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直接在附近的医院楼顶迫降,谢倾浅被夜擎琛从飞机上抱下来,一刻不停地冲下医院。

  抢救灯亮起。

  夜擎琛修长的身影站在手术室外,灯光拉长了他的身影,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戾气,就连地上的影子都给人极其强大的威慑感。

  这里是医院的VVIP室,除了偶尔进出的医生护士,几乎没有其他闲杂人等。

  可纵使这样,那些从门外经过的医护人员依然放轻了脚步。

  因为他们有种莫名的错觉,仿佛只要他们稍稍发出多一点声响,就会打扰到等在手术外的男人,会被他冰冷的眼刀威胁到生命。

  在手术室里抢救的医护人员,也在紧张的抢救,都知道被抢救人的身份是夜少奶奶,所以也是拼尽了全力,将手术的风险和创伤降到最低。

  怀孕不到一个月,又受到猛烈地撞击,流了那么多血,胎儿要保住,几乎是不可能的……

  尽管是这样,他们必须要全力抢救,唯有如此,才能保住自己的命。

  夜擎琛坐在手术室外的长凳上,面上依然保持着冷静自持,只有微微握起的拳头出卖了他的情绪。

  他很慌,那是他和她的第一个孩子,他不容有任何闪失。

  季克在一旁担忧的看着少爷,少爷仰头靠在身后的墙上,颓然地闭着眼,可就是这样依旧是气势惊人。

  凌乱的发丝和微皱的衣服,可以看出来刚刚在他身上发生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少爷和少奶奶在一起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每次都伤筋动骨,这次已经是少爷第二次这么不顾性命地去救少奶奶了,这样的少爷,反而让他担心。

  即便是再无所不能的男人,爱上了女人,就成了平凡的男人。

  但是,作为夜家唯一的继承人是不容许有致命的软肋的,若是老爷子知道他为了少奶奶,这么不顾惜自己的生命,还不知道要生多少事端。

  他暗暗的叹了口气,希望少奶奶母子平安……

  想着,走到了自家少爷身边:“少爷,要不要先换套干净的衣服?”

  可他很快知道,少爷哪有心思换衣服……

  果然,夜擎琛向他看来的眼神,冰冷,嗜血,几乎能将人片片凌迟。

  季克赶紧管住自己的嘴,占到了一旁,他又偷偷看了一眼少爷,他身上熨烫整齐的衬衣和西装外套早就皱成一团,洁白的衬衣上面甚至沾染着从少奶奶身上流下的鲜红血迹。

  那些血迹,在白色的衬衣衬托下,显得极度刺眼。

  楼道突然暗了一下,手术的灯灭了。

  “夜少……孩子……”穿着白大褂的院长摘下口罩,要向夜擎琛汇报结果。

  他看起来很紧张,额头的细汗一直往外冒。

  夜擎琛一把拽住院长的领口往上提:“少奶奶怎么样了?”

  院长身体几乎被吊起来,领子勒着脖子,话艰难地蹦出喉咙:“没……没事,大人平安。”

  夜擎琛明显送了一口气,狠厉地眼神甩向他:“孩子呢?”

  “孩子……”院长被松开,喘了口气说:“也暂时保住了……”

  夜擎琛一把拽着领子一把将他推开,听到孩子也保住了,夜擎琛紧绷的心也松了少许。

  “但是……”院长说话大喘着气,脑中在组织着语言,想着该怎么表达。

  “但是什么?”夜擎琛的眼神像要杀人。

  “少奶奶身体底子虽好,但是因为经过猛烈的撞击,虽然我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把孩子保住,但这一胎的怀像已经受了些影响,所以……”

  话还没有说完,都应该明白他的意思。

  “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夜擎琛冷声说:“我只要结果。”

  院长拽紧了手中的摘下来的口罩,咬牙道:“如果少奶奶肯配合我们,暂时先静卧休息,保持愉悦的心情,加上我们的治疗方案,我们有50%的把握。”

  50%已经是往多的说了,事实上,在怀孕五到六周的时候,腹部若是直接受到撞击,并伴有疼痛和流血症状,流产的几率一般在95%以上。

  若不是医院出动了最顶尖的专家,换是普通人,早就保不住了。

  夜擎琛牙关响动,像是在强压下所有的情绪,最后沉声道:“全力保住孩子,如果两者冲突,保住大人,不容许她有任何闪失。”

  院长猛地点头:“夜少放心,我们会密切关注少奶奶的身体,一定会让她……”

  后面话还没说完,夜擎琛已经越过了他,直接朝他身后走去。

  院长回头,原来是夜少奶奶被推出了手术室。

  此时在医院走廊的拐角处——

  戴安茹因为夜擎琛的那一句话,停下了脚步。

  【全力保住孩子,如果两者冲突,保住大人,不容许她有任何闪失。】

  她扶着墙,手指甲抠着墙壁,擎琛哥哥对那个女人的用心已经远超过任何人,甚至是姐姐戴梦茹,当初老爷子立下条件,只有怀上夜家的孩子,才会放姐姐。

  现在擎琛哥哥是把姐姐忘了么?

  她在夜家别院陪老夫人下棋解闷,佣人传来了那个女人流产进医院的消息。

  没想到那个女人真是走运啊,飞机无人驾驶的情况下还能活下来。

  她最后看了一眼躺在手术床被推出来的谢倾浅,恨恨的转身进了电梯。

  便听到宽敞的电梯里几个小护士在低声闲聊:

  【被送进来的好像是夜少奶奶,我有同学在圣德医院,经常看到她跟薄医生在一起……】

  【她好像是薄医生的病患,不过薄医生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了,甚至薄院长都不知所踪,不知道是不是薄家出了什么事?】

  【我听说……】说完看了戴安茹一眼,戴安茹带着墨镜,身体是背对着她们的,护士把声音压到最低说:【我听说薄医生出事了,而且还和夜家有关。】

  【你是说是夜家处理了薄医生?】

  【嘘,道听途说,这件事还是别说了,夜家下令不准在议论这件事,要是被发现了,我们可都是要倒大霉的。】

  电梯门开了,几个护士纷纷走出电梯,戴安茹凝着她们的背影若有所思。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