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领,大领的珍珠镶嵌,修身的裙身一直拖到地上。

  “啧,真漂亮,简直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一定是夜少送你的。”虽然心里有些吃味,但谢清燕依然讨好着说,因为她知道这条裙子很可能是谢倾浅的,但是她就是要添油加醋,让她们俩为了一条裙子大打出手,她好渔翁得利。

  “若是穿这条裙子出席晚宴,一定会冠压群芳。”

  谢清丝陶醉地拎着裙摆转了一圈。

  这时,从头顶上传来了冷不丁的声音。

  “裙子很漂亮,难道不是给我的么?”谢倾浅既优雅又慵懒的声音从二楼传来,她靠在护栏上,高高地俯视,谁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下楼,又看了多少,听到了多少。

  “有什么证据表明是你的?”谢清丝很喜欢这条裙子,穿起来即高贵又优雅,与她自认为的气质十分的搭。

  “夜少送来的衣服,自然是给我的,难不成你以为夜少会送衣服给你?”那副表情好像在说,这么简单的问题,连三岁小孩都该明白……

  “谁说的,我看二妹穿正好合适,”谢清燕站出来,她就是要将死的说成活的。

  “白色的裙子显胖,二姐确定要穿?”谢清丝的身材没有谢倾浅高,而且逼她要胖一些,所以白色的裙子穿起来显胖。

  这条裙子对于谢清丝来说的确是有些紧了,刚才她提拉链时十分费劲。

  只是这句话由谢倾浅说出来,让她十分恼怒,视线扫过那几箱衣服:“你说,夜少送来的衣服都是你的?那几箱衣服怎么解释?尺码应该是最适合清溪……”

  “对啊,你看夜少为谢清溪准备了好几大箱的衣服,让她随便挑,就为三妹准备了一条裙子,盛宠和失宠的待遇真是千差万别。”谢清燕说。

  “还有啊,你看清溪的衣服都是大牌,出自名家之手,就算清丝身上那条裙子是你的,你看看连商标都没有,一定是不知名的品牌……”

  谢倾浅好笑地看着他们在挑拨离间,想要她和谢清溪沦为情敌,不屑的走到谢清丝面前,突然伸手撕拉,猛地一下将拉链拉了下来:“二姐,我怕你太勒了喘不过气。”

  说完看向了裙子的领口果然是没有商标,笑了起来:“这件衣服是手工订做的,二姐不知道手工定制么?”

  谢清丝被说得十分尴尬,正不知道怎么回,谢清燕甜腻的声音响起:“就算是手工定制的,也是少爷为清丝定制的。”

  谢倾浅觉得好笑,就是明着抢的意思?就是趁夜擎琛不在,如以前一样,看中的东西就能明目张胆的抢的意思。

  这时,一个知情的佣人从门外搬了一箱配饰进来:“二小姐身上的裙子是夜少为少奶奶量身定制的……”

  夜擎琛为她定制的衣服?

  心微微一动,只是想到已经被人穿过了,她觉得像被上千个苍蝇叮过了一般。

  “二小姐还是快点将它脱下来吧,万一夜少爷知道了怪罪下来……”

  原本已经想占为己有的谢清丝脸一阵煞白,狠狠地瞪了一眼佣人,有点恼羞成怒,提着裙摆咚咚咚地回房间。

  她用力地扯下裙子,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踩了又踩,还是觉得不解恨,撕拉,一个猛力,将裙子撕开了。

  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副内疚的模样:“三妹,不好意思,刚才将裙子换下来时,太用力,将裙子扯破了。”

  说完将衣服丢到了谢倾浅的怀里。

  这么美的裙子被扯破,十分的可惜,佣人垂首:“少奶奶,还是将裙子交给我吧,我将裙子缝一下。”

  谢倾浅抖开了裙子,裂口从胸部一直撕开到腰部,不慌不忙地拿出手机对着裙子一阵猛拍,然后淡然一笑:“不用缝,这样挺好的。”说完抬头看了看四周,指着客厅电视柜的墙上:“让人将裙子钉在墙壁上,没有我的命令不允许拿下来。”

  “这……”

  本来已经想走的谢清丝突然定住了脚步,转身:“你想干什么?”

  “展览啊,这样每个进出的人都可以欣赏这条漂亮的裙子。”这下换成谢倾浅不急不慢的将裙子交给佣人。

  “你想让夜少看到,跟夜少告状?”

  “我没说,是你说的。我只是让大家看看,美好的东西是怎么被破坏的。”

  “你!!”谢清丝急着从佣人手里将裙子抢过来:“我让人缝好。”

  “那怎么行,夜少还没有欣赏这么伟大的作品……”

  “我来缝!”死女人,竟然学会威胁她!

  “好啊。”谢倾浅眸光微微一动,不慌不忙的坐下:“去把针线工具拿来。”

  谢清丝从小养尊处优,不要说针线活了,连倒个水都是佣人来,不!每天为她倒水,为她鞍前马后的是谢清溪。

  谢清丝咬咬牙,死女人,到底安的什么心?

  佣人很快拿来了工具,白色的细线已经穿在针孔里,谢清丝拿着针线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只能硬着头皮将枕头扎进了纱裙里,一针一线歪歪扭扭地缝着,技术太拙劣,所以缝在裙子上的线头一揪一揪的,十分的丑陋。

  好不容易缝好,她打了一个结,将裙子扔给谢倾浅:“好了。”

  谢倾浅很意外地没有说什么,而是端详着裙子的缝补处,说道:“也好,我穿上这么漂亮的裙子一定会冠压群芳,若是别人问起缝补的地方,我怎么能不好好宣传一下谢家的姐妹情谊呢。”

  “姐妹情谊!?”众人呆望着谢倾浅真挚的表情,白可薇轻抚着肚子,气得肚子发硬,这个女人把自己的女儿当猴耍?

  “当然是姐妹情谊,妹妹的裙子破了,姐姐帮忙修补,这么可歌可泣的姐妹情谊,难道不应该宣传?”

  谢清丝气得浑身发抖,这哪是宣传什么姐妹情谊,而是宣传她的针线活多粗糙,或者是故意将裙子弄成这样!

  “我重新补!”她咬咬牙,夺过裙子,这次比第一次要认真多了,但是修补的技术依然很拙劣。

  修好了,只不过缝补的地方的线头还是参差不齐。

  一连改了好多遍,都达不到谢倾浅要的效果!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最新章节,婚情难测:总裁娇妻不要逃 63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