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可薇尾随在谢清溪身后,因为有孕在身,所以行走特别慢,她扶着栏杆,气势不减地说:“让清溪下来是不是要问照片的事?真是不知道发照片的人安的什么好心,连办个晚宴都不得消停。”

  说完,睨了谢倾浅一眼:“老公,倾浅说得对,这件事一定要查清楚,绝对不能姑息,谢家也容不下这种背弃忘意的人。”

  谢倾浅在下,只能仰头望白可薇,可气势依然不输地问:“你的意思是要将这种人逐出谢家?”

  “没错,断绝关系,不配再用谢这个姓。”

  “若不是姓谢呢?”

  “什么意思?你认为是我?”谢家唯独她不姓谢,白可薇扶着扶手,手指几乎要抠进木质的扶手里。

  “你在对号入座。”

  “够了!”谢仲霆手指揉着太阳穴,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吵得他头疼:“清溪,用的是你的微信号发的,你来说说怎么回事?”

  谢清溪摇摇头,脆生生地说:“我……我不知道……”

  “清溪,你刚才不是告诉我,是你三姐曾经借用了你手机?”

  故意说她借手机,偷换概念?

  谢倾浅略微眯起了眸,不反驳,看好戏般看着白可薇,她的确是借用了谢清溪的手机,可是借用手机,和发不发照片根本不是一回事。

  夜擎琛原本就认为是她发的,听到自己的猜测被证实,周围的空气瞬间又降下了几度:“真的是你?”

  她的手机对外联系不起来,所以借手机的说法成立……

  “不是我。”

  “倾浅,做错了事要勇于承认,不然连累了谢家你过意得去吗?还是你想让谢家颜面扫地?”白可薇端着长辈的姿态开始引导她。

  “我没做,为什么要承认?”谢倾浅抬起下巴,毫不示弱:“如果是我做的,请问白女士,我将离婚消息传出去,对我有什么好处?”

  “谁知道你怎么想?你上次还请来记者想宣布结婚呢?再说清溪已经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我!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是么?借用了清溪的手机就一定是用来发照片的?以清溪的名义发出去的一定就是我?我也可以说是你借清溪的名义发出去的!”

  “你!哼!这件事一定会查清楚,反正跟我们谢家没关系。”说完不着痕迹地推了谢清溪一把,示意她说话。

  谢清溪咬咬唇,刚才在化妆间,白可薇挺着肚子急匆匆地跟她说出大事了。

  姐姐和夜少的离婚协议遭泄露,而且是她转发的。

  她脑子像什么被炸开一般,她根本不知道他们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是她发的?

  【夜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若是他确定是你发的照片,你死定了。】

  【不是我发的。】

  【那还有谁?用的你的微信发的,你的头像,信息清清楚楚。】

  【妈,真的不是我。】

  【你好好想想,你最近有没有给谁借过手机?】

  【除了倾浅姐姐,没有了……】那天姐姐借了她的手机打电话,但是她不可能自己将这些照片发出的,连她都知道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我知道不一定是倾浅干的,但是我建议你还是把她借用你手机的事情说出来,再怎么说她是夜少奶奶,夜少不会拿她怎么样,但你就不一样了,这件事,除了倾浅落在谁头上都是灾难……】

  【可是……】

  【你想想,你要是出事了,你在外面养的那个…男人怎么办?】

  【……!】

  【我知道你不敢说,没关系,你就站着不说话,我来说。】

  刚才在化妆间的对话依然响在耳侧,谢清溪抬眸飞快的看了谢倾浅一眼,姐姐借了手机,会是她将照片发出去的吗?

  “说话!”夜擎琛愠怒的声音打断了谢倾浅和白可薇的对峙。

  却把谢清溪吓了一跳,直到听到季克提醒她:“清溪小姐,少爷要你将实情说清楚!”

  谢清溪手指扣着手指,几乎要把指甲给抠出来,片刻后,她深吸了一口气,提着胆子依然不敢看夜擎琛,而是闷头说道:“照片——不是倾浅姐姐发的……”

  白可薇:“……!”

  “证据?”夜擎琛喜怒难辨。

  “因为照片是我发的。”不管是不是姐姐发的,她要保护姐姐。

  “谢清溪!你疯了?”谢倾浅出声呵斥。

  谢清丝和谢清燕已经从角落移向他们,看到谢清溪竟然承认照片是她自己发的,面面相觑,又是一个替死鬼。

  夜擎琛一步步上台阶,向谢清溪逼近:“知道若我确定了是你发的,你将会面临什么惩罚?”

  谢清溪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我听说附近湖泊里有一种湾鳄,我不介意让你在湖泊里游一圈。”

  “不,不是她!”谢倾浅快步冲到谢清溪面前,用身体挡住她,她知道谢清溪为了保护她,所以才将事情全部揽在了自己身上。

  “姐——”谢清溪也吓了一跳,湾鳄是世界上最危险的爬行动物,极具攻击性,如果在湖泊中游泳不幸被它攻击,存活下来的几率几乎没有。

  “不是她?是你?”夜擎琛没有停下脚步,离他们越来越近,眼睛一直从谢倾浅的眼里看到了心里。

  逼压人心。

  谢清溪闻言,头摇得更加的厉害:“不!不是姐姐发的,是我!真的是我发的!”

  白可薇不着痕迹地与谢清丝,谢清燕交换了一个眼神,像是在庆祝即将到来的胜利。

  谢倾浅和谢清溪,不管最后落到谁的头上,对她们来说,皆意味着胜利。

  只是没想到,这出姐妹情深的戏,还真是感人……

  “理由?这么希望我和你姐离婚?于你有什么好处?”

  “我……我羡慕姐姐……嫁得好……”

  “谢、清、溪!”谢倾浅恨不得将谢清溪掐死,她这么想方设法的往自己身上揽,不仅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而还助长了白可薇她们的快意。

  “羡慕?”夜擎琛表情阴鸷得可怕,一步一步踩着阶梯像要被踏成碎片。

  谢倾浅伸手拦住不让夜擎琛继续往前走:“夜擎琛,你不要听谢清溪胡说……”

  “清溪,真的是你发的?”谢仲霆想得今天好不容易盼到夜少来,还盛情名流政客,没想到让他们看到了谢家最大的笑话。

  谢清溪看着眼前颤抖指着她的手指,下意识缩进了谢倾浅的身后。

  谢仲霆一个巴掌就要落下,突然:

  啪啪啪——

  被一阵拍掌声制住了。

  门口,男人走路自带气场,身后跟着十几个保镖进来,只见他勾着桃花眼,眼角一颗痣为他的猖狂不羁平舔了一笔。

  掌声在他不急不慢的走进来时,戛然而止:“没想到夜少邀请我来,是来欣赏一场家庭闹剧……”

  瞧见拦在谢清溪跟前的谢清浅,轻佻一笑:“忘了说抱歉,我来迟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