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锦言立即让佣人叫来了医生,他预感有些不妙,谢倾浅刚刚那一下实在是太狠了。

  医生火速赶来,霍锦言脱下裤子接受检查,谢倾浅立即转身将脸别开。

  检查后,医生说他的那个部位受伤不轻,都肿了,消肿的话起码要半个月。

  医生开了药,让保镖去药方拿药,还特别定叮嘱,消肿前不可以有性行为。

  谢倾浅有些惋惜,如果她刚刚那一脚再重一点,恐怕霍锦言以后都没有机会了……

  霍锦言穿上裤子:“谢小花,你这次真的惹到我生气了,你要是再对我的子孙痛下狠手,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

  “哥,你怎么了?刚才看到医生,说你受伤了。”这次霍锦心化好妆,找了一圈没找到霍锦言,结果在书房里找到了。

  霍锦言已经系好皮带,看到门口闪进来的人影,霍锦心已经穿上了一袭红色礼裙,远看就像一团火。

  “你要跟着去,迟少知道吗?”霍锦言已经站了起来,长手一把揽在了谢倾浅的腰上,低声说:“这笔账,回头再跟你算。”

  谢倾浅撇撇嘴,这次倒没有反抗,她知道要是再反抗,激怒了霍锦言,她一个孕妇,根本就没办法抵抗。

  反正他现在已经肿了,没有十天半个月也好不了。

  “我才不管他知不知道,我就不能作为你的家属,跟你一起出席吗?”

  霍锦言手臂推着谢倾浅往外走,没理霍锦心。

  霍锦心却主动地挽着霍锦言的手:“反正我不管,我今天就赖着你,你也别想甩开我。”

  霍锦言用力将自己的胳膊抽开,果然是甩也甩不掉,定下脚步,对穆城风说:“你跟大小姐坐另外一辆车子。”

  “哥,你果然还没有到要异性没人性的地步。”霍锦心知道他已经默认她可以一起去,开心得在霍锦言脸上亲了一下。

  夜色慢慢降临,远处灯塔的灯四处晃着。

  一艘巨大的游轮在公海缓缓行驶,这是迟家的豪华游轮。

  游轮上下一共五层,据说能装载几千号人。

  这艘游轮表面看是一艘普通的豪华游轮,然而里面却被迟御骁打造成了盈利性的娱乐场所。

  这艘游轮除了吃喝玩乐等一般的娱乐之外,还有一个全城最大的赌场,迟家是以开设赌场起家,浅水湾这一带的赌场,可以豪不夸张的说,都是迟家的产业。

  而在这艘游轮里,最特别之处便是,这里的赌注除了金钱之外,任何你觉得可以拿来赌的东西,都可以成为赌注。

  大到人命,身体的器官,甚至身边的伴侣,都可以拿出来作为筹码。

  游轮来里的装饰张狂而奢华,各种跟赌有关的道具,器具一应俱全。

  大厅,红酒香槟,来宾们觥筹交错之间,高举着就被高谈阔论。

  赌桌前,香烟缕缕升起,妖娆的兔女郎裸露着大长腿,性感地坐在桌边发牌。

  谢倾浅用手扇了扇空气中的香烟,这里男人居多,所以抽烟的不乏少数。

  性感的兔女郎递给她一张号码牌,被她随手放进手袋后,依然是好奇的左右观望。

  桌前,人都是处于紧张和亢奋的状态,几个公子哥们左环右抱,跟前的筹码已经堆成了一个金字塔。

  谢倾浅只是略略的扫了一眼,并没有注意。

  直到有一桌声音高亢的传来:

  “我的筹码是我的老婆,我想要一架私家飞机……”

  “我名下的三家公司,我想要一个可以和我共渡余生的女人……”

  “我是医生,我手里有活体的心脏,我想要……”

  用心脏做筹码?

  谢倾浅好奇的循声望去,这一眼,让她猛然一怔,透着薄薄的烟雾看去,男人身上只穿着白的衬衫,领口被他扯开,手指间夹着香烟,时不时将烟嘴送到嘴里,狠狠地抽了一口。

  “在看什么?”霍锦言刚才遇到了熟人,聊了几句后走到了她的身边,循着她的视线看去,赌桌上几个公子哥儿在谈判,各取所需。

  谢倾浅没理他,再次看过去的时候,那位医生已经不见影踪。

  “我看到了疗养院的那位医生,他说他手里有活体心脏。”谢倾浅又向刚才那张赌桌走了几步,走近看,没人,是她看错了么?

  “这里的筹码,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拿不出来的,医生手里有器官资源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像我这种等着心脏移植的,远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

  霍锦言说完,不着痕迹地向保镖使了个眼色,让保镖去找人。

  当然,谢倾浅只顾着找那位医生的身影,并不知道霍锦言的这系列的动作。

  “即便有活体心脏,也不是自己的私有物,可以随意以自己的名义作为筹码?”谢倾浅疑惑的问他,脑子里在认真的思考,薄奕宸的心脏是不是也是通过这种方式移植到了霍锦言的身上。

  “欲望和贪婪,让人的底线一退再退,他大概是受人委托,从中得到一些好处而已。“

  谢倾浅猛地抬头看他,一动不动的看他:“他也得到过你的好处么?”

  霍锦言挑起眉头,哈哈大笑起来:“他当然得到过我的好处,怎么说他也救过薄少。”

  谢倾浅垂眸不再看他,只是总觉得一个医生会出现在这种场合,让人生疑。

  “你没发现,他们在看你?”霍锦言趁她晃神之间,搂住她的腰,让她往自己的身上靠,像是在宣布主权。

  自从走进这里,无数个贪婪的眼光就开始粘在谢倾浅身上,纵使霍锦心的出现也分担了一些充满色...情的目光,但那些带有强烈欲望的视线,依然让谢倾浅感到强烈的厌恶。

  “他们为什么要看我?”

  “因为他们对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已经被他拉得很近,后背贴在他的胸口,他的心脏有力的跳动着,他满意地勾唇,那一颗淡黑色的小痣在眼角动了动,说道:“你今天美得不可方物,难免会受到关注,你应该感到骄傲。”

  “我觉得猥琐至极。”

  霍锦言低头用下巴玩味的戳了戳谢倾浅的头顶,这时,有一个人过来问:“冒昧的打扰一下,我们少爷想与您赌一把,不知道您意下如何?”

  “跟我赌一把?”

  “是的,我们少爷希望您以这位小姐作为筹码……”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