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吻了吻他的下巴。

  “这里。”他压着嘴唇,“至少十分钟。”

  “……”

  谢倾浅在夜擎琛的教导下,吻技已经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她闭上眼,送上双唇,主动吸附住他,轻轻啃咬,吸附住他火热的舌……

  想起这个男人为她的不顾一切,她的吻越来越投入,越来越火热,深入。

  她很快寻找着适合接吻的姿势,骑坐在他身上,用力地将他压在沙发的大靠背上。

  如此的攻势令夜擎琛诧异挑眉,险些招架不住。

  谢倾浅忘我的用手从他宽大的领口伸进去,抚摸着他结实有力的胸膛,然后她发现,她的身体有了巨大的感觉。

  脚趾头蜷缩,浑身颤栗着。

  从怀上宝宝到现在,他们都没有过肌肤之亲。

  男人雄壮的身体哪经得起撩拨,夜擎琛眼眸深谙,浴望之火在体内点燃,下腹的某处明显硬了。

  谢倾浅感觉他抬起头抵住她的臀,这才惊醒,分开唇……

  浓稠的唾液跟着扯出丝,撩人极了。

  她尴尬自己刚刚竟会吻得这么忘情!

  夜擎琛擦了擦她的嘴角,嘴唇殷红,邪肆笑道:“你今天真热情。”

  谢倾浅说不出话,只觉得心口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大。

  尤其是那天在医院,夜擎琛接电话时愤怒的背影,让她总觉得不安。

  夜擎琛低哑的嗓音说:“想要了?嗯?”

  “……”

  “难得你会主动想要,我还以为你没有需求。”

  除非他撩拨她,勾引她,她根本没有反应。

  一直以来,每夜都是他在忍受欲望的煎熬。

  现在他也极力忍耐:“为了宝宝和你的身体安危,前三个月尽量忍忍?”

  谢倾浅怔了一下,反应过来,脸颊飞快地升起两朵红晕。她咬住唇,就想要从他的怀里下地。

  夜擎琛钳住她的肩:“害羞是要勾引我犯罪。”

  “……放开我。”

  “脸很红。”

  “我说放开我!”谢倾浅恼羞成怒,猛地在他的胸口上用力推他。

  夜擎琛一脸享受地说:“给我按摩真舒服。”

  “无耻!”

  “我什么都没做,怎么无耻?”夜擎琛笑笑地整理着她的衣服,该死,他现在全身的浴火都在强忍着打消。

  谢倾浅不说话,一想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她就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掉

  “等我处理完事情,我陪你去。”

  “不用了,我们聊关于妈妈的事情,你在不太好。”而且他每次身边总是一大群保镖,无形中会给人压力。

  好在夜擎琛真的有事处理,所以没有再坚持,只是临时调来了一个女保镖紧贴她身边。

  谢倾浅出门前给谢清溪打了个电话,问她在哪,她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她在学校。

  此时从包厢里面传来的震耳欲聋的音乐。

  谢清溪生怕谢倾浅听见,赶紧捂住了手机的话筒。

  因为这里并不是学校,而是皇庭会所,晋城最高档的会所。

  会所VIP包厢,谢清溪走在安静的廊间,她在找人。

  该死的'失忆症'说好了给他做饭就考虑把卡还她。

  结果挑三拣四,说她烧的菜喂狗都不吃……

  最终卡的事情不了了之。

  如果不是其中一张卡是信用卡,欠着费没办法注销,不然卡她早就不要了……

  唉,她怎么那么倒霉?

  这次好不容易等到他出门,一路跟他到了这里,姐姐一个电话,把人跟丢了……

  转了一圈悄悄推开几间包间的门,依然找不到,挡住了迎面走来的服务生:“请问有没有看见一个个子这么高头发棕色微卷,带着蓝色钻石耳钉的男人?”

  服务生暗暗地上下打量她,牛仔裤,短袖体恤,穿着朴实,像个学生……

  服务生转身指向身后最里面的包间:“你是他朋友吗?”

  谢清溪点点头。

  服务员很快带她到了最里间的包间,这间包间最暗,也最安静……

  隐约可以听到男人的呼吸声,还有满屋的酒气浓郁可闻。

  “你说是他朋友,你有他的号码吗?我们需要核实一下。”

  谢清溪明白他的意思,拿起了手机拨打电话,很快,男人的电话铃声响起。

  服务员这才放心的将迟御骁交给她:“你男朋友喝多了,我们也正打算让你过来接他呢。”

  “咳咳,他不是……”

  谢清溪想解释,可服务员已经转身出去。

  男人歪歪扭扭地躺在沙发上,她走过去用脚踢了踢他,他动了动没醒,翻了个身又睡过去了。

  谢清溪用手推了他一下:“喂!你醒醒!”

  男人一动不动。

  谢清溪眼睛一转,手悄悄地摸向他的裤子口袋。

  她要找皮夹,她的卡应该在里面,拿到卡她才不管他死活,干脆就睡死在这里算了。

  怕打草惊蛇,谢清溪很轻很轻的用两根手指伸进去,再里面搅了搅,一无所获。

  大概在另一边口袋里,他今天穿着休闲装,只有裤子有口袋,想着用力将他翻过来,糟糕,太用力了,下意识伸手去扶他,却被他整个人压在了地上。

  谢清溪:“……”

  男人略带猩红的眼死死地盯着她,然后脸越来越近,直到他突然吻住了她。

  谢清溪眼睛一眨一眨,快成了斗鸡眼。

  而男人根本就不理会她的抗议,瞬间,所有的空气都被夺走了。

  谢清溪错愕懵懂的瞪大眼睛,男性的气息充斥着她的口中。

  苍劲有力的手掌扣住她的后脑,将她拉向自己,红舌深入,强势,凶猛,不给她一点喘息的机会。

  吻中夹杂着淡淡的酒精味道,十分狂野。

  男人把他的气息灌输给身下的谢清溪。

  仿佛是想要将她给吸入漩涡里,再也出不来一般。

  就在谢清溪感觉自己要窒息的时候,男人在她那娇嫩的唇上重重的咬了一口。

  谢清溪憋着气,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气,伸出颤抖的手要扇他巴掌。

  结果他先将她的手腕扣住:“霍锦心,你以为你主动送上门,我就会原谅你?呵,做梦!”

  谢清溪:“……”

  霍锦心?前女友?

  都说酒后吐真言,能记起别人的名字,说明肯定是没失忆嘛。

  谢清溪用力的挣脱出手,赶紧拿出手机点开录音:“喂,你,你把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这个是他没有失忆的证据,她要好好收集起来……

  至于刚才他吻了她,她就当作是…是被狗咬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