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看了看手机的时间,她不能再跟她们耗下去,她要想办法将她们支开……

  突然手机上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谢小花,需要我下车帮忙?”

  叫她谢小花的,只有霍锦言。

  她已经将他的手机号码拉黑,大概用的是其他手机发的信息。

  简直是唯恐天下不乱,他下车,肖景玉她们更有话说。

  【你给我立刻消失。】

  打了几行字后,发现戴安茹圆鼓鼓的眼睛偷瞄过来,她若无其事地收起手机,说:“好了,我没空跟你废话,你帮我带话给老夫人,我知道她想我了,有时间我会去看她的。”

  戴安茹:“……”

  肖景玉没那么好糊弄,立即提醒戴安茹:“安茹,快让保镖将她拦下来,不然老夫人不好跟老爷子交代。”

  谢倾浅不管她,直接向保镖走过去:“给我让开!你们刚才也听到了,夜老爷子很重视这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夜家未来的继承人,要是有什么散失,你们都担不起!”

  保镖们连连后退没人敢再动她,最后让出了一条道。

  “妈!”戴安茹原地跺脚:“你看,她就这么走了,怎么办啊……”

  “别急,她不愿跟我们走,我们逼她,万一磕到碰到,就是我们的责任,她想走,我们让她走就是,老夫人问起来就说她死活不肯跟我们走,跟我们没关系。”

  肖景玉看着谢倾浅远去的背影:“我们先回去,找个人跟一下,看看她去哪!”

  谢倾浅并没有特意绕开那辆银色的布加迪威龙,因为她知道自己绕不开,这个无赖若是真的想纠缠你,

  你是很难摆脱的。

  车子还是停在原来的地方,满地的烟头。

  她想起昨天夜里他给她打了电话没接,这么多烟头,那时候他就在这里?

  走到车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四处没车,这是唯一一辆车。

  “送我去浅龙湾。”

  霍锦言眉头轻轻一挑:“赌场?”

  “是,我现在没时间跟你废话,我要去救人。”

  “那里到处是流氓地痞,你进去,若能完整出来,我霍少从此跟你姓。”

  谢倾浅低头看手机不理他,手机找到了夜擎琛的电话,手机显示无法接通。

  “夜少呢?没来赴约?”她一身香槟色的礼服,即高贵又妩媚,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让他一阵恍惚,心跳加速。

  谢倾浅不说话,她真的很烦,夜擎琛不知道为什么失约,是不是真的被夜老爷子囚禁,樊天蓝什么时候好赌?难怪手机号码经常换。

  她烦躁地看向窗外,身边还有一个像苍蝇一样,围在她身边。

  手机屏幕亮了一下,那边又发了樊天蓝的照片进来。

  谢倾浅看都不敢看,她已经能想象那些图片有多血腥。

  她呼吸一滞:“能不能开快点?”

  霍锦言趁她说话,一把夺过了手机,点开看,眉头皱起,拿起自己的手机开始打电话:“浅龙湾有一件事需要你处理一下,对方要多少就给多少,告诉他们,他们现在动的人是我霍少的人。”

  谢倾浅知道他是要帮她,她没有拒绝,人命面前她不会逞强。

  霍锦言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安静地谢倾浅:“感动就不必了,跟我去一个地方。”

  “我现在在你车上,还有别的选择?”

  “没有。”说完对司机说:“去医院。”

  医院?

  霍锦言去医院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她抿唇不说话,心里担心着夜擎琛。

  “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去医院?”

  “你有病。”

  “……”霍锦言嬉皮笑脸:“我有病,你有药,不觉得很配?”

  “配不配你没点数么?”

  霍锦言哈哈一笑:“谁让你偷了我的心。”

  “……”来劲了,她就不该搭理他。

  索性转过身去背对着他看向窗外,隐隐约约听到霍锦言在讲电话,大概意思是说樊天蓝的事情已经解决……

  大概是听到事情解决,少了一件心事,然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等她被叫醒的时候已经两个小时过去……

  扒开霍锦言披在她身上的外套,下车。

  幽暗的路灯,小飞虫在光线下乱飞。

  面前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洋楼,四周绿树成荫,这里不像是医院,或者可以说是疗养院。

  谢倾浅想起了迷雾庄园,由此对这些四周绿化树浓密的地方莫名有些反感,提着裙摆跟在霍锦言身后:“你又想搞什么鬼?”

  “带你去见一个人?”

  “又是薄奕辰?”上一次他说带她去见薄奕辰,结果是去拍了一张心脏彩超…

  “是啊。”回答得轻飘飘的,充满了戏谑,。

  “以后别跟我开这种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霍锦言耸肩,这时,一个身穿白大褂,鼻梁上架着金丝边的男人迎上来:“霍少。”

  “都准备好了吗?”

  “是。”

  霍锦言点头,然后突然停下脚步,意味深长地看着谢倾浅:“你准备好了吗?”

  “我需要什么准备?快走!”不喜欢他这样故弄玄虚,只想快一点结束……

  她四周看了看,左右两边都是病房,现在是半夜所以房门紧闭,静谧。

  只剩他们的脚步声,回荡在廊间。

  白大褂男人带领他们穿过这条走廊,从最里间开门进去,没有想象的那么神秘,只是一间普通的办公室,而办公室的左侧靠墙的位置,却有个内置的电梯。

  电梯很宽敞,足够容纳一张手术床。

  谢倾浅随着他们走进电梯,缓缓上行,霍锦言从始至终都没有再说话,而是时不时地看了看她,都被谢倾浅瞪了回去。

  叮——

  门开了,是一幅巨型的磨砂玻璃门闯进眼帘,霍锦言走在门边,等她,又是欲言又止地看着她:“准备好了吗?”

  他今天怎么回事?总是问她有没有准备好,到底需要些什么准备?

  霍锦言并不打算给她太多思考的时间,而是为她轻轻地拉开了磨砂玻璃的门——

  谢倾浅走进去,淡淡的消毒的水夹杂着加湿喷雾的味道扑鼻,她下意识的看向病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