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抿着唇,在神父的催促下,张嘴要说话,一个冷到决然的声音响起:“她不愿意。”

  冷冽的男人从教堂外走进来,一双眼如火种,焚烧到了谢倾浅的心上。

  是夜擎琛。

  霍锦言惬意地笑起来:“夜少,没想到你还真来了。”

  前夫来参加前妻的婚礼,毕竟在豪门里,也算是新鲜事。

  夜擎琛目光落在霍锦言身上,目光绞杀如刀。

  而与夜擎琛不同,两边的记者早已经将三个人发生的事情脑补了一遍,议论纷纷。

  夜擎琛声音冰冷:“我不仅来了,我说过我会给你们送上一份厚礼,带上来。”

  霍锦言微微眯起了危险的眸,便看到一个身穿一套黑色正装的男人被保镖带上来。

  “死女人,你要擦亮你的眼睛,看看要嫁的是什么样的男人。”

  夜擎琛抬手,保镖推了那个黑色正装的男人一把,男人一个踉跄差点跪倒在地。

  然后在夜擎琛的压力之下,开始开口:“谢小姐,拥有薄医生心脏的人,是我!”

  谢倾浅因为这句话,吃惊的捂住唇,下意识地看了霍锦言一眼,霍锦言脸色只是有些苍白,但神色依然还是镇定的。

  她之前也怀疑过,毕竟霍锦言骗了她那么多次,会不会这次也是骗她的,可心脏在人体里,要怎么判断?

  她不敢冒这个险,因为关系到薄奕宸的生命,所以她宁可相信心脏就在霍锦言身上。

  “这份是医院的证明,他身体里的心脏跟薄奕宸匹配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如果不是原体,不会有这么高的匹配度。”

  谢倾浅看着夜擎琛手中的那份匹配度分析报告,还没有从震惊中走出来。

  “如果不信,可以去医院证实,甚至将心脏移植回薄奕宸体内便很快知道心脏是不是他的……”

  谢倾浅没有回答,人已经冲向了男人跟前,撕破了男人的衣服,右胸口露出做手术留下来的疤。

  是做过心脏手术留下的疤。

  “霍锦言,你是不是骗我?”谢倾浅忍着怒气,想到如果他真的骗她,杀他的心都有了。

  霍锦言耸耸肩,他也不知道,也不确定……

  谢倾浅因为他这样的态度,火气已经隐忍到了临界点,冲过去直接扇了霍锦言两个耳光。

  夜擎琛进来之前,已经让保镖将记者们都清理出去包括霍锦言安插的保镖,教堂里只剩下他们三人。

  两个耳光荡在教堂中,清脆响亮。

  霍锦言没想到自己精心策划的婚礼,最后会变成闹剧……

  “霍锦言,我们之间完了。”谢倾浅厉声说。

  “老婆,你听我说--”

  霍锦言想要解释,可惜她也不再相信这个男人的鬼话。

  夜擎琛从季克手中接过了枪,交给谢倾浅,意思已经很明显。

  谢倾浅抬起枪,瞄准了霍锦言,不带一丝犹豫地砰——的一枪。

  冷情的枪声响起,霍锦言捂着大腿,鲜血不断地涌出,他半跪在地,身上白色的新郎服,腿部被染成了红色。

  “真遗憾,没有打中你的心脏,这是你对我欺骗的惩罚。”

  谢倾浅收起枪扔回给夜擎琛。

  她为了就薄奕宸,答应嫁给他,而他却利用薄奕宸来对她欺骗,骗她嫁给他,骗了她这么长时间。

  “谢倾浅,我并不是有意骗你,我也不确定自己身体里是不是薄奕宸的心脏。”霍锦言疼得捂着心脏,他试图解释着什么,但是夜擎琛是有备而来,他说再多,也没用。

  谢倾浅冷冷的将视线收回,她怕霍锦言再说话,她真的忍不住扣动手枪,向他扫射。

  她真的相信薄奕宸的心脏在他那儿,所以就算舍不得,也千方百计地从夜擎琛身边离开。

  她无数次推开夜擎琛,无数次的因为想到这是他的遗愿,所以小心翼翼地陪伴在他的身边。

  没想到,他竟然乘人之危骗她!?

  生气之余,却是有些庆幸,如果心脏不在他那,那么她就不用嫁给他,这么想,似乎也没那么生气了。

  走神间,手腕突然感觉一紧,夜擎琛已经拽住了她的手。

  “你干什么?”

  夜擎琛吩咐人处理了霍锦言,然后一路将她拉进化妆间。

  谢倾浅有些疲惫,今天一大早起来做造型,又加上夜擎琛揭穿了霍锦言的心脏,她到现在都依然是恍惚的状态。

  门被他推开,婚纱馆的那件镇店之宝被挂在中间。

  “想不想穿上它?”

  “……”

  “特意为你订做的。”

  谢倾浅呼吸一滞,是为她订做的?

  “我说过,你要嫁,只能嫁给我,除非我死。”

  他原本只是想揭穿霍锦言的谎言,没想到顺藤摸瓜查到了这个女人为了得到心脏接近霍锦言,他忍了那么久,不过就是想给她一个心服口服离开霍锦言的理由。

  “黎婉晴……”

  “你知不知道她的身份?”

  谢倾浅摇摇头,黎婉晴突然出现,从始至终都让她觉得黎婉晴是带着目的接近她的,至于什么目的,她能想到的便是接近夜擎琛身边的人。

  “算了,你不必知道,你只要知道我和她并没有什么,老爷子硬将她推到我身边,我心里一直有谁,你难道看不出来?”

  谢倾浅沉默着,她还没从霍锦言欺骗她的事情中缓过劲来,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

  “少爷……”季克走过来:“已经将霍少绑起来,要如何处置?”

  “把贵宾席的位置留给他……”

  “……”季克一时不明白少爷的意思,这种情况,不应该将霍少狠狠地凌迟,最轻也要揍一顿么?现在什么情况,不仅没有惩罚他,还给他安排贵宾席的位置……

  谢倾浅稍稍回过神来,疑惑着问:“安排位置给他?”

  夜擎琛将谢倾浅微微有些乱的发丝整理好:“既然他这么想你嫁给他,就让他参加我们的婚礼,这是对他最残酷的惩罚。”

  意识到这大概是夜擎琛策划好的,否则他也不会将定制的婚纱放在这里。

  谢倾浅摇摇头,只想说他幼稚,没说出的口的话被夜擎琛制止:“你要第四次拒绝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