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摇摇头,既然有心为她亲手做蛋糕,她不能打击他的积极性。

  想到了一个建议:“我们一起做?”

  “一起做?做什么?”夜擎琛揶揄的问她。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看到他玩味的表情,就知道他又往那方面想了,瞪了他一眼:“正经点,这里还有很多人呢。”

  “他们又听不懂。”厨师是来自各个不同的国家。

  谢倾浅看了季克一眼,季克很狗腿的故意望天花板,心里默念:恋爱了不起吗?欺负老单身狗听不懂吗?

  谢倾浅不管他愿不愿意,伸手就要去拿夜擎琛的裱花嘴。

  其实她没有做过蛋糕,但是她觉得自己在厨艺这方面的天赋应该比夜擎琛天赋高一点。

  没想到夜大少爷一点也不领情,紧握着裱花嘴不放,反而一把将她拢入怀里。

  厨师们虽然听不懂,但显然是看得懂的,不约而同地勾起了嘴角,暧昧极了。

  “不如,你教我?”

  说完,让她的小手在里面,他的大手包裹着她的小手。

  “不是说我来教你?我的手在里面怎么教你?”

  “你在里面动,我在外面跟着。”

  “……”谢倾浅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怪怪的。

  四只手开始动起来,谢倾浅本身就有画画的功底,所以裱起来比较容易。

  很快一朵,两朵,三朵……

  季克悄悄的拿出手机,偷偷地拍下了这么温馨浪漫的一幕。

  烘焙师开始教他们打模,制作奶油……

  最后蛋糕终于完成了,虽然样子很丑,但是是他们共同完成的作品,更有意义。

  夜擎琛拿起蛋糕笔,写上最后的字——

  ILOVEYOU

  “不应该写生日快乐么?”

  “你一定要这么迟钝?”平时聪明得要死,到了该聪明的时候,又笨得要死。

  谢倾浅定住了,她以为他是按照蛋糕上面的字样照搬上去的,完全没有多想。

  等她反应过来来时,脸颊瞬间烧红起来,所有的血液都在体内沸腾了。

  夜擎琛盯着她缓慢的笑道:“别告诉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谢倾浅咬着唇,他没说,她不敢乱想。

  “知道我喜欢你。”

  “……”

  “喜欢到每次看到你受伤,我会比你更疼,喜欢到想把你藏起来,锁在只有我一个人看到的地方。”他将她的身子扳过来直接面对他,深邃的眼都是真挚:“喜欢到想将你永远囚在我身边,没有人可以将你带走。”

  谢倾浅脑子一片空白。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她不知所措。

  三年来,他从来不会多看她一眼,现在告诉她,他喜欢她?

  那戴梦茹又算什么?

  夜擎琛邪魅不堪地勾起了嘴角,说道:“你不用回应我,只需要感受即可。”

  他也不奢望她会回应他,她不爱他又如何,他已经将心全盘托出,谁都阻止不了。

  似乎根本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滚烫的唇辗转地吻上了她,像是轻轻的试探,越吻越热热切,越吻越缠绵。

  他关在闸门的感情一经打开,倾泻而出。

  将她牢牢地扣在怀里,更加用力的索吻。

  谢倾浅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热切得像要将她吸进肚子里,这样她就永远走不掉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整个餐厅安静的连呼吸和心跳声都能听见。

  谢倾浅埋在夜擎琛的胸前,不好意思将脸再抬起来,她已经想象到她的脸一直红到耳根的样子。

  “要不要尝尝我们做的蛋糕?”

  埋下胸前的头点了点。

  夜擎琛为她切了一小块,看她还低垂着头,实在是想不出她张牙舞爪,大杀四方的样子。

  “要吃蛋糕,还是要我吃你!”

  女人果然猛地抬起头,眉头蓦地皱了起来,脸上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滑滑的冰凉的感觉。

  夜擎琛手指已经沾上了蓝色的奶油,在她的脸上一笔一笔的划着。

  “你幼不幼稚!?”

  夜擎琛却淡然一笑:“成熟给外人看,幼稚给爱人看。”

  “这么说还有理了?”

  “我的幼稚只专属于你。”

  “说得像是我的荣幸?”

  “不!那是我的荣幸!”若不是她,或许他一辈子都不会对任何人敞开心扉。

  “……!!”

  “不许擦!”夜擎琛拉下她的手,拿起相机突然咔嚓一声,将她和他还有蛋糕的合影拍下来。

  谢倾浅抢过手机,发现照片里的自己,额头上被他写了个夜字。

  “给我擦掉!”真的很幼稚,居然在她额头写字,以为写上了他的名字就是他的所属物?

  夜擎琛捧起她的脸,凑近,湿热的舌头一卷,将她额头上的奶油卷入腹中。

  “不讲卫生。”谢倾浅抽过纸巾,嫌弃地将额头上的口水擦掉。

  “我已经送你礼物了,我的礼物呢?”夜擎琛突然问。

  谢倾浅楞了一下,实话实说:“还没准备好,再说这个蛋糕是我们一起做的……”哪里算他送的?

  “你以为你的礼物是那个蛋糕?”

  “不然呢?”

  “你的礼物是——我!”

  “……”

  “我的礼物给我个时间。”

  “五天。”谢倾浅将手里的纸巾扔出一个抛物线,最终扔进垃圾桶里。

  “为什么是五天?一天?”

  “不要跟我讨价还价!再说我就十天!”五天正好是跟霍锦言约定的时间。

  如果夜擎琛救不出谢清溪,她只好以身试险。

  所以她会在五天之内,做好礼物送给他。

  夜擎琛捏了捏她的下巴:“敢这样跟你老公说话?嗯?”

  谢倾浅撇开头,才发现他们现在的气氛明显不对,他们已经签了离婚协议,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夜擎琛的爱她不是不相信,而是她不敢。

  她害怕要面对更多的东西,夜家需要的是一个可以为夜家传宗接代的夜少奶奶,而她体内有型新型病毒,能不能转好是个未知数。

  也根本查不到是不是人为地对她做手脚,才导致她中毒。

  她每天在夜家都很小心,吃的用的,基本上都是亲力亲为,她也想过告诉夜擎琛,可除了薄奕宸大概没有人能发现她体内的病毒……

  更无从下手。

  “想什么?”夜擎琛掰正她的下巴,仿佛想要从她的眼睛里,钻到她的脑子里,看她在想什么。

  “我在想要送你什么?”她回过神来发现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撩人的风情。

  感觉自己若是再不说点什么,他就要低头吻下来了……

  “不要再说我做的你都喜欢,我是连要做什么都不知道。”谢倾浅沉思着,试探地问道:“送你一本画册?五天刚好画五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