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咬咬牙,最终一个是字从唇边溢出。

  夜擎琛努力压制的情绪瞬间爆发,红着眼,眼神里都是锋利和嗜血的光芒。

  拇指和食指钳住她的下巴,谢倾浅被迫仰着头,男人的力量惊人,几乎要将她的下颌骨捏碎了。

  她以为从他嘴里会听到恶毒的狠话,没想到先于他响起的是门外的交谈声。

  “黎小姐?”季克看到黎婉晴出现在这里,颇有意外:“你怎么来了?”

  “擎琛也在吗?我听说倾浅在这里定妆正好没事过来看看。”

  “……”季克迟疑着,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少爷方不方便?

  “咳……”季克面色微僵:“黎小姐,你最好还是不要进去……”

  谢倾浅瞳孔陡然撑大,是黎婉晴来了。

  “你快出去!”谢倾浅弯腰就要将婚纱捡起来,却被夜擎琛抢在前面,一下扔了好远。

  “你疯了!?”

  “你很怕她知道?”

  “说得好像你不怕似的。“

  “我为什么拍!?”说着猛地折起她的腿,隔着内裤不断地厮磨她。

  ……

  黎婉晴走到更衣室,抬起手要敲门,却听到一阵暧昧煽情的喘息声传来。

  “唔——”

  “你明明很喜欢我这样对你。”低哑邪魅的男音。

  是夜擎琛的。

  黎婉晴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逆流,差点站不住脚,女人撩情的半推半就格外的清晰:“不要……出去。”

  “不要出去?”夜擎琛故意曲解她话里的意思:“你的身体说喜欢,也在说不要出去。”

  “我求你要点脸!”

  “我不要脸,我要你。”

  更衣室里,谢倾浅被迫地趴在门板上,邪俊的男人上半身很整齐,下半身却像脱了缰的野马,努力地驰骋着。

  黎婉晴脑子里一片空白,直觉告诉她应该马上出去,但是她的脚好像深深地钉在地上。

  更衣室的门被拉开一条缝,谢倾浅突然感觉一道强烈的视线正在盯着自己。

  她的整个身体被挡着,扭头的看到了黎婉晴,脸颊瞬间变得尴尬无比。

  “滚出去!”夜擎琛低吼。

  “你们太过分了——”黎婉晴大喊一声,终于看不下,眼泪模糊地夺眶而出。

  一口气狂奔了出去,将那一件镇店之宝撞倒在地。

  季克料到会有这一幕:“咳,黎小姐,你要走了么?”

  “……”

  黎婉晴什么都听不进去,狂奔一般的跑出去。

  谢倾浅一把将夜擎琛推开,急忙的穿上了衣服,她只觉得荒唐极了,有点像被捉奸在床。

  夜擎琛身上的衣服完好,只有在拉链的地方有一丝褶皱,他优雅的倚在墙边,看着她穿衣服,悠闲的态度,好像黎婉晴从未来过一般。

  谢倾浅穿好衣服开门出去,恰巧季克也要敲门进来,神色凝重地看了谢倾浅一眼,连忙快步在夜擎琛耳边说:“少爷,黎小姐出车祸了。”

  原本休闲的表情才有了一点点的变化,他皱紧了眉头,快步走出去,在经过谢倾浅身边时,说道:“我不会让你嫁给霍少,你只能是我的,除非我死。”

  谢倾浅心脏猛然一紧,或许是刚才累了,颓然的靠在墙上,没有力气支撑,最终滑坐在地上。

  ……

  一个星期后,在大教堂里举行了一场简单而又隆重的婚礼。

  奢华气派的布置,大手笔请来了世界著名的演奏队,象征着爱情的各种名贵玫瑰……

  霍锦言要用最盛大的婚礼,迎去他最爱的新娘。

  这次婚礼,应谢倾浅的要求,不对外宣传,因此并无太多人出席,就连双方父母都缺席,十分地低调。

  即便如此,还是吸引了无数路人和游客。

  还有记者。

  “怎么会有那么多记者?”

  “记者的嗅觉很敏锐,我们结婚这么大的动静,他们应该最早知道,他们来了也好,我要让全世界都瞻仰你的幸福。”

  霍锦言一身笔挺白色的西装,优雅如中古世纪走出来的王子。

  长长的四开门豪华黑色房车在中间,前后左右无数的保镖护航。

  礼花烟花更是在空中炸响。

  这样的阵仗,引得路人纷纷侧目,都朝花车里看,想看看新娘长得如何倾国倾城才值得这么大排场的迎娶。

  谢倾浅坐在房车里朝外看,难怪这些天霍锦言一直说忙着布置婚礼现场。

  她原本以为就是个简单的场地,没想到,这么隆重。

  “你想弄得人尽皆知?”谢倾浅很容易就看透了霍锦言的想法。

  这么大的动静,而且还来了记者,想低调应该是低调不起来吧。

  霍锦言斜斜弯起一边嘴角,那俊俏的模样很快被跟拍的摄影抓拍下来。

  “老婆,说明我很重视你。”

  “你重视的方式还真让人喘不过气来。”谢倾浅说的是实话,感觉他是要把她的后路断了,不让她有回头和后悔的机会。

  婚车一停,谢倾浅在佣人们的簇拥中推开门,豁然登场。

  教堂里面,原本打在两个舞者的光圈,瞬间亮到了谢倾浅的身上。

  这边,新郎款款地踩着红地毯前去迎接,整个大厅的记者全部起立,镜头更是如曝光灯一样闪得很晃眼。

  谢倾浅款款大方,宛如女神一般。

  霍锦言伸手将谢倾浅接到手中,单膝跪地,亲吻手背。

  花童扔起了花瓣。

  教堂顶上掉下来的大花球也打开,无数的花瓣飞下来,浪漫纷扬,洋洋洒洒。

  这个教堂到处布置着鲜花和气球,香槟美酒……

  钢琴曲骤然一边,换成了结婚进行曲,黑袍的神父夹着圣经宣读……

  新娘挽着新郎朝神父走去。

  【我不会让你嫁给霍少,你只能是我的,除非我死】

  谢倾浅的目光扫过满场,没看到那双凌厉而又熟悉的双眸,那天他在她耳边说的那句话,仿佛只是南柯一梦。

  又听说黎婉晴那天急急忙忙冲出去,出了车祸,由于凝血功能较弱,所以直升飞机将她送回B国救治。

  因此,这种场合,他应该在B国,不会出现。

  教堂里,灯光独影,神父念完圣经,做了个祷告:“新郎,无论贫穷与富有,健康与疾病,年轻与衰老,你愿意照顾她一生一世,永不离弃,娶谢小姐吗?”

  霍锦言深凝了谢倾浅一眼:“我愿意。”

  “谢小姐,无论贫穷富贵,健康与疾病,年轻与衰老,你愿意照顾他一生一世,永不离弃,嫁给他吗?”

  谢倾浅抿着唇,在神父的催促下,张嘴要说话,一个冷到决然的声音响起:“她不愿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