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紧抿着双唇,眼神冷冰冰的看他,夜擎琛低声笑了笑,突然单漆下跪:“谢倾浅,我给你这个权利,嫁给我,我的命随时等你来取。”

  谢倾浅垂眸看着眼前为她单膝下跪的男人,手里是一枚香槟色的宝石戒指,跟她身上穿戴的是一套的,很显然是早有准备。

  “我拒绝。”谢倾浅艰难的说出了这三个字,心里五味杂陈。

  “如果我长跪不起?”

  “夜擎琛,我说过我不会再嫁给你。”

  夜擎琛英俊的脸突然变得凝重起来,似乎女人并不仅仅因为他昨晚失约而生气那么简单。

  “因为霍少?”提起这两个字,夜擎琛的眼底划过一丝阴狠。

  “如果我说是,你会怎么办?下一秒,会将枪口抵着他的胸口开枪?”

  “任何觊觎你的男人,我都不会放过。谢倾浅,你只能是我的。”

  谢倾浅心底泛起了一丝冷意,好可怕的男人,好可怕的占有欲,她冷冷的笑了起来:“所以,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放过么,所以,在薄奕宸胸口上开枪的人,是你?”

  夜擎琛合上手中的戒指锦盒,站起来,他终于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对他的态度那么冷淡。

  “没错,是我。”供认不讳。

  “夜擎琛,你太可怕,你让我的朋友,我的亲人都变得不幸。”

  “你知道薄奕宸他对你做了什么?”偷偷在药里放可以刺激产生大量荷尔蒙的药物,一旦吃过量,就会对对方产生爱慕之心……

  这种不光明的手段,他岂能容忍?

  何况,他当时并不是为了夺他的命而开枪,而是给他一个警告。

  明知道他的心脏在右侧,却朝他的左胸口开枪……

  “他对我做什么,我不想听,我只知道你杀了他,你是杀人犯,你的双手沾满了鲜血!”

  “谢倾浅!”

  “你不要过来!”

  谢倾浅用力的一把将他推开,转身冲进雨幕中,却不想双脚一软倒了下来。

  ……

  一阵风吹进来,纱窗飘逸的吹起。

  卧室里,夜擎琛一把揪住程均:“已经两天,为什么还不醒过来?”

  一夜未睡,也不至于睡这么长时间!

  “疲劳过度睡眠不足加上怀孕体虚,还有可能是……是受刺激后,心理抗拒醒过来,逃避现实……”

  程均被夜擎琛的眼神吓得瑟缩。

  “可能?一个医生的职责是什么?连一个病人的病情都不能明确诊断,我要你干什么?”

  夜擎琛狠狠地推了一把程均,整个人撞到了桌子上,撞翻了医药箱。

  谢倾浅做了很长很长的梦,梦见时光穿梭,薄奕宸站在医院门口等她,阳光洒在他身上,润出了暖洋洋的金黄色,他侧头对她笑。

  突然身后有一个黑色的身影,拿着强对着他的胸口开了一枪,子弹穿出了一个洞,没有血,只是光从那个洞里进来。

  “咳咳咳……”

  谢倾浅掀了掀睫毛,一阵压抑的低咳声将她冲醒——

  喉咙干涩难耐,仿佛经过长期的阳光暴晒严重脱水一般。

  “你醒了?”夜擎琛冲过来俯身看她,他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在这里守着她,她睡了很长时间,他的神经就紧绷多长时间。

  谢倾浅支起身子想要起身,身体动了下,发现好像没有力气。

  夜擎琛压住她的身体:“别乱动,你想要做什么?”

  “咳咳咳……”

  “我去倒水。”

  夜擎琛接了一杯水,半托起她的身体,喂她喝。

  谢倾浅伸出两只手去捧水杯,就往嘴里灌:“咳咳咳咳咳……”

  “慢点喝。”夜擎琛为她拍背顺气。

  谢倾浅一口气喝光了一整杯水,终于恢复了点精神。

  她迷蒙的视线这下彻底清醒了,定定地看着她,而他也在看她。

  突然,谢倾浅抬起手,他手里的水杯被打落在地。

  夜擎琛没有去管什么杯子,而是要伸手去扶她,谢倾浅往后缩了一下:“滚开!”

  沙哑的声音,却是十分抗拒。

  声音里的带着几分恐惧,仿佛站在她眼前的,真的是一个杀人狂魔。

  夜擎琛眸光暗沉:“打我手不疼?”

  “你往薄奕宸胸口开枪的时候,你有没有问他疼不疼?你有没有问过他的家人疼不疼?”

  夜擎琛本来想要抓住她的手看看有没有打疼,因为她的这句话大掌僵在了半空中:“我会补偿薄家。”

  “夜擎琛,我捅你一刀,再问你痛不痛,有用吗?”

  “事情已经发生,你想要我怎么办?”

  是啊,事情已经发生,薄奕宸已经成这样,她再打,再骂这个男人又能怎么样?

  可是,事情就这样算了吗?

  如果以后出现第二个薄奕宸,第三个薄奕宸,他是不是还会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他们?

  幸好,薄奕宸还有活下去的可能,只要想办法让霍少将心脏还给他……

  否则,若是薄奕宸死了,她会一辈子都活在内疚里面……

  这时佣人端了熬好的肉粥进来:“少爷,粥好了,少奶奶身体虚,多少要吃点东西。”

  “我不吃。”她一点心情都没有,哪有心情吃。

  夜擎琛接过粥要喂她,谢倾浅差点毫不客气的打翻。

  “你昏睡两天两夜。”夜擎琛搅拌着粥:“喝点。”

  “你走吧,让我安静一会,我不想再见到你!”见到他,就想起薄奕宸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样子。

  季克忍不住,过来低声对自家少爷说:“少爷,女人在生气的时候,还是让她们静一静,不要强硬的去吵她们,不然会越来越遭。”

  夜擎琛冷下眸:“说得你好像很懂女人?”

  “……”季克低下头,他一个常年单身汪哪里懂女人……

  不过夜擎琛不再为难她,自己走到隔壁卧室去睡,留了几个佣人照看她,只要她一有动静,隔壁卧室也能立即知道。

  季克被少爷发配的书房,去网上发帖:

  【惹老婆生气,要用什么方式哄老婆开心?在线等,挺急的。】

  结果网友们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千奇百怪,季克很快抱着打印出来的网友的方法交给少爷。

  夜擎琛拿着纸条,越看神情越古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