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撇撇嘴:“我不过是好奇而已。”

  这时全场爆发起了小朋友的哀嚎声: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为什么我们没有!”

  小朋友哭着抗议,糖果不够分,帽子飞到后排的小朋友那儿,已经被分完了,任凭家长在旁边怎么哄都无济于事。

  魔术师耸耸肩,发出了遗憾的声音:“糖果不够分了怎么办?”

  最后一排的小朋友哭得更大声:“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糖果!”

  “如果还想要更多的糖果,那么我们请一位小姐姐上来,配合我的表演,会有更丰厚的奖励哟。”魔术师眼角闪过一抹狡黠的光,发出了蛊惑人心的邀请。

  ”好哇,好哇~“小朋友听到还有礼物,欢腾起来。

  “谁来和我一起完成这个表演呢?”魔术师目光巡视了一圈:“帽子落在谁头上,就证明,谁才是能配合我完成这个观众。”

  魔术师话音刚落,帽子落在了谢倾浅的头上。

  那个肥胖的妇女追着帽子追到了这里,气喘吁吁,突然摔了一跤,四脚朝天的狼狈,引起一阵哄堂大笑。

  谢倾浅也不由自主的笑了,现场的气氛被带得很欢乐。

  “这位小姐,来。”魔术师勾了勾手指,仿佛有魔力一般。

  谢倾浅就要起身,手突然被夜擎琛攥住。

  “坐好!”

  “夜擎琛……”

  “不许上去。”魔术师对她做出不轨的举动,他会杀人!

  夜擎琛将她攥回了原味,抓起她头上的帽子就扔出去。

  “我想要糖,呜呜,我想要糖~”孩子们哭得更凶,大人们有的提议换个人,有的则因为谢倾浅的不配合,看向谢倾浅的目光变得有些不友善。

  “夜擎琛,难得出来玩,就不要扫兴了。”

  “你如果出了事,谁来负责?”

  “众目睽睽之下,怎么会出事,何况不是有你在这里么?”

  夜擎琛眯了眯眼,要是在晋城就算了,没人敢在他眼皮底下动他的女人,但这里是B国,他不得不处处防备,何况昨天才出事……

  “先生不必担心,我们只是让这位小姐上来辅助我做一个小小的魔术。”

  夜擎琛冷身而起,跨出了位置:“换我来。”

  “抱歉,这个游戏必须女士来完成……”

  夜擎琛脸色黑凝,差到了极点,如果这里是晋城,眼前的这个魔术师怕是不想混了。

  谢倾浅拽了拽夜擎琛的手:“我保证不会有事的,不行么?度蜜月不应该是高高兴兴的?”

  谢倾浅知道夜擎琛带她出来,就是想让她开心,所以一下子就说中了夜擎琛最在意的地方。

  “是啊,是啊,游戏吗,至于这么谨慎么?”

  观众有些开始不耐烦了,催促着:“快点吧,磨磨蹭蹭的天都要亮了。”

  一时间,本来欢快的节目,全是抗议和抱怨声。

  魔术师挥舞着指挥棒,掉在地上的帽子又慢慢的升起来。

  帽子再次飘到了谢倾浅的面前,被夜擎琛一拳打过去,将帽子打飞了很远。

  突然从帽子里飞出来一只黑色的八哥,红色的嘴,机械的声音含着:“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惹的观众席又是欢声笑语一片。

  八哥落下几根黑色的羽毛,震动着翅膀飞到了魔术师的肩头。

  “夜擎琛,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我们呢。”谢倾浅眨眨眼,期待着。

  难得见女人对一件事情这么感兴趣,平时傲娇清冷的女人,现在也表现出了贪玩的心。

  夜擎琛眸光暗了暗,不忍剥夺她开心的权利,从领子上解开领带,将谢倾浅的手腕,和自己的手腕缠在一起,打了个死结。

  魔术师摘下帽子,绅士的鞠了一躬:“先生想要玩两个人的游戏,没问题的。”

  谢倾浅看着绑在一起的手,没有恼,而是觉得他时刻心系着自己的安慰,心里暖暖的。

  “你确定要跟我一起?”夜擎琛向来最不屑与玩这种游戏,何况在这么多人面前。

  “嗯。”很沉闷的声音。

  谢倾浅的手用力拽了一下领带,夜擎琛的手就被她拽过去,她倒是玩得不亦乐乎。

  “你不知道魔术师最擅长解开绳子么?”

  夜擎琛沉默了片刻,让保镖拿出了一副手铐来。

  夜家的保镖都随身携带武器,而且都是属于特别定制更难打开。

  现在戴在她手上的这一副,应该是特殊金属材料定制的,除非有钥匙,或者直接将手砍掉,否则根本就打不开。

  夜擎琛用手铐将两个人的手腕烤住,举起她的手在他的唇上吻了吻。

  身穿黑色燕尾服的魔术师很会调动气氛,调侃着说:“看来是新婚夫妇,好浪漫哟。”

  说着,一只手拿着权杖,一只手打开自己的黑色的礼貌,做了个开场的礼仪。

  身后,几个身材火辣,穿着金色亮片比基尼的女郎推着巨大的黑色像只走出来。

  上面铺着红色的绒布。

  不过仅仅是看到这个开场,谢倾浅就猜到接下来会是什么节目了。

  魔术师用权杖指挥着,女郎将绒布揭开,箱子里放着一把红色坐垫的椅子。

  魔术师指了指谢倾浅,又指了指夜擎琛,摇摇头,仿佛在说,位置不够。

  女郎将绒布盖回箱子,魔术师装神弄鬼地绕着箱子走了一圈,权杖指着箱子,轻轻一点。

  女郎再次掀开绒布时,发现箱子里已经多了一把蓝色坐垫的椅子。

  夜擎琛有些后悔,这些把戏让他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他自己倒没什么,他紧张的是谢倾浅。

  魔术师向他们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一直旁边的女郎朝夜擎琛抛媚眼。

  这么英俊帅气的男人,还有美丽的女人为这次演出加了不少分。

  如果不是刚才夜擎琛的极力反对被观众看在眼里,否则观众们一定会认为夜擎琛和谢倾浅是事先安排的表演者。

  “走吧。”谢倾浅扯着手铐,夜擎琛的手也跟着动:“都到这一步了,不如敞开来玩?”

  夜擎琛太紧张她了,尤其是到了人多的地方,神经更是紧绷着。

  一个晚上,基本上没怎么放松过。

  此时观众席上掌声雷动,所有人都笑得这么开心,只有他板着脸,和这里轻松欢快的氛围显得格格不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