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了。”谢倾浅犹豫了片刻,问道:“你们少爷怎么样了?”

  “没有擦药,更严重了。”

  “叫医生来看了吗?”

  明明是这么大的人,上个药吃个药怎么这么费劲?

  季克摇头:“少爷不让,刚才好像昏迷过去了,所以我出来给医生打电话。”

  昏迷?

  已经这么严重了么?谢倾浅的心像是被一把盐撒在了伤口上。

  她牙齿咬在苍凉的唇上,犹豫了好一会儿,说:“我过去看看。”

  季克为谢倾浅开了门,自己则很识趣地把门带上。

  房间昏暗,不知道是房间本身的温度就高,还是因为躺在床上的男人发烧让房间的温度升高。

  空气中,被打翻的药味还没有散去,荡在空中。

  男人怕在床上,衣服被换过了,只是因为没有擦药,白色丝绸睡衣渗出了触目惊心的血,湿了一片,应该还有汗,因为额头上的刘海潮湿地粘在一起。

  即便这样,只是随意的趴在那里,他的气场就为他营造出一个别人无法侵犯的世界。

  幽暗的灯光落在他的脸上,细碎的光勾勒出英挺俊朗的眉眼。

  他的眼睛是闭着的,脸色微微苍白,薄唇抿出了一条细线。

  谢倾浅的呼吸很静,仿佛生怕吵醒他,脚步也很轻。

  走到床前,看到他因为呼吸微微起伏,但依然很微弱。

  季克刚刚告诉她医生很快过来,可是看着一向强壮的他,被折磨成这个样子,心里很不好受,也不忍心就这么走,等医生来吧,她这么告诉自己。

  她不过是想跟他划清界限,至少半年的时间不想跟他再有瓜葛。

  这样的要求很难吗?为什么他们的生命好像是必须牵绊起来了一样?

  很快,医生连夜赶来,给夜擎琛进行检查后,确定他是高烧不退引起的休克。

  “他不肯擦药,这是不可取的,汗液让伤口迅速恶化了,我先给挂药水,他的伤口要尽快处理。”

  医生为夜擎琛挂完水出去后,谢倾浅吩咐着季克打了水来,按照医生的要求尽快给夜擎琛处理后背的伤口。

  此时的她,已经顾不得霍锦言知道她照顾夜擎琛会如何大发雷霆了。

  夜擎琛睫毛密长,陷入昏睡之中。

  她为他轻轻地擦拭着他漂亮的眼睛,鼻子,眉毛……

  他受伤了,却不让任何人近身照顾他,到现在还没洗澡——当然,伤口也不允许他碰水。

  但是他竟连擦洗都没有过,身上散发着浓郁的血腥味道。

  谢倾浅重新打了盆水,解开他的衣扣子……

  她看到了他手臂上的纹身,脱衣服的手颤了一下,原来他的纹身还在……

  他白天说自己的纹身去掉了,竟然是骗她的。

  手指滑过她名字的纹身,眼睛里早是雾气弥漫。

  眼泪似乎随时会落下,她忙着站起来将泪水逼回去。

  很快调整好了情绪,帮他把全身彻底擦洗干净,给他轻轻柔柔地擦上了药,又叫季克拿了干净的衣物过来。

  谢倾浅擦了擦汗,他这么沉,伤口又不能乱动,衣服都很难脱下来。

  正折腾着,一只手忽然攥住她的手腕。

  谢倾浅感受到他的力量,全身一动……

  他醒了?

  “倾浅……”他的手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腕,眼睛却没有睁开,仿佛刚才叫她的名字不过是说的梦话。

  她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醒,若是醒过来,她要怎么解释这么晚了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房间……

  只是手被他这么一直拽着,怎么掰都掰不开,最后没办法,让季克帮她,手是抽出来了,但是手腕处已经被勒红了一片甚至还有淤青。

  “季管家,能不能不要告诉他我来过?”

  季克深凝了夜擎琛一眼,目光一凛,最终点了点头。

  翌日,一滴水珠沿着翠绿的叶子滑下,落到了草丛中。

  隐约中,感觉有人将一块冰冷的毛巾敷在额头上,夜擎琛猛地用力扣住那人的手腕,睁开了猎豹一般锋利的眼。

  眉头微微一蹙:“是你?”

  脸上明显的不悦,却并没有将女人的手松开,而是将视线落在女人的手腕上,很快又抓住了女人的另一只手,同样检查手腕。

  他昨晚闻到了她的气息,那种萦绕的味道牵扯着他,让他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最终怕她走掉,狠狠地用力地抓住了她的手。

  “昨晚是你在这?”夜擎琛冷厉的问,将女人的手从手里甩掉。

  黎婉晴忍着疼,听到夜擎琛的问话疑惑了片刻,很快又恢复了一副温婉的模样,说道:“昨晚你的伤势很重,伤口发炎高烧不退,所以……”

  夜擎琛眼神变得更加的锋利:“是,还是不是?”

  黎婉晴顿了一顿:“昨天夜里我的确来过。”

  夜擎琛掀开被子起床,走出去,佣人正在收拾隔壁的客房。

  “人呢?”

  紧跟着他身后的黎婉晴猜着他问的是谁,便说道:“霍少与倾浅一大早已经回去了……”

  呵

  真是迫不及待,他突然抬起手,闻了闻掌心,那一股熟悉的令他魂牵梦绕的味道一下子又窜到了他的鼻子,传至四肢百骸。

  他的眼底划过一抹深不可测的精光。

  季克这时候刚上楼就撞见了自家少爷,还没来得及颔首问好,就被夜擎琛一把拽住衣领,逼压在了墙壁上:“昨晚谁来过?”

  衣领勒着脖子被拎上来,双脚腾空,季克被勒的脸通红,吃力地说:“昨晚……黎小姐来过……”

  一拳打在季克的肚子上:“再说一遍!谁来过?”

  “是……是黎小姐。”

  季克随着话音的落下,被夜擎琛一把掼在了地上。

  “少爷……少爷,你去哪?”

  季克连滚带爬从地上站起来,快步地跟上少爷。

  夜擎琛便快步走出去,边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不想死,就给我立刻去查一查她今天的行程。”

  季克:“……”

  五分钟后。

  季克挂了电话,向坐在后车座上的少爷汇报:“少爷,听佣人说,谢小姐今天会去D.O。”

  “开车。”

  “去……去哪?”

  夜擎琛凝着掌心,冷声道:“去哪还用我教你!?”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