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疑惑着,没说话,便听到关素素端着的声音说:“第一次进家门,要给所有人的磕头。”

  磕头?而且还是给所有人磕头?

  谢倾浅腰身笔直地站着,霍锦言的手还揽在她的腰上,她微微侧着头就笑了起来,笑得有些莫名其妙,却是妖娆无比。

  “霍夫人,这样的规矩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是不是无论谁,第一次进霍家家门都要跪?”

  霍夫人一丝不苟的贵妇头,一双桃花眼,微厚的唇,霍锦言跟她倒有几分相似。

  她端坐着,仰着修长的脖子:“少跟我咬文嚼字,别以为嫁进我们霍家就那么容易。”

  谢倾浅认同的点点头:“看来的确是很不容易。”

  “那还不下跪!”

  谢倾浅沉思着,像是在很认真的思考:“霍夫人可知道我是二婚?”

  霍夫人:“……”

  所有人都没有没想到,原本并不见得是光荣的事情,被谢倾浅拿到台面来说。

  霍锦言已经习惯了这个女人不按常理出牌的作风,嘴角翘起。

  “既然是二婚,那说明我是有过经验的,别以为我是什么都不懂的傻子,进门就跪的规矩我倒是第一次听说。”

  说完低头去看蒲团垫子,竹子编织,上面还写着霍字,然后好奇地问:“我有个疑惑,那如果我最后没嫁进来,给你们挨个磕头岂不是亏了么?”

  “亏什么亏,你是二婚,二婚的女人是要被大打折扣的,到了霍家,就要守霍家的规矩。”

  “是么?”说完不急不忙地从手袋里拿出手机对着蒲团拍了几张。

  “你在干什么?”

  “发到朋友圈。”谢倾浅说话还不忘了多拍几张:“让他们了解一下不同的豪门,都有些什么奇葩的规矩,给后来的人避个雷。”

  “不准拍!”关素素已经站起来,想要过去抢谢倾浅的手机,眼看霍锦言已经将谢倾浅的手机拿到了手里,松了一口气:“锦言,把照片删了。”

  霍锦言没有删,而是锁屏后递给谢倾浅:“好了,我妈是跟你逗着玩的,没有那个规矩。”说完一脚将垫子踢了好远。

  嘶——

  不远处,吃疼的倒吸声传来。

  垫子刚好递到了莫宁宇的身上,只见他垂手微微挡着下体,赔笑着:“没事没事。”

  谄笑间,视线在谢倾浅身上流连了片刻,这个女人长得实在好看,浓淡适中的柳叶眉,下方是一双迷人的墨玉色的眸子,雪白的肌肤,娇艳如玫瑰的唇,她一出现,霍家所有的女人都变得逊色。

  虽然怀孕,但不细看是看不出来,难怪即使离开了夜家,仍然是个抢手货,连浪荡花丛的霍大少都被收服得服服帖帖的。

  “把东西都带上来。”霍锦言松开谢倾浅,过去搂住了关素素,低声说:“妈,你看你这是做什么?给儿媳妇下马威也不带这样的,我好不容易把人带来,你要是把人家吓跑了,我心脏又得犯了。”

  关素素在这么端着架子,在霍锦言面前也端不起来了,谁叫他就这么一个儿子,想着瞥了一眼谢倾浅,长得太好看的女人,她怎么看都不顺眼。

  也休想她有好脸色。

  佣人拎着一大堆东西上来,这时管家也急匆匆的走到关素素的身边,低声说:“夫人,老爷来电话了,说公馆那边临时通知,晚上总统一家要来,让你和大少爷去一趟。”

  “是么?那我得要尽快去准备准备。”关素素起身,对霍锦言说:“锦言,你也去准备准备。”

  “妈,我也要去!”霍锦惜听到总统一家要来,眼睛陡然发亮。

  霍夫人宠溺的瞥了她一眼:“都去吧。”

  说完,隐去了宠溺,看向谢倾浅时已经是一丝嫌恶:“锦言,就让司机先送她回去。”

  “回哪去?”霍锦言问。

  “自然从哪来就回哪去。”

  “那我也回去。”霍锦言搂着谢倾浅的腰要走。

  关素素急了,霍老爷让霍锦言过去是要给总统加深印象,为以后霍家拉拢关系的,他不去怎么行?

  “让司机送我回去,反正我也不喜欢出席什么宴会,而且我没衣服。”谢倾浅的衣服都被霍锦心剪成了碎片,来得匆忙,还没来得及,正好她不去的话,自己逛逛商场买衣服,总比跟一群霍家女人周旋来得轻松。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个什么霍夫人并不喜欢她,也是意料之中。

  “陪我去。”在人多重要的场合带她去,其实就是无声的宣布了她霍少奶奶的身份。

  “不去。”

  “你不想救小豆芽菜了?”

  谢倾浅蓦地瞪了他一眼,简直无赖之极。

  “妈,你就让嫂子去好了。”霍锦惜巧笑着盯着谢倾浅的手袋瞧了好久,这个手袋是今年的新款,限量的,她托人找关系都没买到,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有这款包包。

  努力地将贪婪的目光从谢倾浅的包里抽离出来,便说:“楼上衣帽间有全新的礼服,要是嫂子不介意,我去帮你拿?”

  谢倾浅:“……”

  霍锦惜很快拿了一件黑色的长裙礼服过来,还拿了鞋子,都是新的。

  来霍宅之前,霍锦言便以谢清溪为条件,看来不想去是不行的。

  霍锦惜和关素素看着谢倾浅离去换衣服的背影相视而笑。

  一个小时之后。

  所有的人都打扮好了。

  谢倾浅早已经换好衣服,霍锦惜发现谢倾浅虽然穿着礼服,却披着一件款式比较老旧的披肩。

  “嫂子是对礼裙款式不喜欢么?”霍锦惜关心地说:“你身上的披肩,好眼熟,妈,是不是奶奶的披肩?”

  谢倾浅拽了拽披肩:“孕妇怕冷,所以让霍少拿了件披肩挡风,等到了晚宴风没那么大了,再脱下来。”

  霍锦心打扮好了下来,依然是带着假发,看到谢倾浅这副着装,噗嗤一笑:“真土。”

  “真的很土么?”谢倾浅问霍锦言。

  “有点,不过你需要土一点掩盖你身上的光芒。”

  “哥,你酸不酸。”霍锦惜也吃吃地笑起来,悄悄地又把谢倾浅打量了一遍。

  穿着礼裙的谢倾浅没有化妆,只是那干净又不失妩媚的容颜即便不施粉黛,也压得住礼裙的典雅高贵。

  其实她选的礼裙是今年的新款,没想到谢倾浅竟然这么老土,自己搭了个披肩,浪费了这么好的容貌和身材。

  不过,霍锦惜希望她穿得滑稽。

  谁让她刚才这么跟母亲说话,专挑霍家的女人欺负,当霍家是好欺负的么?

  霍锦惜再瞥了一眼谢倾浅手中的小香手包,她很满意地转身走出去。

  司机已经将车停在门口。

  谢倾浅望着霍锦惜和关素素的背影,无声的扬起了唇角。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