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呜——”

  卡尔哀叫着,用头蹭了蹭谢倾浅的手背,痒的她往回缩:“好啦,好啦,我打开,你给我站远点!”

  她真怕狗毛蹭得礼盒到处都是。

  手上下将方形粉色的礼盒打开,一道粉色的光几乎同时在灯光下折射出来。

  “哇,是戒指!”茗香忍不住惊叹出来,她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钻戒,而且还是粉红色的!

  卡尔也忍不住用尖利的爪子刨着地毯,表示自己又兴奋又傲娇的心情。

  谢倾浅显然有些惊住了,并不是因为戒指的美,戒指的奢华,而是疑惑戴安茹的戒指怎么会在这里?

  是她还回来了吗?还是这个戒指,其实是有两枚,一枚是送给了戴安茹,另一枚还在这里?

  如果其中一枚送给了戴安茹,那么另一枚是打算送给戴梦茹的,所以迟迟没有送出去吗?

  爱上我,此生我才能守护你!

  显然是要表白?

  “少奶奶,戴戴看合不合适?”茗香觉得这枚戒指配少奶奶实在是太合适了。

  理智上,谢倾浅觉得自己不应该戴,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一股吸引力吸引着她将戒指套进左手无名指。

  出乎意料的合适。

  就像是……

  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一般。

  “太漂亮了,真的很合适!一定是少爷送给少奶奶的。”

  “嗷呜——”

  如果不是戴安茹也有一枚一模一样的话,谢倾浅也会觉得特别漂亮。

  可惜——

  她站起来,拉了拉裙摆,犹豫间看了看手中的戒指,最终还是没有放回去。

  ……

  别院

  下午的阳光慵懒的洒在草地上,微风轻轻吹拂着,粉色的气球轻快地随风舞动。

  一辆辆豪车停在夜庄园的门口,攀比似的,造价一辆不一辆贵,排场也一辆比一辆讲究,说不出的壮观。

  参加生日宴会的贵宾,穿着庄重的礼服,踏入红毯,隆重得像在出席时装周。

  他们手里拿着礼盒,交给了站在别院迎接的接待。

  进去,长形的餐桌布满了各种点心,酒水,靠围墙的位置,是一个小型的舞台,背景是戴安茹大尺寸艺术照。

  四周是粉红色的气球和花球点缀。

  每个细节,无疑不体现了夜家对戴安茹的宠爱和重视。

  “安茹,过来,这位是赵氏集团的赵夫人……”

  老夫人不停的为戴安茹拉拢人心,亲力亲为,对戴安茹的喜爱大家都看在了眼里,于是更加卖力的吹捧。

  “安茹小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亭亭玉立,又有大家风范,难怪那么多名媛都推崇你。”

  “哪里,赵夫人过奖了,我还有很多需要学习和提高的地方。”

  “谦虚了,我们都看好你成为新一任的夜少奶奶。”

  戴安茹羞赧的低下头:“没有啦,我和擎琛哥哥只是感情比较好的兄妹而已。”

  “哈哈哈,现在到处都在传夜少和夜少奶奶已经离婚,也快了,总之我们会替你多说好话的。”

  “赵夫人你就别取笑我了,来,我们喝一杯。”

  酒杯轻轻碰撞出了脆响,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之间,手中那枚粉红色的钻石戒指在阳光下,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几个年轻的名媛被戒指吸引,笑着向戴安茹走来。

  “安茹,生日快乐。”

  “谢谢。”

  “你今天真漂亮。”凌燕妮围着戴安茹转了一圈,讨好的称赞着,特意看了戴安茹手里的戒指:“戒指真漂亮,那天我看到夜少以两亿的高价拍下,夜少对你真好呢。”

  两亿的价格几乎是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纷纷向她走过来:“真的吗?哇,两亿?夜少好舍得。”

  越多人围观,戴安茹越得意,恨不得举起手,让他们都看到手中这枚戒指。

  “咦,怎么没看见夜少奶奶?据说今天也是她的生日。”

  “哦,她今天身体不舒服,所以在主楼休息呢。”

  “休什么息,分明是快被夜家赶出门,不好意思出门。”

  “也是,要是我都不好意思住在夜家。”

  七嘴八舌的讨论,戴安茹很聪明的在旁边听着,心里恨不得她们再多说一些。

  然而正当他们正兴高采烈的讨论时,从别院门口走进来了一个火红的身影。

  女人噙着笑,姿态优雅的走进来。

  戴安茹正跟凌燕妮聊得火热,抬眼一看,呆住了。

  这个女人怎会来?她明明已经被绑起来了,她原本打算早上去看看,只怪自己太忙了,根本抽不开身。

  随着谢倾浅的走近,戴安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连忙转身去找夜老夫人的身影。

  “奶奶,那个女人来了。”

  老夫人也惊住了:“你不是说把她关起来了吗?我让人悄悄将她带下去。”

  “不行,客人们都看着。”说完低声对老夫人说了几句。

  老夫人边听边点头。

  的确,自从那个女人出现,便夺走了她身上所有的目光。

  所有人都惊奇的看着她,她却视而不见地缓步走到了戴安茹跟前,秀眉一挑,说道:“很意外?”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戴安茹已经敛起了讶异,突然眼泪吧嗒的往下掉:

  “倾浅姐,对不起,我知道我们生日是同一天,你很想让奶奶为你办生日宴,但是奶奶说你的生日应该由擎琛哥哥来办,所以才单独给我办的。”

  “是吗?”对戴安茹的转变,谢倾浅有点始料未及,但依然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故作可怜的样子。

  “奶奶因为你逼她还在生你的气呢。你快先去哄哄她吧。”看谢倾浅无动于衷,戴安茹抓住机会便说:“你该不会忘了吧?”

  说完将录音放了出来【明天的生日宴,我希望是我的生日宴!】

  都听得出是谢倾浅的声音,而且已经经过了很好的剪辑。

  听完在场的人先是一愣,随即震惊起来,还是头一回连生日都要抢的……

  戴安茹对现场的反应很满意,便接着可怜巴巴的说:“我对擎哥哥没有什么非分之想的,你不用这么防着我,连首饰都要跟的我一样,你若是介意,我连这枚戒指都不戴便是了。”

  这下大家才发现她们的戒指一摸一样。

  【都一样,但是成色不对啊,戴小姐那一枚明显就是假的……】

  【假的?不是说是夜少送的吗?】

  【谁知道呢?】

  谢倾浅眉头微皱,她对宝石有研究,唯独钻石研究甚少。

  假的?

  戴安茹那枚戒指是假的?夜擎琛不至于会送假戒指给她,所以这枚戒指不是夜擎琛送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