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不置可否,稍微弯下腰,纤细的手指伸过去替薄奕辰间额前的头发理了理。

  她是迟早要跟夜擎琛对质的,与信不信霍锦言无关。

  又为他将身上的被子理了理,随后默默的站着看他,他如春风般和煦的笑仿佛就在眼前。

  【倾浅,我忘了跟你说我喜欢吃鸡丝面。】

  【倾浅——】

  他的声音仿佛在耳边……

  “他会一直在这里?”谢倾浅依然是背对着霍锦言,看着薄奕辰的手,她还记着红色绿柱石戒指,薄夫人让她亲自还给他…

  “薄家的人会将他接走。”霍锦言点到为止,他不会说薄家人很快会知道薄奕辰这样跟夜擎琛脱不了干系,薄家或许没有能力与夜家抗衡,但是薄奕辰的外公,迟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什么时候?”薄奕辰应该是要家人照顾的。

  “很快。”

  话落,霍锦言的保镖进来,低声跟霍锦言说了几句,紧接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得出来,是高跟鞋的声音。

  霍锦言几个大步上去,站在了谢倾浅的身边。

  谢倾浅不知道他要干什么,门口已经有人走进来。

  女人盘着发一丝不苟,走得很急,但依然保持着姿态优雅。

  是薄奕辰的母亲。

  谢倾浅往后退了一步,给薄夫人腾地方。

  薄夫人脸色发白地向病床走来:“薄奕辰?”

  她声音有些发颤,已经没有了此前初见时的优雅从容。

  “你还在这干什么?嫌薄奕辰被你害得不够惨吗?”

  “对不起,薄夫人。”谢倾浅愧疚的垂头。

  “此前看在薄奕辰对你痴心一片的份上我不计较你弄裂了戒指,没想到薄奕辰被你害到这般田地!你一句对不起,有什么用?薄奕辰能马上好起来?”薄夫人冲到病床前,心疼的手摸着薄奕辰的脸。

  薄奕辰没出事之前,母子俩的关系一直不好,而此时,所以的恩怨仿佛在这一刻一笔勾销。

  “对不起。”谢倾浅除了对不起,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薄夫人回头看身后的她,眼神里的恨被她压在了眼底。

  “薄夫人说话最好客气一点,这件事她也是才知晓。”

  “霍少,我不知道你和她什么关系和夜少又什么关系,我奉劝你一句,红颜祸水,你好自为之。”薄夫人收回视线不起放在了薄奕辰身上,吩咐身边的年轻男人:“御骁,将他们赶出去!”

  谢倾浅明显感觉到迟御骁不善的目光。

  “走吧。”霍锦言手掌推着她的后背,要将她推出去。

  薄夫人已经说到这份上了,谢倾浅知道不能再呆下去,最后看了病床上的薄奕辰一眼,抬脚走出去。

  走出疗养院,谢倾浅才发现雨又下大了,瓢泼大雨像天空漏了一个洞,雨水从洞里砸下来。

  霍锦言的保镖很快拿来了伞,黑色的伞撑开交给霍锦言,霍锦言将伞挡在了谢倾浅的头顶上。

  谢倾浅没有动,听着稀里哗啦的下雨声,突然抬头看为她撑伞的男人。

  “霍少,如果有可能,你会把心脏还给薄奕宸么?”

  霍锦言心口一痛,他知道,这个问题该来的还是要来,他和薄奕宸,只能有一个可以活下来。

  她如果选择薄奕宸……

  仅仅是想到这个可能,他的心脏就像被千万只吸血虫在里面啃噬,痛彻心扉。

  霍锦言握伞的手紧了紧,零星的雨飘进来打在了他的睫毛上:“你希望我把心脏还给薄少?”

  “心脏本来就是他的……”

  “那我呢?”

  “……”谢倾浅不说话,那些话太残忍,她说不出口。

  霍锦言举着伞,雨打在伞面上,一下又一下。

  许久,霍锦言终于开口:“谢小花,我要你嫁给我。”

  谢倾浅不明所以的撑大眼眸,像看一个疯子一样看着他。

  “如果你嫁给我,一年后,我会把心脏还给他。”他愿意用他的生命换和她在一起的一年。

  “你在开玩笑!”

  “我给你时间考虑,考虑好了,来找我。”

  谢倾浅觉得他疯了,不打算理会他,拎起裙摆冲向雨幕,霍锦言撑着伞跟上。

  雨夜尤其漫长,而今夜——对谢清浅来说格外的荒诞。

  ……

  一架带有紫荆花标志的飞机,在浅水湾附近的荒郊紧急迫降了八个小时,没有要起飞的迹象。

  八个小时前。

  飞机的休息间,夜擎琛高烧严重,神志不清……

  “几点了?”

  他敞开的衬衣露出赤红的胸膛。

  手背上挂着盐水袋,却一点也不老实,不耐烦地嘶吼着……

  季克折身回去,对讲机传来飞行员询问:“季管家,天气原因,我们需要紧急迫降。”

  季克看了一眼因为发烧通红的脸,少爷为了奔赴与少奶奶的约会,与老爷子对抗,老爷子将他关在冷冻室里,最后放出来的时候,少爷已经快冻成冰雕,就这样,少爷依然单枪匹马闯进了老爷子的书房,最后不知道谈了什么条件,老爷子将他们都放了。

  对讲机又传来了询问声,季克连忙说:“降。”

  他要迫降找个电话亭给少奶奶打电话,他们的通讯设备在被老爷子没收,走前也没还给他们。

  保镖浑身湿漉漉的从外面跑进来,低声汇报:“季管家,庄园的佣人说少奶奶不在庄园,她上了霍少的车不知道去哪里,到现在都没回来。”

  季克对少奶奶太失望了,亏少爷病成这样,还心心念念着今晚的约定。她居然跟霍少在一起!?

  夜擎琛一挥手,打翻了脸盆水,将搭在额头上退烧的冰袋也扔出很远。

  “我问你们,几点了!?”

  他喘着气,嗓音嘶哑地从吼间逼出,连坐都坐不起来。

  视线是迷幻的,他努力盯着飞机上的挂钟,却看不清时针……

  “给我换衣服!”他咳嗽着,掀被就要下床。

  季克立即让保镖和医生按住他……

  “滚开!咳咳咳……”

  季克伺候在一旁:“少爷,现在才下午三点,还早。”

  下午三点?他没睡多久?

  他根本不敢安心昏睡,一直惦记着今晚的约定,怕错过时间……

  “少爷,你在挂药水,高烧很重……现在贸然出去对身体也不好。”

  夜擎琛听到时间,身体靠在枕头上,又是一阵厚重的咳嗽问:“三点?……”

  季克扫了一眼,保镖都纷纷点头:“是,少爷,现在才三点钟。”

  夜擎琛的每一口呼吸都很重,眯着眼看着窗外:“三点天都黑了?你们敢骗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