿让她介绍菜品,其实是想看看哪些菜里含有豆制品,最终他还是看出来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