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的人该干嘛干嘛去了,只剩她,为了缝补裙子一坐坐了几个小时,她知道那个女人一定是故意的,但是偏偏把柄被抓在女人的手里,她只能忍气吞声。

  最后一遍,虽然她已经很尽力,缝补的技术越来越好,但是再怎么好的技术,依然不能将裙子完善如初。

  抬头,谢倾浅已经睡了一觉下来,楼梯上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气得谢清丝手里的针一个用力,扎到了手指上,泌出了豆大的血。

  “谢倾浅,你到底想怎么样?”

  身体趴在楼梯扶拦上,探下身,看她的手指,说道:“戒指。”

  谢清丝终于明白,这个女人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那一枚戒指,她越是这样,就说明越想得到……

  “如果我不给呢。”

  “那就缝到我满意为止。”

  “缝就缝!”谢清丝两只手指被扎的通红,都是一个个针孔,缝了一个下午,手指已经麻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

  这时,谢仲霆监督工人们建别墅的别院回来,谢清丝啪的突然扔下了裙子:“爸,你终于来了,你看人家的手。”

  果然又红又肿,谢仲霆皱眉,额头凹进去两道深深的皱纹:“怎么回事?”

  “人家不小心将三妹的裙子撕了一个小口子,三妹要我缝,可是我已经缝得很好了,她还鸡蛋里挑骨头。”

  谢仲霆看着那条裙子,从夜少爷对这丫头的态度看,这丫头不好得罪,于是咬咬牙:“倾浅说不行就不行,你再重新给我缝!”

  “爸!”谢清丝原本以为谢仲霆会站在她这一边,以前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是站在她这边的。

  谢仲霆不理会谢清丝的撒娇,进了书房。

  这时谢清燕端着一盘削好的苹果,走过来,正好与谢倾浅擦肩而过,她用叉子叉了一块苹果递给谢清丝:“爸也真是的,竟然帮那女的说话。”

  谢清丝恨得使劲用针扎进了裙子里:“我不会让她得意太久!”

  “你打算怎么做?”谢清燕问得十分随意,仿佛自己不是特别好奇,其实眼睛一直盯着谢清丝的表情变化。

  “她不就是想要这枚戒指嘛,我就偏不给。”

  谢清燕知道谢清丝说的是手里的那枚红色绿柱石戒指,眼睛一转,说道:“为什么不给?如果是我,我就给。”

  “为什么?”

  “你给她戒指,换她这一条裙子啊,夜少送的,我想要都要不到。”谢清燕说得十分的隐晦,这句话当然有弦外之音。

  谢清丝不笨,经过谢清燕‘无心’的提醒便知道了该怎么做。

  谢清丝猛然站起,直接去找谢倾浅。

  谢倾浅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葫芦里卖什么药,竟然这么爽快答应将戒指还给她,前提是用这条裙子作为交换。

  “反正裙子破了,你也不会穿的,留给我做个纪念?纪念我第一次缝衣服?戒指我会在家宴结束后还给你”

  谢倾浅想了想,虽然裙子是夜擎琛送的,裙子没有可以再送,但是戒指她是要还给薄奕宸的。

  几天里,夜擎琛果然没有出现在夜家。

  转眼到了谢家要举办宴会的日子。

  整个谢家陷入了宴会的忙碌和喜悦,尤其是扩建后的别墅,更加的气势磅礴。

  谢家除了邀请谢家所有的亲戚外,还是有生意伙伴,名门贵族等,他们自然也给足了面子,因为有夜擎琛。

  更衣室里,谢清丝打了个喷嚏,在试衣镜前换好衣服后,开始搔首弄姿了好久。

  她在自己的房间穿好了裙子,苦于找不到搭配的鞋子,于是就来到了谢倾浅的卧室。

  谢倾浅在化妆间,与造型师一起为谢清溪做造型,所以诺大的更衣室留给了她,她发现谢倾浅的更衣室特别奢华,有一面墙全部摆满了限量版的娃娃,每个价值及时到上百万不等,穿的洋装戴的帽子都是昂贵的布料做成。

  谢清丝最喜欢布偶,忍不住走到那一面布偶墙前观看。

  这个该死的谢倾浅,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为什么上帝这么不公平?

  夜擎琛打开门,柔软的光线中,一个人背影对着他在欣赏布偶。

  白色的长纱裙,如那一天仙女下凡一般。

  他弯起唇,这条裙子是他专程设计,让她在宴会的时候穿。

  包装盒上,有他亲笔写的字,如果你愿意穿上……打开盒子,里面会有未完成的话,那段未完成的话如果连在一起便是:如果你愿意穿上,将意味着你愿意重新爱我。

  漂亮的白色纱裙如梦似幻,搭配她脖子上的白色珍珠,高贵典雅,他会让她成为这个世界上,拥有他唯一的爱的女人。

  谢清丝正看这些玩偶看得出神,突然一股危险的男性气息笼罩着她。

  她还来不及回头,结实有力的怀抱从身后拥住她。

  尖削的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你真美。”

  热热的气流在她的耳根,谢清丝全身开始荡漾起来。

  是夜少,他说她美,说她很美。

  “倾浅,喜欢我为你做的一切么?你穿上这条裙子,是不是意味着你愿意重新爱我?”

  这句话一下子将谢清丝从天堂拉进了地狱。

  夜擎琛事情处理得不顺利,最终没有找到薄亦宸。

  为了赶上宴会,提前停止了搜查,想着要向她袒露心声,他竟然像懵懂的青涩少年,不安的喝了点酒,此时她穿着他为她准备的裙子,拥着她,不安的心就像被抚慰了。

  不过……

  “你喷了香水?”他眉头微微一皱:“我还是喜欢你本身的味道。”

  他扳过她的肩膀,强行让她面对自己。

  谢清丝忙垂下头,不敢面对他。

  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跟他接触过,哪怕他是把自己当成了谢倾浅,哪怕他以为在他怀里的是谢倾浅。

  谢清丝都觉得自己飘飘欲仙,快要死掉了。

  忍不住,往他怀里紧了紧,脸也埋进了他的怀里。

  夜擎琛身体一僵,难得看到她如此娇羞的模样,小腹窜起一股浴火。

  急切的吻落在了她的耳根,发迹……

  谢清丝心情澎湃地闭上眼,要来了吗,她就要属于夜少了,这一天她渴望了多久!

  她竟会这么温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