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清溪几乎是没有多少时间反应,只是本能‘啊’的低叫一声,想要叫救命,男人熟悉的声音已经落到了她的耳畔:“这么想接客?”

  “……”谢清溪没办法扭头看他,而且被她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一句话也说不出。

  眼睛被水打得有些生疼,心想,他把她带到甯园不就是要接客的么?

  现在听起来,怎么觉得好像是她自己强烈要求一般。

  她来甯园这些天,他一次也没有找过她,唯一一次见面还是两天前她主动找了他,要求参加花魁选拔。

  看来搬进花魁园也不好,怎么感觉他进出更随便了呢?

  而且变态男人的口味越来越重了,能不能等她洗干净再进来?

  她头发还没洗……

  就被尴尬地压在墙上!

  她能骂个靠字么?

  “既然这么想接客,还不快为我服务?”

  “……”听到这,她总算明白了,他当真把自己当客人,谢清溪眼睛一转,努力地从几乎要被压扁的胸腔中哼出气来:“那个……我们是不是提前先把嫖费算清楚比较好?”

  按照以往的经验,他每次都是做完拍拍屁股就走人,一毛钱都没有……

  第一次没算,那是她傻。

  第二次没算,是她用花瓶将他砸了……

  第三次……

  她总不能接二连三在一个坑里跌倒,继续做着亏本生意吧。

  “嫖费,呵,看来你很适合这里。”

  “适者生存啊,迟少,我的市场价你应该也听到了,刚才有人开五千万包我一夜,你要是包月,我还可以考虑给你打个折……”这种话换是以前谢清溪绝对是羞于启齿的,现在这样,完全是被逼出来了。

  他能让她背债,她也要让他出点血才行,这个时候还要什么脸?

  谢清溪脑子里在算着一夜五千万,一个月就是十五亿,她除了还清他的债,还有盈余……

  “算了,看在你是熟客的份上,抹去零头,一个月十亿好了,算是抵掉我的债……”

  “算盘打得不错,我包你一年如何?”迟御骁高大的身躯把谢清溪整个娇小的身躯笼罩在阴影里。

  一年?一年那是多少钱?谢清溪掰了一下手指,发现自己根本算不过来。

  “一年,迟少包的起吗?”那真的是要倾家荡产了。

  不过,败光了也好,她会将那些钱换成一枚枚硬币,砸不死他。

  算盘打得那个哗啦响,感觉到大掌往下滑,滑到了她的臀上,一把将她提起,摁到自己英挺的身躯上恶劣的磨了一下:“放心,包得起,以后我就做两件事,加油赚钱,加倍干你。”

  “……”这个臭流氓,这些话她能假装听不懂么?

  男人根本就不打算给她反抗的机会,动作粗暴,直接长驱直入!

  谢清溪咬着唇,哗啦啦的水声将她唇边逸出的喘息声掩盖。

  一个多小时后,迟御骁从浴室出来,他已经将身上的水渍擦干,因为脱下来的衣服已经湿了,所有他只用浴袍裹着身子。

  一阵敲门声。

  迟御骁扫了沙发一眼,门外响起了陆林的声音。

  “迟少,衣服拿来了。”

  迟御骁去开门,陆林将装着衣服的纸袋递进来,陆林壮着胆子飞快的看了少爷一眼。

  他身上只裹着一件白色的浴袍,敞开的领口下方,是线条分明又散发出强烈的荷尔蒙胸肌。

  微卷的发只是随意擦拭过,头发还是湿的,再配合那张比女人还要美的脸,简直是妖虐,叫人见了腿软。

  迟御骁直接把门关上,陆林还有点懵,虽然他常年打理甯园,并没有时时跟在少爷身边,但他知道少爷向来有洁癖,从不碰不够干净的女人,之前就是因为把霍大小姐捉奸在床,一怒之下失踪了半年。

  然而他竟然碰一个妓女……

  而且还是自己亲自带进来,准备用来接客的妓女……

  不对,接客?接的客人,不会就是……他自己吧!?

  社会人,果然:社会社会!

  ……

  从甯园出来,谢倾浅坐在车里没有睡着,晕晕乎乎地也没有留意车子开到哪。

  直到布加迪威龙抵达霍宅的时候,纵使她再不愿意住霍家,也只能将就了。

  守夜的佣人向前问安:“少爷,你们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夫人说你们还没有结婚,所以给你们整理出了两间房。”

  霍夫人本来就不希望他们在一起,所以谢倾浅对这样的安排很满意。

  佣人为她带路,很快回到房间。

  拿着换洗的衣服,抬脚走进浴室,寂静的夜晚突然‘吱’——地一声尖锐而突兀的声响打破了宁静。

  低头一看,原来自己踩到了浴室门边的老鼠,定睛看去,假的!不细看,真看不出来。

  真够幼稚的,她捡起老鼠扔进了垃圾桶里。

  洗完澡出来,拉开被子,瞬间头皮一阵发麻,雪白的被子底下,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蟑螂……

  知道是假的,但是她有密集恐惧症,还是有点被恶心到了。

  摁内线叫来了佣人,换好干净的床单,一身的疲惫地躺进了被窝,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被咚咚咚的声音吵醒——

  隔壁像是撞墙的声音,还故意撞的是她这边的墙,中间夹杂着一些暧昧不明的喘息声。

  “很舒服,再用力一点,啊——!”霍锦惜的声音隐隐的从墙那边传过来。

  谢倾浅从床上坐起来,打了一个哈欠。

  惺忪的美瞳睨了一眼墙,挠了挠头发。

  烦躁地拿过手机想看一下时间,发现手机屏幕显示微信里有一条录音信息。

  是夜擎琛给她发的,点开,一连串熟悉又暧昧的声音冲出屏幕,隔壁的撞击声没把她彻底吵醒,录音让她一下子清醒了。

  【谢倾浅……说我是谁!】

  【夜擎琛……】

  【说你爱我,求我爱你!】

  【夜擎琛……我求你爱我。】

  脸颊一热,尤其是加上隔壁房间的暧昧撞击声,让这段录音更显催情……

  录音还没关掉,信息又跳了一下。

  【睡了?】

  【……】

  【我知道你没睡。】

  【给你十分钟下楼。】

  “……”下楼?谢倾浅慌忙下床,太急了鞋子来不及穿,嫩白的小脚踩在纯羊毛地毯上,窗帘拉开了一条缝——

  皎洁的月光下,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霍宅的不远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