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你带姐夫走!不要管我!”

  谢倾浅沉默了片刻,夜擎琛身上蛇毒,也只能带他走!

  “清溪,对不起!”谢倾浅咬了咬唇,下这个决定不难,但是她痛彻心扉!

  就像手心手背,都是肉。

  “姐!我在这里挺好的,霍少对我也很好,我是心甘情愿想留下来的。”

  “姐,你带姐夫走,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谢倾浅拼命地咬唇怕自己会哭出来,她不是没想过让季克去找血清,以夜擎琛的影响力不会找不到,但是没时间了……

  夜擎琛和她都等不起。

  霍锦言也料到她会选夜擎琛,命人去拿血清,同时给谢清溪松绑,为他们注射血清。

  血清的见效很快,注射后用不了多久谢倾浅伤口处呈现中毒的黑色已经褪去。

  夜擎琛的呼吸已经平稳。

  季克命人从房车里拿出担架,想将他移到车里,无奈不知道夜擎琛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地死死抱着她,谢倾浅试着扒开他的手:“夜擎琛,你先松手。”

  可是夜擎琛就是紧紧地箍着她,仿佛一松开,下一秒她就会消失一般。

  谢倾浅只好让季克扶着他,两人一起将他扶上了车子。

  “少奶奶,医生已经在谢家等候,所需的医疗设备都已经准备好。”季克电话安排好一切后向谢倾浅汇报。

  夜家离谢家还有将近一个小时的飞行时间,而且飞机还停在谢家,所以他们决定先回谢家。

  车子开在林间小道上,两边黑漆漆一片,风将两边的竹林吹得哗哗作响。

  谢倾浅也注射了血清,由于夜擎琛及时将她的毒吸出来,所以她并没有夜擎琛严重。

  夜擎琛躺在房车里沙发上,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嘴角还残留着血迹。

  双目闭着,卷翘的睫毛,薄唇微抿着,额头上渗着细密的汗。

  她看着他入神,突然一个急刹车,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扶夜擎琛。

  等车身稳住,她下车猛地惊住了!

  几十个黑衣保镖举着枪对着他们……

  黑色西装制度的口袋上,绣着金色的紫荆花,那是夜家的标志……

  “少奶奶,老爷子让我们带走少爷走。”对方有人发话,谢倾浅很快认出了对方是老爷子的贴身管家。

  只是夜老爷子为什么要带走夜擎琛?

  她与季克对看了一眼,夜擎琛还在房车上昏迷不醒,她下意识伸手拦在车前:

  “他现在还不能跟你走,他中了蛇毒,需要治疗。”

  “我们已经将医生,医药和设备都准备好,会保证少爷的万无一失。”

  “为什么要将他带走?”谢倾浅不想让夜擎琛跟他们走,他为了她中了蛇毒,虽然打了血清但是没完全好,她害怕他们照顾不好他。

  “老爷子说原因你自己心知肚明。”

  “……”

  季克脸色微变,低声对谢倾浅说:“少奶奶,老爷子大概是知道了你们离婚协议的事……”

  “不能等他病好了再带他走吗?”

  商量的口吻,却被对方毫不犹豫的拒绝:“抱歉,我只是听命行事。”

  “我要跟他一起去。”事情是她惹出来的,她要当面将责任全部揽着自己身上。

  ”少奶奶,老爷子听说少爷因你中毒,很生气,所以,已经安排好了人,先送你回夜庄园让夜老夫人加以管教。“

  还未等谢倾浅说话,便下令:“带少奶奶回去。”

  季克犹豫了片刻,说道:“少奶奶,老爷子的命令不好违背,我会跟着少爷,有什么事,我会及时跟你联络。”

  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回到夜庄园,请少奶奶照顾好自己,相信少爷很快就回来。”

  出了这么大的事,她回夜家一定不会有好日子过。

  不用季克提醒,她自己也深知这一点。

  谢倾浅苦笑,要来的迟早会来,她就算躲也躲不掉。

  手慢慢的放了下来,她知道拦也拦不住。

  只能茫然的点点头。

  一群人浩浩荡荡将夜擎琛扶进机舱,临走前,季克宽慰她,夜老爷子身边有最优秀的医疗资源,少爷不会有事的。

  谢倾浅就算再想说不,也已经无济于事。

  很快她也被送到另一架飞机里,两架飞机几乎同时起飞,她趴着窗口望,隐约还能看到医生忙碌的身影,最终,他们一个飞向东南方向,一个飞向北边。

  谢倾浅一直目送夜擎琛的飞机,直到再也看不见……

  她将椅背调低,拿了一床毯子盖在身上,打算养精蓄锐。

  闭上眼,迷迷糊糊中,发现在自己已经身处夜庄园。

  她被一道猛力推倒在主楼的门口,膝盖,手掌心擦破了皮,围在她身边的是佣人,指指点点地嘲笑她。

  突然,砰的一声,

  她的行李被佣人从屋里扔出来,衣服,首饰,鞋子全散了一地。

  还没缓过气,一个巨大的行李箱已经砸向她,砸到身体上,嘴角立刻渗出血来。

  她痛得视线模糊,隐约中,主楼的方向,一个看不清模样的女人挽着夜擎琛远远地从里屋渐渐清晰。

  周围的佣人忍不住夸赞:戴小姐和少爷真的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只见女人亲昵地靠在夜擎琛的肩膀上,他们不知道在说什么,女人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谢倾浅觉得刺耳极了,想要冲过去将女人从夜擎琛的身边推开,可是她全身不知道哪里被砸伤,动弹不了。

  她冲夜擎琛大喊:“夜擎琛!我好疼,救我!”

  手捂住肚子,好疼,她感觉到了鲜红的血沿着她的大腿汩汩流出……

  夜擎琛像是没有听到一般,专情地凝着身边的女人,随着他们的走近,谢倾浅终于看清了女人的模样。

  是戴梦茹!

  戴梦茹最先看到了她:“擎琛,倾浅她好像……流产了。”

  夜擎琛没有因此看向她,而是冷声说:“你已经回来,她流不流产跟我有什么关系?”

  声音冷漠而绝情。

  是啊,戴梦茹已经回来了,她也不再有利用价值了。

  “夜擎琛,我真的好痛,救救我……”

  谢倾浅猛地从椅子上坐起来,睁开眼,用力的喘了两口气。

  一场噩梦,做得谢倾浅出了一身冷汗,后背丝质的裙子被汗浸湿了一片。

  仅仅是一个梦而已,她依然能感受到心口痛得快要窒息的感觉。

  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飞机也离地面越来越近,应该是正在降落。

  飞机道离庄园还有几分钟的车程,一辆专车已经停候在飞机跑道旁,等候将他们送达庄园。

  此时的夜庄园已经是灯火辉煌,保镖将行李一件件搬出来。

  然而,主楼偌大的院子,安静的有点奇怪,竟一个佣人都没有?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保镖替她拎行李,回说:“所有的佣人都被派遣到别院了。”

  别院是夜老夫人住的地方,夜庄园上下加起来几十位佣人,都为她一个人差遣?

  谢倾浅眼皮跳了跳,不会是专门为了她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