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一动不动站着,手握着枪举在空中有点酸。

  对于男人的靠近她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而是很冷静的说:“心脏有病就要去治,我倒是认识一位非常出色的医生,可以介绍给你认识。”

  “薄奕宸。”霍锦言意味深长的看着她,桃花眼里尽是望不到底的不可一世。

  “你认识?”

  “很熟。”

  谢倾浅并不感到奇怪,毕竟薄奕宸在医学界也算是一号人物,知道他名字的人不多,但知道他的事迹的人不算少。

  “我们关系密切。”

  “……”

  “我们互相依托。”

  “……?”

  “我们共生共死。”

  “……??”

  “信不信?你的枪若是打到这里。”说着胸口直接贴到了谢倾浅的枪口上:“你会后悔,或许会伤心欲绝?”

  “霍锦言,我警告你不要跟我打哑谜,我和我的枪耐心都有限!”谢倾浅也毫不客气的将枪头用力往霍锦言的胸口里戳。

  “3月13日。”霍锦言突然说。

  谢倾浅楞了一下,抬头看着他,只觉得他眼角那颗痣特别晃眼。

  3月13日是什么意思?

  那天是她从夜家跑出来,是她最后一次和薄奕宸联系,最后一次见他,所以?

  她的呼吸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急促起来,她焦急的看向霍锦言,仿佛要从他的脸上寻找答案。

  霍锦言却不慌不忙地说:“之后,你还能联系上他吗?”

  谢倾浅拿枪的手微微轻颤,从那之后,她的确一次都没有联系上他,季克说他被薄家带回去严加管教,到现在两个多星期,一点消息都没有,就连医院,谢清丝从医院回来也说没见到过薄奕宸。

  【倾浅——】

  “倾浅——”

  霍锦言叫她的声音和薄奕宸的声音仿佛重叠在一起,她晃了晃脑袋,不!不可能!

  【倾浅——】

  “倾浅——”

  声音再次重叠,她拼命地摇头想将薄奕宸的声音甩掉,可惜耳朵却是嗡嗡地响。

  啪——

  枪掉落在鹅卵石路上。

  她的手捂住了耳朵,她不想听,她要薄奕宸真真实实得站在她的面前,而不是他的声音出现在她的幻觉里。

  突然一直温厚的大手拉住了她的手,嘭嘭,嘭嘭,嘭嘭——

  她的手掌附在了谁的心脏上?

  那么的强而有力,仿佛在回应这什么?又仿佛要告诉她什么……

  嘭嘭,嘭嘭——

  她的心跳也跟着剧烈的跳动起来。

  “感受到他了吗?”霍锦言将她的手摁在自己的心脏上,他自己也从来没有感觉到心脏竟然会这么雀跃过。

  谢倾浅一脸的茫然,不敢置信,或者震惊,这些情绪凝结在一起,使得她的脸色死灰一般的难看。

  “什么意思?”

  “他在这里,因为你,他每一次跳动都很卖力。”

  谢倾浅知道他做过心脏移植手术,在维斯迦城从谢清溪口中听说,和她离开夜家差不多的时间……

  所以……

  心中浮现出被自己推测出来的结果。

  摇头,用力的摇头,不可能!怎么会这样,薄奕宸已经不在了吗?

  “不!不可能!我不会相信你的鬼话!”薄奕宸绝对不会出事的。

  “我也没期待你会相信。”霍锦言将枪放回女人手中:“你要是想打,我也不拦你。”

  谢倾浅手里紧握着枪,霍锦言双手袖兜一副吃准了她不会对他开枪的样子。

  迷雾因为天色越来越晚而越来越浓厚,原本还能隐约看到的树林,现在彻底看不见了。

  偌大的庄园,仿佛就剩他们俩,一个纠结举枪,一个懒散不羁。

  谢倾浅突然抬头望进他的眼睛里,却变得十分果断:“手给我!”

  “……”霍锦言不知道要她干什么,不假思索将手伸向她。

  她拽住他的手指,突然拿枪对着手指头砰的一枪,子弹擦过霍锦言的手指肚,打在了鹅卵石上,直接凹进去了一块。

  世界上最小的抢,威力果然名不虚传。

  霍锦言一阵吃疼,再看时,手指头已经是鲜血淋淋。

  保镖见状全部掏出了枪,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真的敢开枪,不过打的却不是心脏,而是最不致命的手指头?

  十指连心,霍锦言的心脏疼得立体的五官瞬间扭在了一起。

  “给我一杯清水!”

  “……!”霍锦言疼得倒吸了一口气:“想要喝水明说,非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

  “为了警告你我不是好惹的!”

  霍锦言的手指头被她捏着,为了防止不会大量失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触碰,心脏有力的跳动中竟有种被安抚的感觉。

  “不用警告,我也知道你不好惹。”霍锦言深凝着她,就是因为这样,才激起了他全身每个细胞的兴趣。

  佣人很快拿了一杯清水过来,一群浓妆艳抹的女人被枪声吸引,扑到了二楼的阳台栏杆上往下看,隐约还能味道她们身上浓烈的香水味。

  还有一个人,躲在阴暗处,默默地拿着手机按下了快门……

  只听那些女人们叽叽喳喳的讨论:

  【谁开了枪?吓,他们手上怎么全是血?】

  【还用问,那一定是霍少开的枪,那个女人看起来真傲慢,傲慢得连我都想对她开枪。】

  【你那是嫉妒人家长得漂亮。】

  【天,好像是那女的向霍少开枪,霍少怎么一脸陶醉的样子。】

  【那个女的你们不觉得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嘘,别吵,看他们在干嘛?】

  谢倾浅抬头看了阳台的她们一眼,皱眉。

  霍锦言循着视线看去,低吼了一声:“给我安静点!”

  “霍少艳福不浅。”谢倾浅戏亵着说。

  “只要你愿意,我让她们都变成空气。”

  “我更愿意你将我当成空气。”

  谢倾浅接过水杯,拉着霍锦言的手,滴了一滴血在清水里,然后将杯子递给他:“拿着。”

  霍锦言不明就里,还是很配合的接过水杯,下一秒却看到她就要对着自己的手指开枪,另一只大手将她摁住:“你干什么?”

  “看不出来么?验血!”

  “验血?”

  “我和薄奕宸的血型一样都是B型血,如果你的血型一样,心脏才不会出现排异。”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霍锦言瞬间知道了她的用意。

  她想通过这种方式,知道他和薄奕宸的血型是否一样。

  要证明他和薄奕宸的血型一样,只要验证她和他的血型是否一样即可。

  如果两个人的血型不同,血液碰在一起会让红细胞破碎,发生溶血现象……

  好聪明的女人,霍锦言眼中充满了抑制不住的惊艳……和浴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