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凝重的空气中,突然响起了一声尖叫。

  凌菲儿终于疼得将脸抬起,手却被夜擎琛狠狠地踩在脚下,重重地碾了又碾:“你想让夜少奶奶从你的胯下爬过去?”

  “不是...不是的...”凌菲儿的脸已经疼的变形,她想起谢倾浅的话,夜擎琛纵使再不爱她,纵然不待见她,但也是自己的妻子,容不得别人欺负。

  赶紧认错:“我错了,夜少,对不起,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该动让夜少奶奶从我胯下爬过去的心思。”

  夜擎琛阴暗不明的眼扫向季克,季克慌忙从腰间掏出了枪递给夜擎琛。

  咔咔

  枪膛上弹的声音。

  银色的枪筒对着女人的脑门。

  凌菲儿吓哭了,边哭边求饶:“饶命啊,夜少,求求你饶我一命,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眼泪冲掉了脸上厚重的妆,黑色的眼影和着泪流下来,像鬼一样。

  几个服务员从始至终都不敢抬头,巍巍自保,更谈不上帮凌菲儿,毕竟她们也算帮凶,如果真的追究起来,她们也脱不了干系。

  谢倾浅被尖叫声,哭喊声,弄得心烦意乱,看向凌菲儿,冷不丁的问:“做什么都可以?”

  “是是是,倾浅,看在我们同学一场,求求你,救救我...”

  说实话,不管夜擎琛是在给夜家立威,还是为她出气,她都不喜欢用枪和拳头来解决问题。

  “能不能放过她?”谢倾浅低声的说:“她的确有不对的地方,不过罪不至死。”

  “你在替她求情?”夜擎琛微眯起眸,薄情而冷血,这个女人上一秒说不喜欢,下一秒却为人求情?

  “我最后也没有从她胯下过去,而且,她也因此得了报应。”她已经让凌菲儿当众出丑了,如果因为这件事出了人命,就未免太过了些。

  “报应?”

  “对对对,是我活该,我叉着腿后来摔倒了,这都是报应。”

  谢倾浅偏头,看着凌菲儿满身的狼狈,刚才那一幕对她来说是应该算是奇耻大辱,重新由她自己说出来,那种感觉应该很复杂。

  秦熠眉峰一皱,深邃的脸淡漠凌厉,没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只是枪仍然抵在凌菲儿的额头上。

  “我饿了。”谢倾浅向前,主动牵住他的手:“她也应该知道错了,我们去吃饭?”

  她转移话题,只是想让夜擎琛放过凌菲儿,至于偷拍和凌菲儿对她出言不逊的事情,没有命重要,由此道不道歉也没那么重要了。

  深知夜擎琛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阻止得了。

  她另一只掌心大胆地堵在了枪口,逼着他将枪收回来,然后对凌菲儿说:“凌经理,还不快去安排。”

  凌菲儿顿住了,哽咽声因为不知道该停还是该继续,而从喉咙间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她惶恐的看着夜擎琛,听得出来谢倾浅在帮她,但是没有夜擎琛的命令,她不敢走,仍然纹丝不动的跪趴着。

  季克倒是出了一身冷汗。

  少奶奶不仅阻止了少爷,还用手堵着枪口,就不怕少爷一怒之下开枪...

  跟在主子身边多年,他太了解少爷,发起火来,身边的人都是炮灰。

  “滚!”

  夜擎琛突然低吼,收起了枪,扔给季克。

  凌菲儿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慌慌张张的往外跑,连鞋子掉了一只都顾不上捡。

  服务员们更是差点吓破了胆,跟着跑出去。

  少了哭啼讨饶声,只剩下保镖们拨动草坪的哗哗声。

  烈日当空,十几个人,地毯式地搜找没有任何收获。

  夜擎琛反手握住谢倾浅,仍然站着不动,他的眼瞳里没有半丝情绪,高深莫测的问:“知道我为什么放过她么。”

  谢倾浅坦荡荡的回视:“我的手堵在了你的枪口。”

  夜擎琛正色道:“在你看来,或许这仅仅是一件小事,不值得动怒。”

  “……”的确,她也没有那么小肚鸡肠的要计较什么。

  “在我看来,任何想妄图伤害我女人的人,我都不会让他存活在这世上。”

  妄图伤害他女人的人?

  微风吹过,谢倾浅仰着头紧紧地盯着他。

  名义上的妻子,的确算是他的女人,不过,一直妄想伤害她的人,不是他么!?

  此时,保镖兴奋的声音传来:“找到了!”

  谢倾浅被声音吸引,转过身去就要去拿戒指。

  夜擎琛给季克使了个眼色,季克便知道要先将戒指消毒。

  少爷不喜欢碰别人碰过的东西。

  “你对这枚戒指这么紧张?夜家每年给你送来的饰品好过这枚十倍。”

  谢倾浅没想到他会突然把注意力放在这枚戒指上,以他这种变态的占有欲,若是知道这是薄奕宸送的戒指...

  “我母亲给我留下的,意义非凡。”

  夜擎琛接过季克擦拭得干干净净的戒指,举在眼前,透着光观察着宝石的色泽。

  “红色绿柱宝石——那天是用它扎进了我的心脏?”

  “不过是普通的戒指,恰好用来防身而已。”谢倾浅垫脚要夺回来,小手被男人抓住,等她收回手时,戒指已经在食指上。

  “回去把婚戒戴上。”夜擎琛把玩着谢倾浅其他根光秃秃的手指,语气轻描淡写,依然不容置喙。

  “……”戴婚戒?她连结婚戒指都不知道长什么样……

  季克轻咳一声,低声在夜擎琛耳边说:“少爷跟少奶奶结婚时,没有婚戒……”

  夜擎琛眼光如冰刀扫过去:“要你多话!”

  “夜少...”远处一个四十多岁的秃顶男人连滚带爬地跑过来,身上的肉一颤一颤地。

  他要冲到夜擎琛面前,被保镖拦住,拿出手帕拭汗:“夜少,我是苏黎氏的运营总监,鄙人姓张,员工不懂事,还请您大人有大量……

  夜擎琛狠狠掀起眼皮扫了张总监一眼,难得的好气氛被秃顶男人破坏…

  眸光略过一丝杀机,他摊开掌心,季克已经将平板电脑放在他手上:

  “给你两天时间收购苏黎氏!”手指在屏幕上点开苏黎氏的股价,抬眸看向谢倾浅:“转到夜少奶奶名下。”

  季克习惯性地说了声是,顿了一下,猛地抬头,支支吾吾地说:“少爷,苏黎氏...”

  “怎么了?”

  “苏黎氏是戴家名下的产业。”

  “所以?”

  “……”季克额头虚寒直冒,戴家有两位千金,这家酒店是戴家有意留给戴梦如的,而戴梦如也因此出国深造了酒店管理。

  所以戴梦茹若是回来...他不敢多想,只能喏喏地应了声是。

  “夜少...这...”张总监惶恐至极,本想代表酒店出面道歉,没想到闹到这种局面,生怕多说多错,话硬生生的噎了进去。

  “转到我名下?”谢倾浅转了转手中的戒指,惊诧地抬眸,她没听错么?

  夜擎琛将平板扔回给季克:“不是不喜欢她么。酒店是你的,随你怎么处置。”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