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叫杀鸡用牛刀。”霍锦言死死地摁着她的手不让她开枪,刚才吃了她一枪,有多痛他自然是知道,这种痛他并不想让她同样承受,于是吩咐了佣人:“去拿根针来。”

  谢倾浅想甩掉他的手不让他碰,又怕好不容易收集血的水杯洒出来。

  “你想知道血型直接问我不行?”霍锦言的手指还在滴血,鹅卵石地上已经是一小片密密麻麻的血痕,又倒吸了一口气:“哦,明白了,你不相信我。”

  “知道还废什么话。”

  “少爷,针来了。”佣人跑得飞快,一根针小心地捏在手里。

  “要不要我帮你?”

  谢倾浅瞥了他一眼,没理他,接过针猛地一下戳进了左手的食指肚。

  霍锦言都替她疼,没想到这女人对自己也那么狠……

  她用力的挤出几滴血,滴在了清水杯里,她和薄奕宸都是B血型,相同血型的血碰到一起,会融在一起……

  果然,杯子里的血像在啃噬着对方,最终融为一体。

  “没骗你吧?”霍锦言受伤的手指捏着佣人给他的棉球,血终于止住了。

  头一次看到在指头上取血,要用枪的……

  谢倾浅轻轻晃动了下杯子,血已经完全融在一起了,说明他们的血型相同,心脏移植不会出现排异……

  也就是说,他说薄奕宸的心脏在他身上是有可能的……

  但并不能说明她完全相信她的话,她不会相信薄奕宸出事!

  佣人接过她手里的杯子要处理掉,被霍锦言一把夺了过去,仰头猛地一下,全喝进去了!

  “你……”他竟然喝了他们的血!

  或许刚才太过于专注,自动忽略了血腥味,现在看到霍锦言喝下去,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搅得她胃里都是酸水。

  想吐。

  还是努力地压了下来。

  “原来不是辣的。”她在刚才挤出自己的血时,就有放在他嘴里品尝的想法,这么火辣的性格,血一定也是辣的吧。

  腥甜味道,划过他性感的喉结,如罂粟般的味道让他上瘾。

  “神经病。”谢倾浅看他一脸陶醉的表情,又气又恼,想着不管怎么样,她都不会相信他的一方之言,她会想办法知道事实。

  然而要查到事实,必须先要从这个鬼地方出去。

  既然谢清溪已经被送出去,她也没有什么顾虑了。

  只可惜她来的时候,是被蒙着眼睛的,所以她根本没办法做记号……

  “如果我有神经病,你要小心一点。”霍锦言舌头舔了一下嘴唇,妖虐得引起了阳台的女人尖叫了连连。

  霍锦言得意于女人们这种反应,微微抬起下巴:“小心我发病的时候,不管你是不是有夫之妇……”

  那种眼神就像要现在就把她吃掉一般。

  谢倾浅冷冷一笑:“没想到霍少这么重的口味,喜欢二手的女人。”

  “你不用激我,在我眼中二手女人比一手的经验丰富。”

  “……!”

  “血已经验完,我的血可不是白流的!”霍锦言浪荡不羁的笑了笑,抬起下巴:“给你两个选择。”

  “我的血也不是白喝的,我也给你两个选择。”

  “……”这个女人果然有个性不按常理出牌,傲慢的语气让他狂妄的笑了起来:“难道你不想先听听你的选择?”

  “你应该先听听你的选择!”

  “哦?是吗?”霍锦言那双桃花眼细细的笑成一条线,毋庸置疑,这个女人让他十分愉悦,收起笑,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你说。”

  “第一个选择:送我出去!”

  霍锦言已经料到这个选择,所以很淡然的扬了扬眉,示意她说下去。

  谢倾浅昂首挺胸,毫无畏惧的说:“第二个选择:杀了我。”

  “你觉得我不会杀了你?”

  “你不会。”谢倾浅抿唇一笑:“这么大费周章的将我带来,就这么把我弄死了,你自己不觉得无趣么?”

  霍锦言哈哈笑了两声,重重点了一下头,随即对保镖说:“送她出去。”

  “……”这下轮到谢倾浅呆住了。

  就这么容易?

  心里因为诧异掀起惊涛骇浪,她面子上依然表现得很淡定,在还没有搞清楚虚实的时候,保镖走了过来。

  “谢了。”谢倾浅依然不敢置信,随着保镖走出去。

  回头最后看一眼,发现大雾笼罩下,已经看不清庄园的全貌,包括霍锦言也被吞噬在大雾之中。

  一辆埃斯顿马丁拉开了车门。

  车子向森林驶去,开得很慢,像在小心地撞开了迷雾,又是渐渐入夜,车灯所到之处,才看到路。

  车子没开多久,便停下了。

  “谢小姐,到了。”

  “到了?来的时候花了快两个多小时?”现在还不到十分钟就到了?

  “请下车。”保镖已经跳下来打开车门要她下车。

  “……”虽然不解,但她显然不得不下。

  双脚才落地,车门关上的声音。

  “喂,我的行李……”她的手机和所有的证件都都在里面……

  没人理她,一个掉头,在她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很快就没了影。

  惊惧地看看四周,又黑,到处都是雾,深林的温度又低,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针织罩衫,阴冷得禁不住抱住了双臂。

  月光下,脚下是潮湿地灌木丛,被车轮压出了几条痕迹一直蜿蜒看不到尽头。

  突然头顶上树枝乱颤,一只猴子从别的树上跳到头顶的树很快又窜了出去。

  地上的荆棘勾着她的裙子,她轻轻地拽出却划破裙摆。

  四周的迷雾没有散去的迹象,而且她敢肯定,这里离出去还有很远的路。

  霍锦言为什么将她放在这里?

  在跟她玩文字游戏么?答应放了她,所以才将她放在这个地方,一定是料准了她出不去,难怪刚才答应得这么爽快!

  而且,她笃定,他一定隐匿在某个地方,她的一举一动,他一定都能看到!

  ……

  迷雾庄园的书房。

  沙发上,霍锦言翘着腿坐在黑暗中,巨型投影幕布上,一个女人穿梭在丛林里,左顾右盼。

  月色中女人的眼泛着盈盈的波光。

  只要看到女人的脸,他的心没有来由的愉悦。

  屏幕的光一闪一闪地刷过男人,他饶有兴致双手抱胸,微微地的勾起眼角,这个女人到了这个时候,依然没有吓得花容失色,是觉得自己能走出去?

  她很快知道凭自己走出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这里是地形和树木的生长特性都十分的特殊,没有地图,她只会在原地打转……

  他之所以将她放在那里,是想用事实让她断了想离开的心思……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