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倾浅不说话,而是突然扫向谢清丝她们,三个女人笑得十分得意,她们自然不会相信谢倾浅能拿出什么证据,因为她们连监控都做了手脚。

  谢倾浅冷笑着,叫来了季克,低声吩咐了几句。

  季克听到少奶奶的吩咐,只觉得每个细胞都澎湃起来。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这些事情都是他亲自去办。

  谢清丝不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只是觉得心慌慌,对身侧的谢清燕咬耳朵低声问:“她想干什么?”

  谢清燕摇摇头,她也不知道这个女人要干什么,只是觉得女人不同于以往。

  以往的她就像现在的谢清溪,胆小怕事,就算她们再过分的要求,她都能忍气吞声。

  如今嚣张的样子,让她开始隐隐不安。

  只是所有的事情她都没有亲自动手,再有通天的本事,也整不到她。

  很快,季克再次出现,手上已经带上了白色的手套,手中已经多了一个托盘,托盘上有毛刷,有纸,还有一个装着离婚协议的文件袋……

  这是干什么?

  谢清丝皱紧了眉,只见谢倾浅已经让季克将托盘放到了客厅的茶几上,人不约而同地都向茶几聚过来。

  谢倾浅全程十分认真,她也必须认真,因为她要证明不是谢清溪做的。

  夜擎琛站在她的左侧,深谙地盯着她,为了看得更清楚,所以他是站着的。

  如他所见,他知道这个女人很聪明,对她将要做的事情多了几分好奇,只觉得这个女人就像一个万花筒,只要深究,总能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

  “少奶奶,你要的碳粉和刷子,还有你要找的人很快就到。”

  谢倾浅默了默,已经在茶几前半蹲下来,季克将托盘推到了她的跟前。

  谢倾浅也戴上了手套,先在茶几上铺上几张白纸,然后拿起刷子,沾到了用小碗装的碳粉上。

  刷子刷向透明的文件袋,很快,文件袋上被她涂黑!

  “倾浅,你这是做什么?”谢仲霆看不懂,心里想着千万别再出什么乱子……

  谢倾浅很专注,所以没回应谢仲霆,没过多久,被涂黑的文件袋上,隐约浮现出了一些微小的图案,只要他们凑过去仔细看,便能看出,那是——指纹!

  竟然是指纹?

  谢清丝脸色一下苍白无比,她开始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算准了会有人偷拿离婚协议,所以故意将协议装进塑料的文件袋里,为的是方便收集指纹?

  而且,她竟然会用这种方法收集指纹!!

  不仅是谢清丝,就连白可薇也开始不淡定了,如果用这种方法,不仅文件袋上可以收集到指纹,就连谢清溪的手机,也同样可以……

  谢倾浅不慌不忙地说:“文件袋经过提前处理,在用的时候戴上手套,所以上面的指纹,就是动过手脚的人。”

  然后抽出几张白纸,递给季克:“收集他们的指印。”

  季克收到命令,很快走到谢清燕的跟前:“大小姐,请!”

  周围都是带枪的保镖,谢清燕知道容不了她拒绝,所以十根手指沾上碳粉,清楚地印在了白纸上。

  “请大小姐在这里签上名字。”印完指纹,季克给她递了一支笔。

  下一位是谢清丝,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摇摇头:“好黑,沾到手指会脏,我不要。”

  季克示意保镖堵在了谢清丝的身后,如果她不从,那么保镖会强行让她摁上手印。

  谢倾浅抬起下巴:“除非你承认是你做的。”

  谢清丝手已经伸向身后,她碰过文件袋,所以上面必定有她的指纹。

  不过她的指纹浅,就算能采集到,未必能看得清楚。

  想到这,握紧的拳头松开了:“印就印,谁怕谁?”

  谢清丝摁完手印,后面依次是谢清溪,白可薇,就连谢仲霆都不能幸免。

  这时,佣人带了个人进来:“少奶奶,人带到了。”

  男人西装领带金丝边眼镜,学者风范。

  “这位是指纹鉴定的中心的负责人,有二十多年的指纹鉴定经验。”季克介绍完后,做了个请的姿势。

  男人开始仔细检查收集上来的指纹,说道:“虽然现在指纹采集的设备已经多样化,但是通过碳粉来采集依然是最简单又有效的方法。”

  说罢,赞赏般地看了谢倾浅一眼,而后,接过季克打印出来的文件袋上的指纹照片。

  将她们的指纹,举到灯光下,透过灯光仔细地与照片里的指纹相比对。

  谢清丝捏紧了拳头,手心都是汗,这个过程对她来说太煎熬。

  十分钟过去……

  二十分钟过去……

  因为指纹的纹路细微,每个人的指纹都不同,手指间的指纹也不同,又为了让结果更加的准确,男人看得十分准确。

  满屋子都是带枪的保镖,他也不敢不准确,生怕出错,小命难保。

  终于,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文件袋上的指纹,跟这张采样到的指纹吻合。”

  他将照片和白纸采样的指纹推出去。

  签名的地方赫然写着——谢清丝三个字!

  “二小姐还有什么话可说?”谢倾浅嘲讽般地勾唇,就算不验指纹,她也知道是谢清丝,但是,有证有据,才能将对方的活路阻断。

  “我……”谢清丝脸色发青,边摇头边往后退,像是要随时逃跑。

  可惜她跑不掉,这里到处都是保镖。

  她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没错,是我拍的照片!但能说明什么?我只是好奇,然后拍了张照片而已!”

  谢倾浅冷凝着她,像是在说:死到临头还嘴硬!

  “把谢清溪的手机拿去检验一下指纹。”

  同样的方式,测出手机有三个人的指纹,分别是:谢清溪,谢倾浅,还有白可薇。

  白可薇有身孕,所以坐在沙发上,她手覆着肚子,因为紧张,隆起地肚子有些发紧。

  但毕竟姜还是老的辣,面子上依然淡定如常,她筱然一笑:“老公,你看,真的有倾浅的指纹,还说要证明呢,这下看她怎么证明。”

  分明也有自己的指纹,却像事不关己。

  谢倾浅嘲讽的笑起来,白可薇是觉得自己一定没有办法在三个人中确认是她发的照片?

  白可薇的确是不怕,因为监控已经被她重新剪辑,这个女人不可能找到更多的证据证明是她做的!

  白可薇柔柔一笑,迎上谢倾浅投来的视线:“倾浅,你何必多此一举呢,我想虽然你和夜少就要离婚,但毕竟夫妻一场,夜少看在你坦白从宽的份上,也不会责怪你的……”

  “是么?”谢倾浅看向夜擎琛,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她知道,如果是她做的,他大概也不会放过她吧。

  女人就像站在世界的中心,被所有的人关注,像一个孤立无援,在水中央漂浮的浮萍。

  夜擎琛突然很想走过去,将这一枝浮萍带到他的港湾,任由她掀起风浪——

  可她的表情告诉他,她不稀罕——

  谢倾浅的确是不稀罕,因为她根本不需要坦白从宽,而是不紧不慢的划开了手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