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你,你被霍少破了没有?”

  其余几个女人低低的笑:“一看就没有,那个被霍少上过的女人,腿还能合拢的?”

  谢清溪羞赧地低着头,脸红得快能掐出血来。

  颜歆松开了脚,谢清溪拿起玻璃茶壶站起来,正要走,便听到颜歆叹了口气说:“周末想购物,霍少不召见,都没办法求他派人送我出去。”

  出去?

  谢清溪听到这个词,瞬间竖起了耳朵,特意放慢了脚步。

  “你自己出去?”

  “你头一次来不知道,这里的地形,林木就像是迷魂阵,只要困在里面,出不去,活活被饿死。”

  谢清溪:“……!”

  难怪霍锦言这么放心大胆的放任自己随便乱逛……

  “这么恐怖?那怎么出去?”

  “对地形十分熟悉的保镖送出去,如果没有保镖,除非有地图。”

  “那你跟霍少拿地图就是了,霍少这么宠你。”

  “说起来简单,地图可是庄园的机密,宝贝着呢,我就看过一回,锁在他的保险箱里。”

  “……”

  听到这里,谢清溪已经端着托盘走向厨房。

  厨房的用人正准备糕点,荷花酥、绿豆糕、桂花糕等,小巧精致。

  谢清溪将玻璃水壶放进洗水槽清洗,眼看佣人端着糕点就要走,连忙叫住她:“琴婶,我正好要上去给霍少看看伤口,我帮你端进去吧。”

  不疑有他,琴婶很放心的将托盘转交给她。

  “小心点,别打洒了。”托盘里还有一杯玫瑰花茶。

  走到过道上,正好口渴,悄悄地喝了一口,本来想往里面吐口水,自己觉得恶心,只好作罢。

  门敲了好几下没人回应,耳朵贴在门后,隐约听到讲电话的声音。

  门豁然打开,她差点没站稳摔进去。

  “偷听?”

  “没……没有,我刚才敲门,以为没人……”

  书房除了霍锦言没有别人,这个时间是下午茶的时间,平时琴婶都是敲两下门,若没有回应自己会开门的进来。

  这个小豆芽菜傻乎乎的,等别人给她开门。

  霍锦言侧身让她进来。

  谢清溪将茶点放在书桌上,眼睛趁霍锦言不注意,在墙壁上乱飘。

  连霍锦言走过去都没发觉。

  “在找什么?”

  他弯腰头凑在她的头旁边,跟着她的视线方向看去。

  谢倾浅视线收回转头,正看到一双眼睛盯着她,只有鼻尖对鼻尖的距离!

  啊——

  好吓人!

  霍锦言发现她在专注看东西时,很容易有斗鸡眼,圆溜溜的黑眼珠聚在一起,还挺可爱的。

  “偷看什么?”

  “没,没什么。”

  “想偷东西?”

  “不是,不是,我只是……咳咳……只是看到这里的古董都很有品味,忍不住看了两眼。”谢清溪将视线收回,扫到手侧的平板电脑上……

  是姐姐的照片!!

  姐姐头掐断了银环蛇的头,手血淋淋地,头发微乱,双目迷离,在这种情况下,竟然美得让人触目惊心。

  这个死变态,不会是喜欢姐姐?

  他配?

  呸!

  谢清溪表面一副新奇的样子,内心的活动已经激烈到史无前例。

  “你姐美么?”霍锦言没有将平板的照片关掉,反而是大大方方的拿起来,像是在欣赏一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

  美也不是你的,你不配!

  谢清溪面子上依然乖巧地重重点下头。

  霍锦言眉开眼笑起来,下一秒却捂着胸口。

  太激动了!?要不要再激动点?直接心脏病发作猝死?

  “我姐从小就很漂亮,长这么大,我都没有见哪个女人美过姐姐的!姐姐就是天上的仙女落难到了凡间……”说完仔细观察霍锦言的表情。

  抬眼发现霍锦言看怪物似的看着她……

  “作为特护,你这个时候不应该想关心我心脏问题?”

  “哦,你心脏怎么了?”

  “……”

  “我去拿听诊器给你听听心跳?”

  霍锦言冷飕飕的声音传来:“想不想让你姐来陪你?”

  谢清溪连忙摇头,这种阴风怪气的地方,她才不想让姐姐来。

  “那、还、不、快、滚!”

  谢清溪脚底像抹了油,赶紧离开书房。

  刚才她粗略了看了一眼书房,没有发现什么密码柜子之类的东西……

  会放在哪?卧室?

  ……

  清晨第一抹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

  谢倾浅伸了一个懒腰,睁开眼,发现佣人一排佣人站在床边。

  惊得她立马从床上坐起来:“你们这是干什么?”

  她们手里都捧着托盘,托盘上什么东西都有。

  “少奶奶,少爷去公司之前吩咐,等少奶奶起床,要先量一下体温。”

  “量体温?”

  “早晨醒后一般排卵前体温在36.5度以下,排卵后体温上升0.3-0.5度,并相持12-16天,平均达14天,基础体温的高温曲线如果超过18天,就可以诊断已经妊娠。”

  “……!”

  “量完体温,少奶奶要是上洗手间,记得带上这个。”

  谢倾浅定睛一看,是验孕棒……

  “还有……”

  谢倾浅手指摁着太阳穴:“你们都给我出去!!!”

  几个佣人不知道少奶奶为什么这么生气,吓得不敢再留下,唯一一个留下的佣人战战兢兢地:“少奶奶,我也要走吗?”

  “走!”

  谢倾浅没哟抬头看她托盘里是什么,佣人委屈的说:“可是少爷说,你的旧手机由于系统过于老旧,很多功能已经用不起来,这是你之前用的手机,少爷要我拿给你!”

  谢倾浅猛地抬头,不用看也知道,是那部与夜擎琛手里一样的特制情侣手机,只不过他的是黑色,她的是红色……

  “你可以留下!”她已经受够了没有手机,到处借手机的日子,想也没想便伸手接过手机。

  为了让她用情侣机,夜擎琛对旧手机动了手脚,只能收信息,不能主动跟外界联系,现在目的达到了?

  佣人看少奶奶并没有发脾气,松了一口气,赶紧退出去。

  谢倾浅坐在床上,把旧手机的卡摘下来,准备要换上去,这时手机铃声响了。

  一个手机卡已经下下来,一个还没上上去,就是说两只手机都没有电话卡,怎么会响?

  猛然想起,谢清溪的手机还在她这里,附身拉开床头柜的抽屉。

  来电显示是一个署名叫‘失忆症’的号码……

  奇怪的名字,谢倾浅并不打算接,调成静音任由屏幕亮着。

  毕竟这是谢清溪的手机,而且是她不认识的人……

  没想到电话非常执着,仿佛她不接,它便会打到接为止。

  或许有什么急事?

  谢倾浅最终还是接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了非常严肃的声音:“你好,谢小姐吗?这里是警察局,你的男人被告扰民,请你来一趟……”

  你的男人?

  谢倾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