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季克几乎是跑着冲过来:“少...少奶奶不见了。”

  “不见了!?”

  难怪这么轻易就把手机交出去!

  原来是想要把人支开,方便逃跑!

  这个女人居然用逃跑来逃避体检!?

  原因是为了要护薄奕宸周全?

  他最讨厌欺骗,而这个女人,竟然为了保护薄奕宸,为了不怀孕,宁愿选择了对他欺骗...

  什么宫寒体虚是假的!她竟然跟薄奕宸联手起来骗他!

  哐——

  餐桌已经被夜擎琛整个掀起,玻璃杯、瓷盘碎裂成数十片,被掀翻餐桌压在桌面下,铃兰花的花瓣散落了一地,还有红酒瓶从中间碎了一半,酒汩汩流出,粹白的绣花桌布染红了一片...

  凌菲儿敛住惊呼声,不知道是风吹的还是害怕,脸色苍白唇瓣发抖,此时的夜擎琛浑身怒张,情绪骇人极了,表情更是阴鸷暴戾无比,眸中的猩红如一只发怒的猛兽。

  “搜!”

  保镖接到命令,迅速展开搜查。

  “我马上派保全配合搜查!”凌菲儿见机行事,看夜擎琛默许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转身交待了服务员几句。

  “把酒店的监控调出来。”季克应了是,连忙转身去办,又被夜擎琛叫住了:“带我去监控室!”

  说着夜擎琛已经跨出了长腿,凌菲儿小跑的跟在他身后为他指路:“夜少,我给您带路。”

  夜擎琛冷冷的睨了凌菲儿一眼:“滚!”

  季克将凌菲儿推开,亲自领路。

  凌菲儿一个不稳摔到了路边,恨恨地咬牙,幽怨的看着夜擎琛的背影,很快,嘴角边勾起了一抹得意。

  果然不是夜擎琛让谢倾浅偷拍的,她差点就被那个贱女人唬住...

  而且夜擎琛听到被偷拍,掀桌子大发雷霆,可见多讨厌被偷拍,就算是夜少奶奶又怎么样?

  一样逃不出厄运。

  脑海里,已经浮现出谢倾浅被抓住,跪倒在地,夜擎琛命人狠狠的处罚扇耳光的情景,这么精彩的场面她一定会偷偷拍下来,发到同学群里,够他们笑上一整年。

  另外,她一定会记得发一份给戴安茹,以便巴结巴结这个未来的夜少奶奶...

  “凌经理——”几个服务员气喘吁吁的跑进来:“有人说在后花园看到了夜少奶奶...”

  “走。”凌菲儿踩着高跟鞋,带着服务员往后花园走去。

  ......

  此时春季,苏黎氏酒店后花园里,各种名贵的花树争花怒放,散发着怡人的清香,引得蝴蝶翩翩起舞。

  谢倾浅从卫生间的窗户跳下来,特意看了酒店标注的地图,只要穿过这片后花园,就可以从酒店的后门出去。

  忙着找出口顾着走路,裤腿突然被什么缠住,低头,一株带刺的朱丽叶玫瑰鲜红如血。

  皱眉

  突然有种出师不利的预感,这种预感让她压抑不住焦躁,又不忍破坏它,只好耐心地将花扒开,手却猛然一瑟缩,条件反射的甩开。

  花枝上的刺又硬又尖,手指被刺进去渗出血的疼。

  都说玫瑰虽美,但带刺,刚才还在庆幸运气不错,这一刻心脏不禁开始紧绷。

  果然应证了出师不利的想法,薄奕宸的戒指本来带着就有点松,加上宝石有点重量。

  在手用力甩了一下之后,那一枚戒指,很不幸被甩了出去!

  戒指落地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循声望去,一片格兰马草丛,叠状牙形,高至脚踝,需要扒开才能看到草根...

  几乎是手脚并用,扒草时细细的草尖划过她的掌心有些痒,正午的太阳也没闲着,在她后背火辣辣的烤。

  偌大的草坪,此时一阵风吹来,树叶哗哗作响,草也随风而动,阳光下的影子晃动着,分离出了几道人影。

  很快,几个力道将她迅猛的拽起,瞬间将她架住。

  紧接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一声一步向她走来。

  “怎么又是你?”谢倾浅不悦的皱眉。

  风把凌菲儿的头发吹得肆意乱摆,复古的红唇裂开,像一个女吸血鬼。

  只见她低低的笑,说道:“是啊,又是我,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你这是做什么?手机已经给你,你还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夜少听说被你偷拍,很生气,正四处让人抓你!”

  “……”

  “害怕么?本以为夜少念你们夫妻旧情,会放你一马,没想到,你这么不受宠,被人小三挖墙脚就算了,偷拍老公出轨还激怒老公,啧啧啧,谢倾浅,我还真是替你丢脸...”

  “凌菲儿,你今天是不是忘了吃药,臆想症这么严重先管好你自己,我警告你,放开我!”

  “让我放开你?看来得臆想症的是你!”凌菲儿一步一步走向谢倾浅:“就算我睁一只一按闭一只眼放了你,夜少也不可能放过你,我劝你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

  “我说过我没有偷拍,手机在你那,不信的话大可以打开自己看。”

  “让我看你的手机,然后被你用侵犯别人隐私的名义来反咬我一口?我没有那么蠢。”

  “看来,你不仅蠢,还有被害妄想症!”

  “你!!”凌菲儿拽紧了拳头控制着自己:“等夜少来看你能嚣张多久。”

  “放开我,我自己去找他。”

  “然后,趁我们放开你,跑路,对吧?”

  “……”

  “你这么想跑,这么怕夜少,作为老同学,我也不是不能帮你...”

  “你想怎么样!?”

  凌菲儿嗜血的笑了起来,将窄裙往上拉了拉,露出雪白的大腿,岔开:“从这里爬过去。”

  火红的唇咧着得意的笑,像是料准了谢倾浅认怂不敢似的...

  当然,要是敢,最好,她就是喜欢看她一脸被虐,还强装镇定的样子...

  在场的服务员们都被吓住了,虽然凌菲儿平时在酒店里盛气凌人,但是也属于那种欺软怕硬的人,眼前那位可是夜少奶奶,她竟然叫夜少奶奶从她的胯下爬过去!

  她是疯了吗?

  夜少奶奶再怎么不受夜少宠爱,好歹也是法律上的妻子...

  不过凌菲儿倒是每天都在她们面前炫耀,就前些天早上,报纸说戴安茹要取代现在夜少奶奶的位置,凌菲儿还得意的炫耀说自己是戴安茹的好朋友...

  莫非传闻是真?凌菲儿有戴安茹撑腰,才敢骑在夜少奶奶的头上嚣张?

  谢倾浅凝着凌菲儿嚣张到变形的脸,筱而冷笑:“放手!”

  服务员被她的气势吓住了,赶紧松手。

  谢倾浅勾唇一笑,一边向凌菲儿走去,一边说:“是不是钻过去就可以?”

  “当然,别废话,要钻快点钻。”凌菲儿得意的嘴脸慢慢在谢倾浅眼中放大:“从我这里钻过去,说不定还能逃过一劫。”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