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来到欧文雅下榻的苏黎氏。

  夜擎琛将苏黎氏送给她大概也就几个月的事情,期间却发生了太多太多。

  门童为谢倾浅拉开门,大厅的游客络绎不绝,已经个几个月前的经营状况大不相同。

  电梯门打开,一个身穿黑色职业套裙的短发女人已经冲出来:“谢总。”

  焦妍略施粉黛地妆容,看起来依然干练不减,自从她为了逃出夜家打算将这里的股权转让之后,就没有再来这里。

  而夜氏旗下的公司众多,这里其实并不是主要的经营项目,所以夜擎琛将酒店交给了焦妍打理。

  看来焦妍对于酒店管理相当有经验,也打理得井井有条。

  “焦总。”谢倾浅打趣道。

  “谢总,你别取笑我了。”焦妍哭丧着脸,一副求放过的样子。

  谢倾浅噗呲一笑,焦妍的眼睛已经盯在了她的小腹上:“几个月了?”

  “快四个月了。”

  “夜少一定很开心。”

  谢倾浅笑而不语,她和夜擎琛离婚的消息只是低调的处理,知道的人大概也不是很多。

  焦妍热情的拉着她:“我带你先去露天餐厅看看。”

  远望去,餐厅是花团锦簇的粉,随风飘落的粉色樱花瓣,白色随风摆动的绣花桌布,桌上摆放精美的樱花花束……

  一点也没有变。

  “夜少特意吩咐保持原样,餐桌桌布会经常更新,但是所有的摆设位置都不允许改动的。”焦妍指着靠悬崖栏杆边的桌子:“夜少每周都会来两次,就坐在那个位置。”

  那是他们第一次在苏黎氏吃饭的位置。

  “每周都来两次?”

  “是啊,每周三,周五都回来。”

  “……”今天是周五……

  不过黎婉晴住在这,也不难理解他会来了。

  总感觉今天她来得不是时候。

  “他一般什么时间会来?”

  “说不准,大多是下午或者晚上,你不知道么?他特意交待了餐厅今天要包场的。”

  “……”

  谢倾浅看了看手表,快到中午了,如果快一点的话,或许还能成功避开他。

  想着,便说道:“焦妍,我先去一趟总统套房,有时间聊。”

  “总统套房?”

  焦妍以为她只是来酒店视察,毕竟这家酒店还在她名下,这么算,与夜擎琛离婚她也并不完全是净身出户,只不过现在是敏感期,酒店的分红,或者关于他的东西,她不会去碰,甚至计划将苏黎氏重新过户到他头上。

  “夜少的现任女友住在那儿。”她并不打算对焦妍隐瞒,因为焦妍对她也是诚实的。

  “……”留下了焦妍一脸的迷茫。

  总统套房地门铃响了几声之后被打开。

  谢倾浅看到黎婉晴时,依然是一副气质教养都在线的名门淑女的模样,只是看到谢倾浅略微有些吃惊。

  脸色明显看出来有些憔悴,看得出来应该是没有睡好。

  很快,便又恢复了一副温婉的样子:“倾浅……”

  “我听雅姨说你不舒服,过来看看。”

  黎婉晴连忙侧身让她进来:“先进来吧。”

  她穿着棕色的一次性拖鞋,不是酒店的那种,而是定制地印着爱马仕浮标的皮质拖鞋。

  身上一套浅绿色的套裙,发型在后面扎成一束,一丝不苟的精致模样。

  “谢谢你,能来看我,其实我没事,只是对昨天的事情很愧疚。”为谢倾浅泡了一杯玫瑰花茶,放在茶几上。

  “所以你想要我怎么安慰你?”

  黎婉晴愣了一下,脸上尽是委屈:“倾浅,你还是在怪我……”

  “我没有怪你。”只怪他们的关系太复杂。

  “真的?”

  “不然呢。”或许黎婉晴一开始真的不知道她和夜擎琛的关系,而且事情闹成这样怪也没有用。

  “那,设计……”

  “设计怎么了?”

  “其实我很喜欢你的袖扣设计,能不能请你完成这个作品?”

  “……”她是该谢谢她的慧眼识珠,还是该佩服她神经大条?

  都已经知道了她和夜擎琛的关系,竟然还这么不计前嫌,甚至提议要用她的设计?

  谢倾浅细细地观察黎婉晴,仿佛像要从黎婉晴的眼睛里看出什么似的。

  可惜,滴水不漏,什么都看不出来。

  “好啊。”谢倾浅十分随意的回答,仿佛这件事对她来说根本不是个事儿。

  黎婉晴瞬间扫去了闷闷不乐,有些抑制不住地握住她的手:“倾浅,你太好,我不知道怎么谢谢你。”

  谢倾浅不喜欢被人碰触,所以悄无声息的将手抽回,道:“我需要的,正好是你需要的而已,并没有什么。”

  她需要的是她的首个作品得到呈现和认可,而黎婉晴需要的则是一个可以送给夜擎琛的礼物。

  怎么看都是各取所需。

  谢倾浅正要起身告辞,房间的门铃响起,一种不好的预感向谢倾浅袭来,果然,摁响门铃的是季克……

  “黎小姐,露天餐厅已经布置好了,少爷在餐厅等你……”季克豁然看到谢倾浅,愣了一下:“谢小姐也在啊?”

  谢倾浅拿起包:“没关系,我很快就不在了,你继续说你的。”

  季克:“……”

  黎婉晴最先反应过来:“倾浅,一起吃饭。”

  谢倾浅脚步顿住,很好奇地回头看她:“你确定?”

  黎婉晴不好意思的说:“你为我设计袖扣,擎琛说要好好谢谢你。”

  “以什么身份?前夫?”谢倾浅几乎是气笑了,他们是故意的么?

  “别这样,倾浅,你是我的朋友,自然我和擎琛要以朋友的身份要谢谢你,擎琛说他已经释然了,当然,如果你介意的话,也没关系的。”黎婉晴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这么说,如果她不去的话,反倒成了念念不忘,放不下的那一个?

  “我一天一夜都没吃饭了,陪我吃一点?”黎婉晴像是不容拒绝一般,忙着换鞋跑出去:“我去吩咐一下厨房,擎琛对豆类过敏。”

  谢倾浅心猛地一缩,黎婉晴连夜擎琛对豆类过敏都知道?

  季克看着黎婉晴的背影,边跟着谢倾浅先下楼,边说道:“黎小姐对谢小姐真好。”

  季克很意外,女人本来就是很神奇的动物,同性之间,尤其是前任和现任之间,几乎不会有成为朋友的可能。

  但是黎小姐永远给人一种落落大方,对谁都很友善的感觉,包括前任。

  “让我一起吃饭,是黎小姐的意思,还是你们家少爷的意思?”

  “是老爷子的意思。”

  “……“

  “黎小姐深受老爷子的喜爱,说黎小姐在这里没有什么朋友,她想的一切,都让少爷尽量满足她,包括——你。”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