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走进去,淡淡的消毒的水夹杂着加湿喷雾的味道扑鼻,她下意识的看向病床——

  仅仅是这一瞬间,却已经泪流满面!

  “薄奕宸……”声音从她沙哑的喉咙里脱口而出,她捂着嘴,眼泪像开了阀的水龙头。

  薄奕宸躺在病床上,鼻子罩着氧气,没有任何反应,是睡的很熟,还是她叫的声音太小?

  她快步走过去,摇了摇他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薄奕宸?”

  他依然没有回应,谢倾浅抬起哭红的眼,问医生:“他怎么了?”

  “他……”医生看了一眼霍锦言,得到他允许之后说:“谢小姐这边请——”

  医生让她借一步说话。

  走廊里,医生一边手插口袋,一边手推了推他的金丝边眼镜:“我们救他的时候,他已经没了心脏,所以我们为他装置了一个人工心脏,但由于装人工心脏的时间并不是最佳的时间,延迟,对大脑供血不足,造成长时间的昏迷……”

  “那他的心脏在……”

  “在霍少那里。”

  谢倾浅身体有些发软,颓然地靠在墙上,才勉强能够支撑身体:“他为什么会这样?”

  “具体情况我们也不知道。”

  “那他大概什么时候醒过来?”

  “从目前的情况看,很难说,因为是人工心脏,所以心脏的各项技能并不是很好,但是要找到匹配的心脏话,对于昏迷状态的他来说,就算移植人体心脏,成功率也极低,除非……”

  “除非什么?”

  医生为难的说:“除非是他把原来的心脏移植回自己的体内。”

  “自己的心脏……”谢倾浅重复着医生的话,将心里的疑惑提出来:“如果霍少把心脏还给他,霍少重新再移植一个心脏呢?”

  “这个可以倒是可以,但是毕竟霍少已经做过一次移植手术,如果做二次的话……”

  谢倾浅大概能猜出医生的意思,医生想好了措辞,说道:“对霍少的伤害很大,存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也就是说,如果霍锦言做二次的心脏移植,他可能会死……

  谢倾浅深吸了一口气:“那薄奕宸重新装回自己的心脏,成功率有多高?”

  “50%……”

  “如果保持现状?”

  医生苦笑着摇头:“不可能维持得了现状的,薄先生是人工心脏,目前安装人工心脏存活最长时间是17个月,而薄先生的情况不可能会维持那么长时间。”

  “也就是说,在比17个月更短的时间内,一定要将他的心脏移植回去,薄奕宸才会活下来?”

  医生点了点头。

  这是一个残酷的事实,两个人,只能选一个活下来。

  谢倾浅内心里,第一个想法便是薄奕宸能够活下去,她承认她的想法带些个人的感情,可心脏本来就是薄奕宸的……

  尽管,对于霍锦言来说,有些残忍。

  她回头,磨砂玻璃上隐约透着霍锦言的身影,她咬咬唇,就算薄奕宸需要植回自己的心脏,也是需要霍锦言的同意,若是他不同意……

  谢倾浅知道霍锦言一定不会同意的,他不是慈善家,没有人面对同样的问题,会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来成全另一个人。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谢倾浅不死心,不管谁活下来,都是对另一方的残忍。

  医生再次摇头。

  谢倾浅长叹了一口气,调整好情绪重新回到了病房里。

  长时间没有打理,所以薄奕宸头发已经有些长,脸色因为生病略微发青。

  他瘦了,所以颧骨比之前突出,唇色泛白。

  霍锦言正站在床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他一直以为薄奕宸已经死亡,没想到,接到线报,说薄奕宸在这家疗养院里疗养,受这么重的伤,他没死,这大概是天意。

  谢倾浅从霍锦言的面前经过,走到薄奕宸身边,因为近,她隐约还能听到他呼吸声。

  他的胸腔因为呼吸上下浮动着,他的胸膛右侧还有包扎伤口的纱布。

  右侧?

  “他的心脏在右侧?”

  “没错。”霍锦言回答她。

  “你怎么找到他的?”

  “做完心脏手术,偶然听到主刀医生聊起我的心脏,我不会让一颗来路不明的心脏植入我的体内,所以派人去查,知道了那是薄少的心脏……”

  “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霍锦言笑了笑:“你不会想知道。”

  谢倾浅猛地回头看他,心口突然一滞,薄奕宸出事的时间太巧,正好是她出逃夜家的时间,也就是说,薄奕宸是因为她出事的?

  而最有可能让薄奕宸出事的人是——

  谢倾浅连着摇头,脸色失血一般的苍白,嘴里一直呢喃着:“不,不,不可能,你骗我!”

  “如果你觉得这么想,心里会好过一些的话,我没意见。”

  谢倾浅这副样子无助极了,她好像在等着谁来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她的胡思乱想。

  怎么可能?

  不可能!

  “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事情的真相。”她艰难的开口,像拼命想要抓住最后一刻救命稻草的手。

  “海底酒店,薄奕宸因为对你心存不轨,激怒了夜少,夜少对着薄奕宸的心脏开了一枪,或许他自己都没有料到薄奕宸的心脏在右侧。”

  “你在撒谎。”他骗了她无数次,她希望这次也是。

  “我没有撒谎。”霍锦言双手袖兜,平静的站在那里早已经没有平时浪荡公子的形象,而是从来没有过的认真和严肃。

  谢倾浅摇头,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滴到了手背上。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她知道夜擎琛强大的占有欲,可这不是他可以这么做的理由。

  痛苦的闭上眼。

  她更希望承受一切苦难的是她自己。

  而不是她身边的人。

  是她,是她把灾难牵连给所有的人!

  “不相信?”霍锦言苦涩一笑,她向来很冷静,这次为了薄奕宸,不知所措,他终于知道,薄奕宸在她心中,多重要。

  心脏突然缩紧,仿佛是雀跃的,又仿佛是在难过。

  他摁住了心口,问:“不相信么?”

  “……”谢倾浅摇摇头,她不知道怎么表达,脑子里空白一片。

  “如果不相信,你可以亲自和夜少对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