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歆更加不满地抗议:“刚来了一个小护士,现在又来个医生,霍少要把这里改成医院?我听说还是个女的,她真的是个医生?”

  霍锦言勾起左嘴角:“听谁说的?消息这么灵通?”

  “凌菲儿啊,不过她也是偷听来的。”颜歆立马将事情与自己瞥了个干净。

  “凌菲儿是谁?”

  “就是那个试图想要勾引你,被你赐给两个保镖当场玩弄的女人——”

  “她怎么还在?”霍锦言皱眉,颜歆不说他倒还真的忘了这个人。

  “讨厌,谁叫霍少的女人那么多……”

  “霍少,洗澡水放——啊!对不起!“佣人从卫浴间走出来,看到这么香艳的场景吓住转身溜了出去。

  “霍少要去洗澡?我们一起好不好?”颜歆眨着眼睛,充满了渴望。

  “没反应怎么洗?”霍锦言戏亵地说:“等你什么时候让我举旗投降,用我的这里帮你洗……”

  颜歆顺着霍锦言的视线往下看,还是没反应!

  “讨厌!”

  颜歆眼巴巴地看着霍锦言进了卫浴间,转身出门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几个妆容精致的女人立马像苍蝇一般围了过来:

  【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真的要来个女的?】

  【是不是上次掐断了银环蛇头的那个女人?】

  【掐断蛇头!?这么恐怖的女人霍少一定不会喜欢,说不定人家真的是医生。】

  【凌菲儿那个贱女人说了不是医生,是她的同学。】

  【同学?凌菲儿那么贱,她也好不到哪里去。】

  【吵死了你们。”颜歆妖娆的扒开她们,走到沙发上坐下:“不就来个母的,上次来了个护士,还是处,都没怎么样,放心,不会对我们有任何威胁的。】

  【你怎么知道?说不定霍少这么久没碰我们,就为了她呢?】

  【霍少那个地方出问题了!】

  【吓!真的假的?那我们以后怎么办?】

  【所以我们要想尽办法,让霍少好起来——】

  【对对对,我们的口号就是要让他举起来!】

  下午三点

  霍锦言从洗澡到梳头,到选择各种手表配饰,小到一双袜子都经过层层筛选,耗时将近三个小时,好不容易等来消息:

  “霍少——夜少奶奶……”看到霍少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保镖立马改口:“谢小姐她……她不肯进门。”

  “不肯进门?”

  “说是要见到谢小姐,不对就是那个小特护,要看到小特护安全被送出去,她才肯进门。”

  霍锦言愉悦地照着镜子,刘海有捋头发垂下来,令他很不满,弄了点发蜡将它固定,没多久又掉下来,像某个不听话的女人。

  “你们一个女人都搞不定?”霍锦言继续弄那捋头发:“去把她扛进来。”

  “试过了……她手上有枪,打伤了我们好几个兄弟。”保镖诺诺地说。

  霍锦言眼角那颗痣轻轻一挑,一点也不讶异,他知道这个女人就是这种辣的呛人的个性,所以才激起了他的心脏疯狂想要占有的兴趣。

  心脏的主人眼光果然不差,看上这么有趣的女人。

  有趣,实在是有趣。

  霍锦言最后将那捋头发弄服帖后,抬脚走出了更衣室。

  远处传来了鸟叫声,回荡在四周,环顾四面看去,庄园被迷雾包围,远看白茫茫一片,这在谢倾浅眼中诡异极了。

  她手里握着枪,如天鹅一般昂着高贵的脖颈。

  没人敢靠近她,因为就在刚刚,她用手里的迷你小枪先发制人地打伤了好几个保镖。

  脚底是一条宽阔地鹅卵石路,眼前巍峨地城堡式的建筑,让她想起了电影里吸血鬼住的地方。

  眼前浮现出霍锦言的脸,即便他是吸血鬼,也是一个风流浪荡的吸血鬼。

  此刻他就站在她的面前,笑得十分的浪荡。

  让她恨不得一枪打过去。

  可惜,谢清溪还在他的手中。

  只瞧见他戏亵一笑,说:“没想到夜少竟然放你走?看来你在他的心目中并没有那么重要。”

  “少废话!我要见清溪。”谢倾浅就站在原地,看着霍锦言走向他,立马出声制止:“警告你不要再过来,我的枪法可是很烂。”

  “头一次听到枪法很烂还拿出来炫耀的。”霍锦言并不怕她,但是还是止住了脚步:“谢小花,怎么说我们都是患难之交,一见面就拿枪,这么隆重的礼仪,我有点受宠若惊。”

  “要是不让我见到谢清溪,还有更隆重的见面礼,信不信?”谢倾浅咬牙切齿,这个男人身上穿着紫色的衬衫,头发一丝不苟,总让她有种油腻的感觉。

  虽然长得帅气难挡,与夜擎琛不相上下,但就是让她从头到脚都看不顺眼。

  “如果不呢?”霍锦言双手袖兜,坦坦荡荡的站在那里。

  “如果不,那就试试子弹能不能从这里,直接射进你的心脏。”谢倾浅已经举起了手中的迷你枪,她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时刻。

  “你不会的。”霍锦言狂妄的笑了起来:“相反,你以后会对它很好。”

  谢倾浅也学着她狂妄地笑起来:“霍少要不要考虑换个脑子?”

  “我不仅考虑换个脑子,还考虑换个女人,你有没有兴趣?”

  “我没兴趣跟你废话,让谢清溪出来见我!”

  霍锦言打了个响指,保镖立马拿了个平板给他,他看了一眼屏幕,没接过来,而是示意保镖拿给她:“我已经把她放了。”

  谢倾浅看向屏幕,里面有谢倾浅在丛林里跑动的画面,她哪里知道霍锦言并没有放她,而是她自己逃出去的!

  “跑得挺快,这点你们倒是挺像,腿长,一看就很能跑,知不知道腿除了跑还有一个功能?”缠上腰间的功能,这么修长的腿,缠到腰上一定很性感。

  “不想知道!”谢倾浅已经料到了从他嘴里不会有什么好话:“既然你已经放了谢清溪,我们也续完旧,送我出去?”

  “谁说放了谢清溪就要放你回去?”

  “不然?”

  “我说过我要你,不,准确来说,我的心脏要你。”他说得坦坦荡荡,毫不掩饰。

  “你的心脏有病,你也有病?”

  霍锦言狂妄的笑了起来,边笑边走向她,他明显感觉到了那只握枪的小手紧了紧,还有子弹上膛的声音。

  “我的心脏的确是有病,不然你以为我会看上一个有夫之妇?”他的心跳自从动了手术,搏动过慢,只有看到她,他的心跳才会有力,并且激烈的跳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