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擎琛加快了步伐,回到主楼佣人告诉他谢倾浅已经睡下。

  女人慵懒的蜷缩在被子里,敛去了所有的锋芒,香栗色的卷发向雪白的枕头四处散去。

  卷翘的睫毛微微颤动,微张的领口露出了白皙的脖颈和紧致的锁骨,都让人血脉喷张。

  以前的她更像个没有灵魂的布偶,而现在,她像从哪里透支了来了一个有趣的灵魂,挑战他,激怒他,羞辱他,却比任何时候更激起他的征服欲……

  女人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嘤咛,似乎不太舒服,深埋在枕侧的脸重新找了个角度。

  脸颊上泛起了不同寻常的红,紧接着低哼着什么。

  夜擎琛凑近仔细听,滚烫的热气拂过他的耳廓:“放开我,放我走……”

  狠狠拧眉,连做梦都想要走?

  以前是任凭他踹开她,也踹不走,现在是变着花样的要离开他。

  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该死!

  他竟对她越来越好奇。

  她好像很热,很烫?

  伸手附在她的额头,眉头皱得更深,他按下服务铃,叫来了程均。

  程均看体温计:“高烧39.2。大约是泡了冷水又吹风引起的,先挂水退烧。”

  程均配好药,尴尬地杵在那里,谢倾浅仍然昏睡着,手放在被窝里,他拿也不是,不拿也输不了液……

  “手……”

  “去叫个护士来,你不必出现了。”夜擎琛反而捏起被角将女人包裹得更严实。

  像只兽王在宣布自己的领土。

  被子严严实实地盖着,谢倾浅热得难受,手在被子里拽了拽,程均见此情况,赶紧飞快的跑出去,生怕看见不该开的东西,被兽王挖了眼睛。

  谢倾浅低哼了一声,努力的抬起眼皮努力,隐约中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在眼前晃。

  “怎么是你?”

  “醒了?”男人伸手想要将黏在女人脸上的发丝拉开:“还有哪里不舒服?”

  “你在的地方都不舒服。”谢倾浅病恹恹,仍倔强地把脸往旁边一撇,不希望他碰触的样子。

  连生病的时候都不忘了伸出锋利的爪牙。

  夜擎琛手扣住她的下巴:“你发烧了,自己没感觉?”

  “托夜少的福。”如果不是眼前这个男人,她便不会泡冷水澡,导致发烧。

  她再一次别开脸去甩掉了他的手。

  肚子却十分的不争气,咕噜咕噜响了两声。

  一大早就被夜老夫人叫醒,又与眼前这个男人周旋,到现在都没吃东西。

  “饿了?”

  夜擎琛低低的闷声笑了起来,更让谢倾浅心烦:“不饿,你能不能出去!”

  嘴硬的小野猫。

  夜擎琛已经算是相当低的姿态讨好她,却频繁的面对冷脸。

  等他反应过来时,他都不知道自己竟也有这样的好脾气,为了哄一个女人!

  只是女人倔的要命,已经这样了仍然软硬不吃。

  他摁下内线,让人送些吃的上来。

  “我不吃!门在那,慢走不送。”

  昨天泡冷水,患上风寒头疼得厉害,只想睡觉。

  “你肚子饿了。”说完扫了佣人一眼。

  护士打点滴的针头打在右手上,吃东西不方便,佣人要喂她,她的脑袋左拧右扭就是不肯吃。

  夜擎琛眼眸一深:“滚出去!”

  佣人和谢倾浅同时一愣。

  夜擎琛的眼神邪火滋生,佣人立即吓得滚了出去。

  他卷起两边的袖子,露出修长的手,走到谢倾浅身边坐下:“我喂你。”

  “……”

  “不必太感动,你被夜老夫人叫去受罚也是因为我。”

  谢倾浅没说话,鼻子轻嗤一声。

  盛了一勺子的肉粥递到嘴边,她猛地别开脸,夜擎琛扣住她的下巴:“再不听话,我就要惩罚你了。”

  夜擎琛的眼神闪过邪魅的光芒,猛地突然镬住她的双唇。

  “唔……”谢倾浅挣扎不开,身体都被他紧紧箍住了。

  该死,只是亲吻她,小腹的火就蹿起!

  一个吻比情事都更让他意犹未尽。

  谢倾浅的身体被紧紧地挤压在他的胸膛里,双肩被他的手臂箍得要碎了。

  他吻得她几近窒息……

  激烈的吻结束,两个人都剧烈的呼吸着。

  谢倾浅狠狠地瞪着夜擎琛,为什么他的问每次都好像要夺了她的命一样,好可怕。

  粗粝的手指摩擦着她嫣红的唇。

  夜擎琛嗓音低哑:“若再不听话,我可以接着上午的惩罚。”

  谢倾浅手指攥紧,没再动,也没力气再动,她当然知道夜擎琛口中说的惩罚是什么。

  “乖乖吃饭,我可以满足你一个要求。”

  谢倾浅因生病苍白的小脸错愕地抬起,这个男人脑门被夹了还是突然间良心发现?

  “除了离婚,什么都可以。”夜擎琛补充。

  “解除禁足令,允许我随时可以外出,也可以?”

  “可以。”

  “希望你不要反悔...”

  “决不食言。”

  勺子再次抵在她的唇边,她终于开口一点点吃了进去。

  谢倾浅软软的靠在床头,夜擎琛一小勺一小勺的喂。

  气氛意外地和谐,这是多日来的第一次。

  夜擎琛的承诺,加上谢倾浅生病没有力气挣扎,吃完后,她推开碗:“困了,我要睡觉。”

  这点小别扭自然是逃不过夜擎琛的眼睛,他压着笑,说了个好字,让佣人将药碗收拾,自己也出去了。

  书房里。

  季克进门便感受到了一阵春风迎面扑来,抬眼,自家少爷笑意吟吟春风十里。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少爷,戴小姐要见你。”

  “让她进来。”

  季克侧身,戴安茹已经从门口进来,只见她低垂着头,盯着鞋尖,一副做错了的孩子认错的模样,那副我见犹怜的样子,任谁看了也都不愿责罚。

  “擎琛.哥哥..”

  季克出门,要帮他们把门关上,被夜擎琛制止了。

  门敞开着,戴安茹有些不安的看向门口,门外站着季克,她不管说什么,季克都能听到。

  “擎琛哥哥,其实奶奶说要体罚倾浅姐姐的时候,我也替倾浅姐姐说了好话,只是没想到倾浅姐姐非要气奶奶……”

  “倾浅姐的脾气你也知道,明知道奶奶身体不舒服,她还……”

  “说完了么?”

  “啊?”

  “说完可以出去了。”

  戴安茹愣在原地,一时被夜擎琛不耐烦的态度定住,随即抬头看了夜擎琛一眼:“还有……”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