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婉晴丫头,想爷爷了没有?”老爷子很有气势地手一挥,示意她不要行礼,便见黎婉晴亲昵地走到夜老爷子身边,挽起了他的手,撒娇道:

  “想,天天想,就是父亲大人对我禁足,害得我都不能去看您。”

  “哈哈哈,你生病,总统搁下不让你出门也是对的,来,我看看,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黎婉晴往后退了两步,身子转了一圈:“已经好很多了。”

  说完不安地瞥了夜擎琛一眼:“擎琛,之前的事情都是我的不是,刚才我还跟父亲大人说趁今天你过来,我要诚恳地向你道歉。”

  夜老爷子回头瞪了夜擎琛一眼:“你不对,现在反倒是婉晴跟你道歉!你的绅士风度都去哪了?”

  “爷爷,您别怪擎琛,是我没有经过同意自作主张,后来想想,十分后悔。”

  “不管怎么样,你在生病,他却让你病情加重,这叫罪加一等!”

  “好了,婉晴,别光顾着说话,快扶老爷子坐下。”

  黎婉晴扶着夜老爷子过去,夜擎琛全层淡漠着脸,对于他来说,他只是给老爷子几分面子,走个过场。

  至于道歉,他不认为那天的事他们有错,道歉是不可能的。

  他没有跟着坐下来,而是站在夜老爷子的身侧,夜老爷子坐到了黎凌傲的对面,说道:“我今天来主要的目的是让擎琛向总统阁下和婉晴道歉,几天前的事,让你们见笑了,都怪我教导无方。”

  “哪里,这件事要追究起来,都有不对的地方,老爷子你们肯赏光今天的宴席,黎某很荣幸,这件事不必再提。”

  两人字里行间表现得十分客气,黎婉晴站在黎凌傲的身后,时不时地用余光偷看着夜擎琛,眉梢眼角都带着迷恋般的色彩。

  “爷爷,父亲大人,我能和擎琛到隔壁的会客室单独说几句话吗?”

  他们停下来,黎凌傲先说:“去吧,不要说太久,你的病刚好。”

  夜老爷子用眼神示意夜擎琛,如果他不用威严来压的话,夜擎琛叛逆的性格或许直接摔门就走,不过对付叛逆,他有的是办法。

  黎婉晴走之前与老爷子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恰巧黎凌傲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拿手机走到一边接起了电话。

  黎婉晴先走出去,夜擎琛在她身后保持了两个手臂长的距离。

  会客室没人,所以夜擎琛特意将门敞开,双手袖兜倚在门边,浑身上下散发着禁欲幽冷的气息,就差写着’生人勿进‘四个字。

  “擎琛,不好意思啊。”

  “道歉的话你已经说过多遍。”

  “没能听到你一句原谅,我还是觉得不安。”

  “抱歉的话,你不应该对我说,还有,我这辈子只会有她一个女人,不管是我还是她的主意,你少打。”

  “你是在跟我正式提分手吗……”黎婉晴难掩受伤的神色,好像已经在心里做了很长的自我安慰之后,才说:“我明白了,其实我自己也能感觉到你对倾浅的不同,是我痴心妄想了。”

  夜擎琛以默认当做承认。

  “擎琛!”黎婉晴看他要走,连忙叫住他:“我能不能有最后一个请求?”

  夜擎琛转过身来:“什么?”

  “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拥抱?”

  夜擎琛压着心底的烦躁,拒绝的话要脱口而出,黎婉晴已经向她扑了过来,他很快闻到了她身上的一股淡香,味道不重,但闻惯了谢倾浅的香甜气息,其他味道都让他觉得不舒服。

  黎婉晴抱得很用力,仿佛放开手,就是永远的诀别。

  而夜擎琛将她一把甩开:“够了。”

  再这样下去,他会忍不住对女人动手。

  尤其是她身上那股香水味,令他闻起来浑身不舒服。

  转身走向休息室,他需要一个人的空间,将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压下去。

  总统府到处都是欢声笑语高谈阔论声,而此时,化妆间,兰秋秋叫来了她的贴身佣人,将一瓶香水递给她。

  “拿去处理了,记住,不要让人看见,最好是吧里面的水倒出来,至于瓶子,随便埋在哪里,记住,一定要毁尸灭迹。”

  “夫人,你放心,我一定会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等等,这香水的效果不会有问题吧。”

  “不会有问题的,强壮的公牛闻了都能发情,何况是夜家少爷,您就好好等着瞧吧,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夜家敢不娶公主,敢对公主不负责,那可是自寻死路。”

  “解药提前给公主吃了么?”要是黎婉晴不提前把解药吃了,自己会被香水味迷倒的。

  “是的。”

  “公主的病不会……”

  “不会有事的夫人……”

  两个人低声密谋了好一会,这才推门而出,分头行动。

  而此时正在更衣室隔间换衣服的凌菲儿推门出来。

  嘲弄的勾起了嘴角,兰秋秋这个女人除来用各种迷药,也没有别的手段了。

  想当初大概也是用这种手段将黎凌傲占为己有生下了黎婉晴,寄走了谢倾浅的母亲。

  凌菲儿站在镜子前左右看了一下身上的晚礼服,想起了什么,拿手机打了几行字。

  ……

  谢倾浅收到凌菲儿的短信时,刚看完一部电影,而且看看眼睛都快要闭上了,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一下。

  迷迷糊糊地拿起手机,看到是凌菲儿的短信。

  【你再不来,你老公就要被人生吞活剥了哟。】

  【什么意思?】

  【公主盘里的菜。】

  【……】

  谢倾浅原本是躺在沙发上的,腾地坐起来,让佣人叫了司机,自己则快速地去换了身晚礼服,虽然换衣服浪费时间,但是像晚宴这种场合,穿便装进不去。

  她一边上车一边给夜擎琛打电话,连续打了好多个都没接。

  心里的不安,和焦虑让她的太阳穴突突直跳。

  “开快点!再快点!”谢倾浅不断地催促着司机,从城堡开车到总统府最快也要二十分钟,凌菲儿给她发信息,但不会出手帮她阻止,否则她日后在总统府的处境会很麻烦,何况她自己也知道凌菲儿根本不可能会帮她的。

  她想了想,立马打电话给季克。

  没想到季克的手机竟然关机!

  到底在搞什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