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睁开眼睛时,已经是天亮,她的手还是被捆着,只不过不像之前的绑架,至少眼睛没有被蒙住。

  她可以看到天花板,天花板是色彩浓烈碰撞的花的图腾,五颜六色荼蘼花,艳丽到极致,风格十分独具异域风情。

  若是仔细闻,还能闻到一股中草药的味道。

  她躺在一张大床上,床单床垫也是绣着鲜艳色彩花卉图腾,与天花板的风格相辅相成。

  所以,她这是在哪里?

  不像是B国的建筑风格,也不像是晋城

  她一下坐起来,四处打量,无论从摆设,还是用品,而且腿蹭过床单都能感觉这是有钱人的地方。

  既然是有钱人,绑架的可能性就很小。

  另外,她是从总统府被迷晕的,难道这里还在总统府?

  可风格又不太像。

  这时有人敲门进来,一个身穿艳丽颜色花裙子的女人端着一盆水进来。

  看到谢倾浅,醒了赶紧走过来,将水放到床头,水盆边上还搭着一条毛巾。

  “小姐,你醒了?”女人很热情地拧干了毛巾:“介意我为你擦脸吗?”

  “介意。”谢倾浅拒绝,比擦脸她更想知道这是哪里,把她带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那我把水盆放在这里,你等会自己洗。”说完,看到谢倾浅双手还被捆着,便为她解开了绳子。

  “这是哪里?”谢倾浅很意外,女人竟然这么自然地就将她放了……

  “这里是羌城,地处于B国和晋城的交界处。”

  “我又为什么到了这里。”

  “你是总统阁下带来了,具体我也不知道……”

  总统?黎凌傲?

  他把她带到这里做什么?

  她从床上下来,走到窗前向外看去,这里的楼房都很矮,圆形的房型,尖尖的屋顶,很有少数民族的风情,也不乏神秘感。

  “小姐,这里是不允许随便乱走动的,各种野生动物,毒蛇猛兽比较多,还有很多毒性很烈的昆虫,一不小心会致命。

  “那我什么时候能见到总统?”

  女人摇摇头,看来她也不知道。

  这里没有沙发,只有用竹子搭建而成的椅子和桌子,她坐到了椅子上:“有没有什么吃的?”

  她从昨晚到现在,肚子有些饿了。

  女人很快出去,拿了点点心来:“快到晚饭时间了,所以先吃点点心填肚子。”

  谢倾浅惊讶,天还这么亮竟然快到晚饭时间了么?心想或许这里天黑得比较晚。

  “有没有看到我手机?”她想知道几点了。

  “没看见。”说完她又补充而来一句:“这里地理位置比较偏僻,就算有手机基本上没什么信号的。”

  “……”她本想联系夜擎琛,女人的话将她的这个计划堵死。

  也不知道后来夜擎琛有没有怎么样,黎婉晴有没有得逞?

  谢倾浅有些焦虑,只能拿起一块黑色的小点心,凉凉的,黏黏的,感觉像是用糯米做成。

  尝了一小口,是甜的。

  味道不错,准备吃第二口,门外闯进一个穿着异域风情服装的女人:“谢小姐,城主吩咐谢小姐若是醒了,就随我去一趟。”

  谢倾浅放下点心,这里人生地不熟,而且连信号都没有,她不会冒冒失失地想要逃走的,所以只能乖乖的跟着走。

  踩着泥地,穿过一片芭蕉树林,除了植物多,这是个看起来不算富裕的地方……

  很快走到了一个比她刚才醒来的地方还要大的圆形建筑里。

  这里应该是会客厅,主坐上是一张体积较小的高脚桌,两侧是红实木的椅子。

  主坐的两边,是供客人坐的位置。

  意外的看到了除了黎凌傲之外,霍锦言竟然也在!

  “谢小姐,委屈你了,不知道昨晚休息地可好?”说话的,一定是她们口中提到的城主。

  城主皮肤有些黑,下巴的大胡子很粗犷。

  她礼貌地朝城主颔首,很快走到了霍锦言身边:“你怎么也在这?”

  她低声的问。

  “怕你有危险就跟来了。”这句话不假,她出现在总统府后,他的视线就没有从她身上离开过,他知道她从小路绕进宴会厅,又看到她上了二楼,被人弄晕……

  再到她从书房被带出来,他一路跟着……

  “总统把我带来干什么?”

  霍锦言摇摇头,便听见黎凌傲说:“鲁先生,我听说在羌城的祭坛里躺着一位沉睡多年的美人,能不能让我们见一见?”

  “总统阁下,不瞒您说,这位沉睡的美人是我在多年前,在羌城的河畔救回来的。”

  而且当时救下来时就已经昏迷不醒,神奇的是,却一直保持着生命体征,器官机能依然保持完好……

  谢倾浅认真的倾听着,言语中能听的出来,黎凌傲对那个什么沉睡的美人充满了兴趣。

  在她听来,从羌城城主描述的情况看,更像是植物人的体征,她只是在心里想着,并没有说出来……

  城主继续说:“她沉睡的这些年,羌城风调雨顺,人丁兴旺,我认为这位沉睡的美人就是上天赐予羌城的,这是大吉之兆,祭坛是羌城的重地,外人是不能进去的,既然几位贵宾远道而来,那我就带几位到外面看一眼。”

  “有劳城主了。”

  他们开车从一条小道开进去,大约开了十分钟,才抵达。

  祭坛在一座高耸的深山里,城主鲁尼没有让他们进去,而是只能在外面观望。

  一个天然的玻璃窗将祭坛的内部围挡,但又可以透过玻璃将里面看得一清二楚。

  她和霍锦言分别站在黎凌傲的身后,黎凌傲从会客厅出来,这一路上都十分的严肃,看起来又十分紧张,惜字如金。

  谢倾浅看他没有开口要解释为什么私自将她带来这里原因,也就没有问。

  只是隐约又预感,一定与这里面的什么祭坛里的沉睡美人有关……

  他们站在巨幅的玻璃窗前,城主叫了自己的儿子鲁力将大门打开。

  鲁力拿出了腰间的钥匙,打开了祭坛的大门。

  黎凌傲幽深的凤眸淡淡地瞥了一眼鲁力手里的钥匙,又云淡风轻的将视线移开。

  随着大门打开,里面飘出了一股浓浓的中药味,里面是一个长方形的水晶棺,缓缓地降了下来。

  整个现场鸦雀无声,安静得连根针掉下来都可以清晰听见。

  随着水晶棺缓缓地降下来,谢倾浅终于看到了躺在里面,沉睡女人的模样!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