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在被无限放大的焦虑中冲进总统府,毫不意外的被士兵拦住,站岗的士兵身穿着米黄色的军服,各拿着一把枪,交叉拦在谢倾浅面前。

  “女士,请出示邀请函。”

  “……”显而易见,她并没有什么邀请函,虽在总统住过几天,但几乎不出户,这些站岗的士兵大概也没见过她,只能试着和他们商量:“我的丈夫在里面,能不能通融一下?”

  “您可以打电话给他,让他出来接你。”

  要是能打通电话,她至于这么急躁么。

  她看到不远处有佣人,便指着她们问:“他的手机关机了,能不能让佣人通知一下我的丈夫?”

  “抱歉,女士,请你不要妨碍我们的工作。”

  卫兵丝毫不讲情面,粗鲁地用枪将谢倾浅拦着,一下推开了很远。

  谢倾浅捂着小腹,故意弯下腰来:“嘶,肚子好疼。”

  卫兵看她是个孕妇,神色有些犹豫,然而不远处却有个声音叫住了谢倾浅:“老婆——”

  谢倾浅回头,一个浪荡不羁的身影正走向她,是霍锦言。

  他依然拄着拐杖,高大的身材,一身黑色的风衣,大概是来参加晚宴的,所以相比于在海边的他,一扫颓废,多了几分清爽。

  情况紧急,谢倾浅不假思索地走向他,一把揽住了他的手臂:“你怎么现在才来,我以为你已经进去了。”

  霍锦言很自然的带着她往里走:“有些事耽搁了。”

  冷冀看到谢倾浅,扳起了脸,跟在霍锦言身边多年,他知道少爷对这个女人很特殊,然而这个女人把少爷害成这样,在他眼中,就是红颜祸水。

  冷冀将邀请函交给卫兵,卫兵没再为难谢倾浅,收起了枪让他们进去。

  刚跨进门,谢倾浅便迅速的松开霍锦言的手,甩下了一句谢谢就往里冲。

  “出什么事了?”霍锦言冲着她的背影问。

  根本就来不及多解释,她怕再迟一步,夜擎琛真的要变成黎婉晴盘子里的菜了。

  霍锦言苦笑着摇头,他怎么差点忘了这女人是过河拆桥的高手?

  从总统府的大门口,到宴会大厅的门口要穿过一条宽阔的路,路的两边是大草坪,草坪上有小孩在嬉戏,追着漫天的萤火虫。

  谢倾浅碎步小跑,而宴会大厅也有一群人,与她面对面地走过来。

  是夜老爷子的管家路德,带着一群保镖走向谢倾浅:“谢小姐。”

  “路管家,你们家少爷呢?”

  “少爷在里面与总统阁下会谈。”

  “我进去找他!”

  “恐怕不行。”路德和几个保镖排成一排,拦在了谢倾浅的面前。

  “为什么不行?”她很焦急,扒开人就要往里冲,无奈夜老爷的保镖都是特种兵出身,依然纹丝不动地拦在她面前。

  “快让开!你们少爷若是有什么事,你们担待不起。”

  路德低笑一声:“谢小姐,这是老爷子的命令,你不能进去。”

  听到这里,谢倾浅终于明白过来,黎婉晴是夜老爷子推给夜擎琛的女人,现在形势对黎婉晴有利,他势必是不会让她进去的。

  想着转身走向霍锦言:“帮我。”

  “我大概帮不了你。”霍锦言看了眼路德,如果让他硬碰硬根本不可能,夜老爷子还在帮他大力搜救霍老爷子,这个时候帮这个女人,无疑就是跟老爷子作对。

  谢倾浅没有料到霍锦言会拒绝她,手指蜷起握成拳头,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没有强人所难的习惯,既然霍锦言拒绝了她,她便侧身让路,霍锦言也没再说什么,而是径直走向路德,与他交谈了起来。

  谢倾浅借此机会走向左侧的草坪,那里又很多小孩在捉萤火虫,她在这里住过几天,所以知道旁边有一条路可以绕进宴会厅。

  于是趁没人注意,偷偷绕进了种满朱丽叶玫瑰和各种不知名植物的小路。

  远处有窸窸窣窣的交谈声,是女佣手拿托盘,将准备好的点心送进宴会厅。

  在她们靠近之前,谢倾浅躲到附近的假山后,女佣们的交谈声随着走近越来越清晰,一个女佣从后面嘴上她们,用惊魂未定的喘着气。

  【你又跑哪偷懒去了?怎么像见了鬼似的。】

  【比见鬼还惊人,你们猜猜我看到了什么?】女佣大口喘着气。

  【见到帅哥了还是看到什么妖魔鬼怪?】

  【我看到公主穿着性感的衣服跑到夜少的休息室……】

  【……】

  后面女佣们再说什么,谢倾浅已经听不进去,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她要赶在黎婉晴得逞前冲进休息室……

  宴会厅的侧门是连着厨房的,厨房在忙碌,所以就算注意到她也不会说什么,只会认为是走错地方的贵宾。

  她从厨房旁边的楼梯上去,为了避免被夜老爷子的保镖认出来,一直低着头,尽量往人多的地方走。

  惊险地上到二楼,穿过走廊拐角,身后突然向她伸出了一只手,很快,鼻子闻到了一股麻醉药的味道……

  ……

  休息室,黎婉晴穿着薄如蝉翼的睡裙悄悄地走到了床边。

  男人已经背对着她侧躺在床上,半只手臂露在外面,黎婉晴羞涩地低头看自己这身打扮。

  母亲说,男人是视觉动物,所以让她换上这套性感睡裙,裙摆堪堪只能遮住臀部,透明的薄纱面料,将里面该遮的不该遮地都从内而外透出来。

  “擎琛。”她对着他的后背喊,男人只是难受地低哼一声,并没有转过身来。

  她羞涩一笑,轻轻地拉开了被子的一角,然后躺进了被子里。

  缓缓地翻身,从夜擎琛的身后搂住他的腰:“擎琛。”

  男人没有回应他,只是感觉到了因为她的靠近,他的身体有些紧绷。

  小手像弹钢琴一般隔着衬衫划过男人的腹肌,一直弹到了男人的胸肌。

  他的身材很好,所到之处都是蓬勃壮硕的肌肉,她将脸埋进了他的后背,深深的呼吸,她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闻过夜擎琛的味道。

  这个令所有女人都心神向往的男人,身上有一种淡淡地古龙香水的味道,若有似无,如果不是这么近距离,根本就闻不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