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擎琛低声跟季克说了什么,季克立马从公文袋里,拿出了一张干净的A4纸和笔,放到了床上。

  “我要公主写下保证书,保证永生永世不嫁入夜家,永不会成为我夜擎琛的妻子。”

  腾——

  一股绝望地气息升腾而起,黎婉晴面如死灰,手紧紧地捏着被子,几乎要将被子捏个粉碎。

  “夜擎琛!你不要太欺人太甚,你以为我们婉晴就非你不嫁。”兰秋秋怒了,她还没有遇到过这么不可一世的男人。

  “是么?那实在太好了,我也觉得以公主的身份,一定会有不少人趋之若鹜,我夜某也是高攀了,既然公主并非非我不嫁,那一张书面的保证,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他会把保证书,交给他的小妻子。

  黎婉晴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滴在纸上,晕出了水痕,哆哆嗦嗦地拿起笔,笔也跟着手在颤抖。

  写与不写,都那么令她难堪。

  写,她便永远失去了机会,不写,在那么多人面前承认她想嫁进夜家,又失了颜面。

  最后咬咬牙,在纸上写下了保证书三个字。

  就在这时,佣人慌慌张张的破门而入,看到休息室里这么多人,吓了一跳,很快又跑到兰秋秋耳边说了几句,兰秋秋听完微微有些得意:“你确定?”

  “是的夫人,我确定。”

  “不可能,你是不是看错了。”

  “我见过她,所以不会看错。”

  “去给公主拿一件外套来。”

  佣人退下,很快拿了一件米色的风衣,但佣人再次进来的时候,神色比刚才更加紧张地说道:“夫人,楼下有几个记者,说要采访总统。”

  兰秋秋保持一国之母该有的微笑,道:“请他们上来吧。”

  说完,给黎婉晴披上风衣,黎婉晴才写了几个字,笔一把被兰秋秋摁住:“别写了,走。”

  贵妇们的好奇心被兰秋秋神神秘秘的表情撩起,一些关系比较要好的人低声问她:“出了什么事?”

  兰秋秋抿唇一笑:“有个女贼,偷偷进了总统的书房,不知道是要偷重要的机密文件,还是想要勾引总统阁下,我倒是要去看看。”

  兰秋秋势在必得地说着,她看到了谢倾浅偷偷闯进宴会厅,所以让人将她迷晕,把她带到了总统的书房,并让人故意拉开了礼裙的拉链……

  总统不在书房,一个衣冠不整的女人,在书房里想要做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那个女人害得她女儿发生车祸,她可不能这么就算了。

  “谁在里面?”

  兰秋秋神秘的笑了笑,看向夜擎琛:“夜少,有没有兴趣去看一看?”

  夜擎琛猛地皱起了眉,直觉告诉他,这件事如果跟他没关系,兰秋秋不会这么好心邀请他,尤其是要他看一场跟自己无关的好戏。

  他低声吩咐季克:“打电话回去问佣人,少奶奶在哪?”

  季克低调地走出门口,黎婉晴已经被兰秋秋从床上拉起来,身后浩浩荡荡地跟着十来位贵妇。

  她们出门的时候,季克正好打完电话进来:“少爷,佣人说少奶奶到总统府找少爷……”

  几乎是同时,夜擎琛长腿一迈,已经随着兰秋秋她们向总统书房走去。

  从楼下大厅上了几个记者也加入他们。

  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就把书房门口站得水泄不通。

  还有一两个记者没跟上,兰秋秋故意等了一下,这才信心十足地用力推开了书房。

  站在后面的人怕看不见精彩的一幕,挤着前面的人进去……

  夜擎琛将近一米九的个子,不用特意往前挤,也能将里面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人呢?”兰秋秋一眼扫过去,发现没人,开始有些慌了,连忙走到书房的沙发凑近了看,又跑到书桌查看是不是藏着人,很快又掀开了书房的帘子……

  佣人们也帮忙寻找,仔细的找,地毯式的查找,却一个人影都没有。

  “不可能的,佣人明明看到人在这儿,一定是躲在哪了。”

  兰秋秋气急败坏,今天真是命犯太岁了!为什么做什么事情都这么不顺,这明明是她设计好的!

  怎么会这样?

  几个从休息室一直跟到书房来的贵妇,不免有些抱怨:“怎么回事?骗着我们好玩么?”

  “看来总统夫人并没有媒体上宣传的那么稳重呢。”

  “总统阁下呢?”记者不忘了此行的目的,特助这才急急忙忙地跑进来:“抱歉,总统临时有事,采访的行程取消了。”

  “……”

  兰秋秋叫住特助:“总统阁下临时有急事?”

  “是的,夫人,总统大人大概要出差一段时间,总统府的日常事务都安排好了,他也在宴会中表达了自己缺席的歉意……”

  虚惊一场,人群很快散去,兰秋秋立即叫来了佣人:“你看看那个贱女人还在不在府里。”

  她口中所说的贱女人,自然是凌菲儿。

  佣人去了一趟凌菲儿的所住,得到的消息是,凌菲儿不在……

  气得兰秋秋牙痒痒,最近这个女人风头正旺,只要不是非公场合,黎凌傲宁愿带凌菲儿,也不愿带上她!

  夜擎琛从听到谢倾浅到总统府来找自己,便暗中派保镖四处寻找,由于总统府的戒备森严,所以不利于大面积的搜找,加上夜老爷子在,行动更是要低调。

  夜擎琛将手机放在耳边,打了很多遍,手机略微有些发烫。

  还是没人接!

  眼皮一直跳个不停,焦躁难耐,恨不得将手机摔地上才能纾解心头的不安!

  季克也在听着电话,保镖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向他汇报情况,可惜,都没有少奶奶的消息。

  一连接听了好几个,有保镖提到了曾经在通向宴会厅这条路上看到过少奶奶……

  季克沉重地向夜擎琛汇报:“少爷,保镖说曾经在宴会厅前看到少奶奶,还看到了……霍少……”

  夜擎琛脸色聚变,看来在海边的那一拳,他打得太轻了!!

  “少爷……”季克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少爷的表情,小声说道:“会不会是霍少将少奶奶带走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