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嘴巴被一只手紧紧地捂着,逼着她将焦糖口感的布丁咽进去。

  颜歆这才放心的将她,算计的眼神,狰狞的表情都让谢倾浅很快猜到,这布丁一定不会单纯。

  她腾的站起来,伸手想要帅颜歆巴掌。

  啪——

  手还未伸过去,巴掌已经响起……

  定睛看去,凌菲儿娇小的身躯已经窜过来,先于她一步将巴掌甩到了颜歆的脸上!

  “少爷……”这时佣人高呼霍锦言的称谓,故意让里面的人听到。

  颜歆抬手要回击,佣人的一句少爷,立即收回了手,捂在了脸上,委屈得两眼湿漉漉的。

  “在胡闹什么?”霍锦言也已经洗好了澡,浴袍敞开露出了胸肌,腰间的带子松松垮垮地系着,甩了甩湿漉漉的刘海,谁顺着脸滑向胸膛,让他凭舔了几分性感。

  他似乎对女人们的吵吵闹闹已经习以为常,满不在乎地继续走过去。

  “霍少,凌菲儿打我!”颜歆委屈地撇着嘴,想哭未哭。

  “她为什么打你?”霍锦言已经坐到了位置上,接过佣人递给他的湿毛巾擦手,看了一眼夹在她们中间的谢倾浅。

  女人是站着的,唇边沾着细碎的东西,好像是吃了东西没擦干净嘴,并不邋遢和狼狈,反而与此前泼辣的形象不同,看起来倒有几分可爱。

  而谢倾浅则顾不得处理颜歆,一把推开颜歆,想要去洗手间想将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

  “你不能走!”颜歆突然拽住她,她的手指甲很长,陷进了她手臂的皮肤上,有些疼。

  “放开!”谢倾浅伸手掐了颜歆的手背,颜歆索性松开手,一把抱在了她的腰上!

  谢倾浅:“……”

  霍锦言没见过女人打架,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拉扯,女人们争吵无非就是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抬起下巴示意佣人去解决。

  “颜小姐,你们别吵了,少爷心脏不好……”佣人提醒道。

  “霍少,凌菲儿在焦糖布丁里放了打胎药!”

  轰,谢倾浅耳朵一阵耳鸣,更加用力的去推开颜歆,颜歆一下被她推到,撞到了椅子上。

  她立即冲到了洗手间。

  霍锦言一下也呆住了,摔下手里的湿毛巾,也跟着谢倾浅冲过去。

  身后陆陆续续的脚步声,几个女人也跟过来。

  谢倾浅趴在马桶前,用力的干呕,可惜什么也吐不出来。

  “给她一点水。”霍锦言吩咐佣人,他对于她会不会流产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毕竟孩子不是他的。

  谢倾浅用力呕了好一会,还是出不来。

  “霍少,我听说凌菲儿在厨房为谢小姐做焦糖布丁,进去的时候便看到她往布丁里放东西,她房间里还有打胎药,一定是她嫉妒谢小姐所以偷偷将打胎药放进了布丁里。”

  凌菲儿被两个佣人架着手,没有挣扎而是瞪着颜歆:“既然你认为里面放了打胎药,逼着谢小姐吃又是安的什么心?”

  “……”颜歆被问住,眼睛很快转了一圈:“霍少,我是为了证明她在里面放了打胎药!”

  “证明里面有打胎药的方式很多种,为什么一定要逼谢小姐吃下去呢?”凌菲儿唇角上钩:“你就是想要谢小姐流产!”

  颜歆被说中心事脸色惨白:“想要她流产的是你,是你先在布丁里放了打胎药。”

  “但是让她吃进去的是你!”凌菲儿一针见血,她凶了两个架着她的佣人一眼,低吼:“放开我!”

  佣人没有主人的命令也不敢松手,便听到凌菲儿清溪的声音说:“霍少,我没有在布丁里放什么打胎药,我怕布丁不够甜,想着孕妇大概喜欢甜一点的,所以加了糖霜,你可以拿去检验。”

  霍锦言吩咐的佣人把焦糖布丁交给家庭医生。

  然后横了女人们一眼,走到谢倾浅身边将她扶起来,看她脸色苍白,心口一紧:“怎么样了?”

  谢倾浅甩掉他的手:“如果不想我死在这,今天必须给我个结果!”

  心脏的猝痛使霍锦言握紧了拳头,将拳头放进浴袍的口袋里,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态度,也严肃起来。

  很快,佣人过来汇报结果。

  布丁里没有任何药物成份!

  凌菲儿很快被放开,她突然冲到颜歆跟前,啪啪朝她脸上甩了两个巴掌:“你这个歹毒的女人,不仅嫉妒我和谢小姐的关系好,甚至还想害她流产,孕妇不能动气,这巴掌我是替她打的!还有另外一巴掌是替我自己打的!”

  霍锦言摁响了洗手间放抽纸的位置上方的服务铃,吩咐保镖:“进来,把这些女人都送到非洲妓...院,没有我的命令,不要让我再看到她们。”

  “……”

  颜歆被打得有些懵,一听说要将她们都送出去,永不见她们,急了,哭喊着说:“霍少,我知道逼着谢小姐吃下布丁是不对,但是我以为凌菲儿放了打胎药,不要把我送出去,我下次不敢了……”

  几个女人也纷纷跪地求饶。

  可惜保镖并没有给她们机会,冲进来,要将她们全部带走。

  凌菲儿看了谢倾浅一眼,神情不定,没有要保镖碰她,而是主动地往外走。

  “等等!”谢倾浅缓了一口气:“把她留下来。”

  谢倾浅抬起下巴指向凌菲儿,这个女人很聪明,知道顺水推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利用这件事情,又借他人之手,把七个女人都挤走了……

  之所以要留下她,是不想霍锦言把所有的人都支走,这样他所有的注意力才不会全在她一个身上。

  况且,留着她或许还有利用的价值。

  凌菲儿紧绷的肩膀有明显的松懈,便听到谢倾浅说:“既然她没有放堕胎药,就没必要将她遣送出去。”

  凌菲儿仰起头,得意地看着颜歆,像看一只战败的公鸡。

  “留下。”霍锦言示意保镖放人,而后看向谢倾浅:“满意了吗?”

  虚惊一场,谢倾浅没说话,她的手从小腹上放下来,幸好凌菲儿的布丁里没有放堕胎药,不然她一定会因为保护不了这个孩子而痛不欲生。

  脑海里突然浮起了那张唯我独尊的脸,最近很奇怪,每次在最无助的时候想起他……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