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忍着笑,特殊服务不管是谁对谁的,有区别吗?

  看到夜擎琛眼睛里充满了算计,谢倾浅咬唇盯着他看,他该不会又想出了什么又变态又羞耻的玩法吧?

  否则他怎么会非但没有惩罚她,反而要服务她?

  可这个时候毕竟是心虚,连反抗地资格都没有。

  “那,我们回去吧,表演看得也差不多了。”谢倾浅看了一下时间,十点钟了,从迪士尼开车回城堡还要时间。

  夜擎琛将手伸出来牵住她,心里还是有些不爽,今天的魔术总给他一种感觉,就算用手铐拷在一起,他依然还是抓不住她……

  谢倾浅看她不说话,脚步顿了一下:“夜擎琛。”

  夜擎琛回头,谢倾浅踮起脚尖吻了吻他:“今天是我最憧憬的蜜月,谢谢你实现了我的愿望,因为有你,我很开心。”

  紧绷的脸,渐渐的舒展开,夜擎琛刚想加深那个吻,夜空突然砰的一声,烟花突然炸开,如花开一般,绽放出了最美丽的姿态。

  如果,这就是他们的happyending该多好。

  谢倾浅心里想着,所有的不愉快,就到此结束,可是当她触到口袋的那一张卡时,心脏猛地一缩。

  又感觉,她和夜擎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烟花终于散去,回到城堡,谢倾浅一直担心的特殊服务没有出现。

  洗完澡,她坐在床边好奇地看着正从浴室出来的夜擎琛,他穿着白色的浴袍,胸口因为刚洗完澡布着未擦干的水珠。

  夜擎琛掀开被子的一角,随着床垫一沉,谢倾浅已经被他搂在了怀里。

  谢倾浅睁大眼睛看他,刚洗完澡的她双眼似一汪湖水。

  “不睡觉是想要我对你做点什么?”

  谢倾浅眨了眨眼睛:“你本来就没想对我做些什么吗?”

  夜擎琛低低地笑开来,在她娇润的唇上轻轻咬了一口:“这么想我对你做特殊服务?”

  “好奇不行么?”

  “乖乖睡觉,明天会让你知道。”

  ……

  静谧的夜空下,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睡的很安稳。

  霍锦心被安排打扫城堡忙了一天,到了夜里被管家像推牲口一般推进了主人的卧室,几个佣人已经在卧室里等候多时。

  几个人合力起来将她拖进浴室,里里外外将她刷了个干净,然后将皮肤搓红的她扔进了盛着乳白色牛奶的浴缸里。

  水呛进了她的肺里,让她反射性的站起来,佣人大概以为她在反抗,将她的头摁进牛奶中。

  “唔——”憋气窒息,嘴里不停的吐着泡泡,她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手扑腾在牛奶上,开始是奋力地拍打,溅起了许多的水花,慢慢地失去了力气,水花越来越小。

  就当她以为她就这样死去时,摁住她头的手猛然松开。

  她从牛奶里里钻出头来,大口大口的呼吸和咳嗽,眼睛进了牛奶红得不成样子。

  “我警告你乖乖听话,敢反抗,看少爷怎么惩罚你,现在给我乖乖的泡牛奶浴,我们家少爷可不喜欢成天脏兮兮,一股汗臭味的女人。”

  霍锦心微微的睁开眼,透过湿漉漉的眼帘,佣人正凶恶地盯着她。

  还有一些是嫉妒的眼神,嫉妒这个女人刚来就可以有伺候她们家少爷的机会。

  霍锦心干了一天的活,也累了,就算不累,她也没力气跟这么多佣人抵抗的。

  她安静的泡在牛奶里,散发在甜甜的淡香。

  她在霍家每天都会泡牛奶浴,有时候一泡就泡好几个小时,每次都是穆城风进来将她从浴室里抱出去。

  “穆城风,我的皮肤白么?”她总是这么问他。

  穆城风清贵的脸庞慢慢的柔和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大小姐,夫白如明月光。”

  “明月光?你没听过这么一句话么?男子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当男人得到了红玫瑰,她就变成了一抹蚊子血,白玫瑰则成为窗前皎洁的白月光,让他可望不可及;而当男人得到了白玫瑰,她就成为一粒大米饭粒,而红玫瑰则成为他胸前的朱砂痣,是永远的痛

  霍锦心哂笑着问:“穆城风,你心中也有得不到的白月光么?”

  穆城风深沉的看着她没有回答……

  从回忆回到现实,霍锦心觉得自己一定是舒服日子过多了,喜欢贱到骨子里的新鲜感,穆城风这样对她,这样的不可原谅,然而在想起和他的过往,却生不出恨意来。

  恨又怎么样呢?

  很她也逃不出去,这是事实。

  她光裸的双臂搭在浴池边上,下巴枕在手臂上,这些天她一直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控制不住自己跑出来找他呢?

  她喜欢的明明是迟御骁的。

  可是想到穆城风将她卖给其他男人,心脏像被一根细细的针戳了进去。

  嘶——

  疼,心好疼。

  一定是因为穆城风背叛了她,所以她才会心痛的。

  可是不对,疼的好像是她的耳朵,睁开眼,发现佣人正拧着她的耳朵,将她从牛奶浴中拉起来。

  浴巾粗暴地将她的身体擦干,又三下五除二将她扔到了大床上。

  房间没有开灯,只看到古色古香地床头柜上,香薰的火苗在微微地晃动。

  刚洗完澡,困意袭来——

  半夜——

  城堡陷入了睡眠状态,幽暗中,房间门被轻声打开。

  两米宽的大床,锦被丝绸,天鹅绒的帘布从床头落下……

  霍锦心闭着眼,在大床上睡得香甜。

  黑色野性的衬衫纽扣一颗颗被打开。

  男人扯开领子,露出了蓬勃的胸肌,身上自然地散发出了危险的气息。

  就在他俯身那一刻,一张银质的银狐面具下,男人眉头微微一皱。

  鼻子抽了抽,好像有什么气味——

  “嗯……”女人熟睡中发出了呓吟,空气中一股异味也随之更重了些。

  男人冷然的眉头挑起,他嗅到了这股味道是从霍锦惜身上散发出来的——

  霍锦心感觉身体突然被重物压住,好沉,好重……

  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漆黑的眼眸迷离地睁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银狐面具,还有一双蓝琥珀色的瞳孔,吓得她一瞬间惊醒。

  男人一双手已经掐在了她脖子上:“你身上是什么味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